当前位置: 首页 » 大师研究» 罗尔斯 » 波吉:悼念罗尔斯
大师研究导航
哈贝马斯
韦伯
马克思
卢曼
萨维尼
罗尔斯
卢梭
德沃金
柏拉图
波斯纳
拉德布鲁赫
康德
凯尔森
庞德
卢埃林
哈特
边沁
亚里斯多德
霍布斯
卡多佐
诺奇克
富勒
哈耶克
穆勒
奥斯丁
尼采
耶林
黑格尔
休谟
霍姆斯
马基雅维里
洛克
阿奎纳
福柯
狄骥
布迪厄
施特劳斯
施密特
拉兹
萨默斯
阿列克西
弗兰克
布莱克斯通
昂格尔
菲尼斯
托克维尔
吉登斯
丹宁
戴雪
兰代尔
梅特兰
柯克
福柯

波吉:悼念罗尔斯

添加时间:2005-01-16 13:08    浏览次数: 3627 次

悼念罗尔斯



[文/托马斯·波吉 译/殷茵]




 



[内容提要]波吉回忆了他最后一次拜访约翰·罗尔斯的经历。他高度评价了罗尔斯的作品, 称其为一部风格优美、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理论严整性的巨著。并介绍了罗尔斯如何把复杂 的政治价值和原理重构为一个和谐的整体,而这一切均建基于一个简单的基本理念。因此罗 尔斯这一著作的发表对于仅关注自身理论问题的20世纪哲学界来说是一个富有建构意义的 事件。


Abstract: In this essay Pogge recalls his last visit with John Rawls. He considers Rawls''s work as an elegant and unbelievably unified intellectual structure that harmoniously reconstructs the complexity of political values and principles from a single basic idea. Thus the work is viewed as a formative event for the self-conception of 20th century philosophy.





  我最后一次拜访约翰·罗尔斯(即杰克,在我完成论文答辩后他让我这样称呼他)是在 两个月前的一个美丽的秋日。那天,我在沃尔顿湖里游了泳,还顺道买了乾酪饼和一些拳头 大小的草莓。我到达的时候,他已经在阳台上等我了。他的妻子玛格丽特(即玛迪,画家, 来克星顿镇议会代表。她在罗尔斯最后的七年岁月中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他)为我们端上了 茶点,我们和杰克很愉快地一起享用点心和水果。在他和疾病斗争的日子里,我还从没见过 他这样开心和思维清晰。他说起自己的童年,他和兄姊们在缅因州度过的夏季假期,还有他 当初如何邂逅玛迪、他们的婚礼、四个孩子,甚至还有他们的孙子马丁,那天马丁刚从中国 的大连回来,也来探望了他。在这些年里,疾病的折磨使杰克有时甚至连行走也感到困难, 但那一天却丝毫看不出病痛的痕迹,也丝毫看不出他在最后几年里接待我时总带着的悲苦神 情。


  在哈佛哲学系的巨擘中,罗尔斯是与众不同的一位。他关心学生和访学者,谦逊,永不 满足,痴迷于讨论。在他那些拥有巨大声望的同侪奎因、古德曼、普特南、诺齐克、德雷本 和卡维尔旁边,他甚至有可能被当作一个从乡下来的访问教授。然而,正是罗尔斯的《正义 论》超越了学科和国家的界限,并且直到30年以后的今天仍被从法学界到经济学界、从中 国到巴西的读者所广为阅读。


  由于《正义论》第一版的封面为绿色,我们学生以前把这本畅销书称作绿魔。二十年磨 一剑。此书自非等闲之作。但只要认真通读完这一艰深之作的前几章之后,你就会被这一部 风格优美、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理论严整性的巨著所深深吸引。在书中,罗尔斯把复杂的政 治价值和原理重构为一个和谐的整体,而这一切均建基于一个简单的基本理念:现代民主社 会的公民应当依照正义的公共原则来设计其基本行为准则,而这一公共原则应能够为处于无 知之幕下的具有充分代表性的公民代表所接受。


  一旦理解了罗尔斯对这一基本理念的说明,就可以利用他的思想实验来达到比具体制度 设计更高的理论高度:如果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自然和社会禀赋,我会从理性原则出发选择何 种正义原则?罗尔斯的理论表明,在这一假设状态下达成的正义原则将会比社会现实中所做 到的更多地考虑获利最少的公民的利益。他的理论着力于探讨如何提升社会不平等的下限: 即使是那些出生于社会最低层的人也应被赋予权利、机会并能够获得体面的收入。自然和社 会禀赋方面的不同而导致的生活机会的不平等应仅限于使这种不平等有助于提升全体公民 的生活机会,并且首先是获利最少者的生活机会。


  罗尔斯这一著作的发表对于仅关注自身理论问题的20世纪哲学界来说是一个富有建 构意义的事件。它表明哲学家们除了探究自身的理论问题(诸如道德判断有无真假之分,人 类有无可能判定外部世界的存在)之外,还能如何微妙和创造性地探讨每个成年公民都会、 或者应该会自问的那些问题。许多人在读完这一著作之后,重新感到阅读、学习、教授和写 作哲学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在哲学界,《正义论》被公认为一部明晰、富有建设性和价值 的经典之作。它是一部令我们大家都感到自豪的书,尤其还因为它的作者是这样一位祥和的 人。


  和历史上的其他伟大的哲学家不同,罗尔斯认为他的作品既没有开创革命性的新起点, 也没有界定某一特定哲学领域。相反,他细致地研读先辈们——霍布斯、洛克、卢梭、康德、 黑格尔、密尔,甚至还有马克思的著作,力图在自己的著作中发展他们的有价值的思想。同 时他还认真研读他的同辈大师们的作品,例如,罗尔斯就非常了解哈贝马斯的作品,并在与 其的学术争论中发展了自己的思想。


  遗憾的是,上天只给了退休后的罗尔斯四年的时光。1995年在加利福利亚的一次学 术会议上,他得了中风,这使得他脑力和体力都大大衰退了。虽然如此,拥有非凡自制力的 罗尔斯还是在他的不知疲倦的妻子和以前的学生的帮助下,完成了其一生的创作:在过去的 三年中,出版了5本书:他的代表作的修订版、其理论的一个新的阐释版、论文全集、一篇 关于国际正义的论文,还有道德哲学讲演集。这些作品的付梓对他是一个巨大的安慰。9月, 他告诉我还只剩下一件事没有做,那就是他的社会和政治哲学演讲集。而这一本集子也很快 就要面世了。


  在阳台上的两个小时的热烈谈话之后,杰克说他得休息了。我扶他进屋坐在沙发上。告 别的时候,他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你”。而这话本该由我来说才是。


  


(注:作者托马斯·波吉 Thomas Pogge为罗尔斯的学生、美国哥伦比 亚大学哲学系教授)




来自:《开放时代》2003年第一期


网络:http://www.opentimes.cn/to/200301/2003-01-13.htm


上一篇:王沪宁:罗尔斯《正义论》中译本...      下一篇:吴冠军:罗尔斯与康德主义事业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