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大师研究» 诺奇克 » 何信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导读
大师研究导航
哈贝马斯
韦伯
马克思
卢曼
萨维尼
罗尔斯
卢梭
德沃金
柏拉图
波斯纳
拉德布鲁赫
康德
凯尔森
庞德
卢埃林
哈特
边沁
亚里斯多德
霍布斯
卡多佐
诺奇克
富勒
哈耶克
穆勒
奥斯丁
尼采
耶林
黑格尔
休谟
霍姆斯
马基雅维里
洛克
阿奎纳
福柯
狄骥
布迪厄
施特劳斯
施密特
拉兹
萨默斯
阿列克西
弗兰克
布莱克斯通
菲尼斯
昂格尔
托克维尔
吉登斯
丹宁
戴雪
兰代尔
梅特兰
柯克
福柯

何信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导读

添加时间:2005-06-10 08:19    浏览次数: 7189 次
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导读

何信全(政治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当代英美政治哲学的发展,自罗尔斯(John Rawls)在1971年发表著名的《正
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一书之后,颇有春雷惊蛰、大地复苏之气象。重
要的政治哲学著作相继出现。诺齐克(Robert Nozick)在1974年发表的这本《无
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便是继罗尔斯《正义论》之后,所出现的最重要的政治哲
学著作之一。

  西方近代自由主义的发展,大致上以穆勒(John S. Mill)为界,可以区分为
古典自由主义与现代自由主义。穆勒的自由主义,正好是二者之间过渡的桥梁。古
典与现代自由主义的差异,主要在于对政府功能的看法不同。前者主张政府祇应扮
演一个「守夜人」的角色,不宜逾越消极性的功能;后者则认为政府不应局限于消
极的角色,而应积极地谋求社会正义之实现,特别是在财富的分配方面,不宜放任
市场机能之自然运作,而应谋所以调节之道。尽管当代重要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彼此
见解不尽一致,不过大致上分布于上述两个系谱之下。以诺齐克而言,他是古典自
由主义这一系谱在当代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之一。

  当代属于古典自由主义这一系谱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严守捍卫个人自由的观点,
对于现代自由主义之转向平等(特别是财富平等)深致不满。因此,为了表示与现
代自由主义(liberalism)之区别,他们根据"liberty"的拉丁字源"libertas",
另创"libertarianism"一字,代表他们的自由主义。在此一自由主义观点之下,论
述的主题集中在推究政府合法的功能究竟是什么?他们基本上以一种彻底的激进方
式,来回答此一问题。

  如同上述,当代此一新古典自由主义运动,不满于政府扮演积极介入财富重分
配的角色,主张回归市场机能的运作。其倡导人之中,颇多主张自由经济的重镇,
诸如密塞斯(Ludwig von Mises)、海耶克(Friedrich A. Hayek)、弗利曼(
Milton Friedman)以及罗斯巴(Murray Rothbard)诸人。他们强烈主张维护个人
权利,特别是财产权与契约自由原则。由于认为财富重分配不啻强制某些人为其它
人劳动,乃是对个人权利的侵犯,因而加以拒斥。此一运动在二次大战之后,于美
国此一标榜自由立国的资本主义社会之中,获得重大的伸展。其在现实政治上的展
现,则是英国首相余契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与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on),在1980年代的执政期间,达到了顶峰。

  诺齐克这一本着作,基本上可以说是将此一以捍卫市场经济为主调的运动,推
向一个严格底哲学论证层次。诺齐克的论证系统,以个人权利(individual
rights)为核心,逐次展开,而归结于「最低限度的国家」(minimal state),
乃是真正能在道德上被证成之理想的乌托邦架构。诺齐克在本书中的论证,分成三
个部份。第一个部份是根据洛克式的(而非霍布斯式的)论证,指出国家的形成,
溯自自然状态(state of nature)中个人权利的维护,需由个人自己来执行,难
免诸多不便。不过,他没有遵循洛克契约论的模式,而以一种现代市场的观点,来
解释国家的形成。他设想由个人自己来保护自己的权利,既有诸多不便,则必有提
供保护权利服务的机构(protective associations)出现。这些保护机构彼此在
市场中竞争的结果,最后可能祇剩下少数保护能力较佳的强势机构(dominant
protective associations)。我们可以设想最后剩下两个强势机构,则可能的情
况有三:一是这两个保护机构彼此争战,则常常赢的一方逐渐将输方的委托人吸走,
使输方终归淘汰;二是这两个保护机构分属不同地理区域之强势机构,则委托人将
会移居自己委托之保护机构所在的区域之内,形成一个地理区域之内一个保护机构
的情况;三是这两个保护机构争战不已,而又相持不下。于是,他们同意设立一个
仲裁者,并由此一仲裁者拥有最后决定权。如此一来,亦形成了一个唯一的强势机
构。要之,不论是上述的任何情况,最后都将形成在某一个地理区域中的人们,在
一个裁判彼此争执以保障个人权利的共同体系之下,国家之雏形于焉形成。

  诺齐克此一国家形成之说明,使其将国家角色,定位在个人权利之保障。他虽
然对无政府主义者主张个人有权管理自己,其权利不容侵犯深有同感,却不认可无
政府主义者所强调任何政府的存在,都是对个人权利之侵犯。他的最低限度国家,
基本上沿循古典自由主义「守夜人国家」(nightwatchman state)的基线,将国
家功能定位在防止暴力、偷窃、诈欺,以及保障契约之履行等等。他认为此种最低
限度的国家,为保障个人权利所必须,却不会造成无政府主义者所担心的侵犯个人
权利之结果。不过,任何逾越此一最低限度功能之国家(ultraminimal state),
则将不可避免地造成对个人权利侵犯之后果。

  诺齐克这本书的第二部份,主要在揭示他的「赋予权利理论」(entitlement
theory),据以批判超越最低限度国家的各种观点。这些观点,基本上本乎要求财
富重分配之分配正义(distributive justice)理念,主张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之规划与实践。诺齐克批评分配正义是一种模式的正义观(a patterned
conception of justice),而其赋予权利理论则是一种历史的正义观(a
historical conception of justice)。模式的正义观站在社会资源形成的结果处,
完全不问这些资源是如何形成的(资源形成的历史过程),即根据某一特定模式(
诸如需要、才能、功绩或平等分配等等),做为正义的衡准,据以讨论资源应该如
何分配始能符合正义原则。他认为探讨资源应如何分配始合乎正义的问题,应该考
量资源是怎样形成的历史过程,始为合理。根据此一历史的正义观,他的赋予权利
理论包含三项原则:一、占取原则(principle of acquisition of holdings),
即对于无主物的占取,来自我们的劳动力(属于人身的一部份)对无主物的改良,
使我们对该无主物取得独占的所有权。例如对于无主荒地之开垦,因而取得独占的
土地所有权,即是一例。诺齐克的财产权观点,基本上承袭自洛克,他在论占取原
则时亦特别提出「洛克的但书」(Lockean proviso)——即当一个人透过其劳动
力而取得对无主物的所有权时,应以「足够并且使其它的人与以往一样好」(
enough and as good left in common for others)为条件。换句话说,对无主物
所有权的取得,因其排他性的独占而使他人无法再行占有,其合乎正义与否,系乎
他人是否与其未占有时一样好。如其排他性的独占,却能对所拥有之生产工具开发
利用,使他人不但未蒙受损失,甚至因而获益,亦即他人之情况与原基点相同甚或
更佳,则此一占取即合乎正义原则。二、转移原则(principle of transfer of
holdings),即资源之所有权的转移,无论是交换或赠与,皆必须基于彼此自愿的
同意。三、矫正原则(principle of rectification of violations of the
first two principles),如果对于所有物的占取或转移未依据上述二原则,即不
合乎正义,而必须加以矫正,使其合乎此二原则。诺齐克认为他的赋予权利理论,
充份考量资源形成的历史过程,而非诸如罗尔斯及当代其它平等主义者(
egalitarians)仅根据某一时间切面结果之原则(end-result principles or end
-state principles),即据以论断分配之正义。要之,根据赋予权利理论,批判
罗尔斯及当代其它平等主义者分配正义之模式的正义观,构成本书第二部份的主要
内容。透过这些批判,诺齐克接续第一部份唯有最低限度国家才是道德上合法(
morally legitimate)的论题,指出任何逾越最低限度的国家,皆无法在道德上被
证成,并且无可避免地将侵犯了个人的权利。

  诺齐克本书的第三部份,则在提出一个乌托邦的架构。诺齐克以他的最低限度
国家为基本蓝图,描绘一个可以容许每一个人根据他自己所认定良善的生活观,去
追求他自己的乌托邦之乌托邦架构。就此而言,诺齐克所谓的乌托邦架构,可以说
是一种后设的乌托邦(meta-utopia)。他强调要所有的人在某一种乌托邦社会中,
快乐地实现生命,实为不太可能之事。原因在于,每个人良善的生活观可能不同。
因此所谓乌托邦应是一种追求各种乌托邦的架构(utopia is a framework for
utopias),亦即任由人们自由地自愿结合,尝试寻求在一个理想的社群中,去实
现他们自己良善的生活观。于此,不容任何人将他自己的乌托邦观点,强加诸他人
之上。诺齐克认为在最低限度国家之中,我们是以不容侵犯的个人被看待。任何个
人不会被他人以某种方式做为手段或工具,而是被视为拥有权利与尊严的个人。最
低限度国家,容许我们个别地或与我们自己选择的人们,在彼此皆为拥有同样尊严
的个人自愿的协调合作之下,去选择我们的生活,实现我们的价值目标。要之,他
认为最低限度国家,才是一个真正理想的乌托邦架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诺齐克
的最低限度国家,乃是一个尊重多元价值的自由国家。诚如库克萨斯(C.
Kukathas)与贝悌(P. Pettit)所指出:「自由主义可以视为对形塑现代世界之
多元主义(pluralism)一项重要的哲学响应。在现代社会中,赋予宗教与道德价
值多样性,诸多善的观点(conceptions of the good)竞存,若干人对产生一种
为所有人所接受之善的理论已经绝望。对此,自由主义的响应,在于倡导对不同生
活方式尽可能地宽容。」自由主义此种尊重多元价值,强调自由国家之价值中立性
(liberal neutrality of state)的基本论旨,并非祇是展现在诺齐克理想的乌
托邦架构——最低限度国家之中而已。尽管在自由主义的论旨上颇多不同,然而就
此一国家价值中立性之基本论旨而言,德渥金(R. Dworkin)、罗尔斯与诺齐克可
以说颇为一致。德渥金认为政府应该以平等的关照与尊重(equal concern and
respect)对待每一个国民,然而如果政府本身有其价值偏好,即无法对价值观点
未必相同的国民,做到平等的关照与尊重。罗尔斯则为了体现在政治界域中对多元
价值的尊重,在代表后期思想之《政治的自由主义》(Political Liberalism)一
书中,以「交叠的共识」(overlapping consensus)概念为核心,对其正义理论
进行重构。

  做为当代自由主义的经典著作之一,诺齐克这本书所要捍卫的自由,诚如若干
论者所指出,主要是个人拥有不容侵犯的财产权之自由。盖诺齐克论证的基础,既
非功利主义者的「幸福」,亦非其它自由主义者的「自由」,而是绝对的财产权—
—对自己以及世界的事物之所有权。除非是在个人自愿同意,或因侵犯他人权利而
致个人权利受到剥夺的情况之下,否则此一所有权绝不容他人侵犯。同时,就诺齐
克而言,个人的自由权利亦非由任何自由主义原则推导而来,而仅仅是此一对自我
的所有权(right to selfownership)之归结而已。这些论断,基本上颇为中肯。
正如本文一开始所指出,诺齐克的这一本着作,乃是对于当代捍卫以私有制为基础
的市场经济运动,提供一个严格底哲学论证体系。

  诺齐克因此书而与罗尔斯齐名,两人的观点不同,而学术上批评讨论的文章则
历久不歇。相较于罗尔斯一生论述,皆围绕其《正义论》一书而言,诺齐克的《无
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一书,在其论述中难免稍显孤兀。盖在此书之后,诺齐克的
三本后续著作《哲学解释》(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 1981)、《生命之检
验》(The Examined Life, 1989),以迄最近出版的《理性之性质》(The
Nature of Rationality, 1993),除了第二本书对《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中
的论题,做了若干讨论之外,主要论题皆不在政治哲学,而是一般性的哲学论题,
特别是知识论方面。在当代对知识证成理论的探究中,诺齐克是外在理论(
externalism)具代表性的重要哲学家之一。

  从一般的社会道德观点,诺齐克此书中的论点,也许很多人未必赞同。不过,
除非我们反对市场经济,否则我们势必要面对市场经济的基底——私有财产制此一
基本事实,而这正是诺齐克本书论证的中心。诚如吴尔夫(J. Wolff)所指出:「
诺齐克不像罗尔斯,他在学院的政治哲学家中追随者极少。然而,就实际政治角度
而言,在大约最近的十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一种离开罗尔斯所捍卫之左翼的福利主
义(left-wing welfarism)之趋势。就此而言,诺齐克似乎更贴近当前这个时代
的政治精神。」放眼当前,市场经济正在世界各个角落展现空前的、无比的活力。
显然,我们不必尽然同意诺齐克的论点,却无法忽视诺齐克此书在当今世界的重要
性。



上一篇:何怀宏:在自由与平等之间──《...      下一篇:Philosopher&nbs...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