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正来学报 » 图片新闻»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举办“金砖国家:新兴国家与多极世界”学术席明纳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举办“金砖国家:新兴国家与多极世界”学术席明纳

添加时间:2013-12-13 17:42    浏览次数: 2405 次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院举办

金砖国家:新兴国家与多极世界学术席明纳

2013128日上午900,由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以下简称高研院)、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上海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丹麦奥尔堡大学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金砖国家:新兴国家与多极世界BRICS: Rising Powers & Multipolarities学术席明纳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东主楼2801高研院通业大讲堂举行。丹麦奥尔堡大学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李教授丹麦奥尔堡大学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Timothy Shaw教授金砖国家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外交事务研究院朱杰进副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孙溯源副研究员外交学院外交与外事管理系金砖研究中心副主任任远喆副教授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博士生沈陈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叶明研究员分别做了15分钟的专题发言,发言结束后展开30分钟问题讨论上海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倪正利上海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助理王巍高研院专职研究人员顾肃教授、刘清平教授、孙国东副教授、陈润华博士、林曦博士以及校内外一些师生参加了本次学术席明纳

本次学术席明纳分为上下两场,上半场由高研院副院长郭苏建教授主持,下半场由金砖国家研究中心研究员朱杰进副教授主持。郭苏建教授首先简单介绍了本次席明纳主题,并热烈欢迎各位主讲嘉宾的到来,接着邀请李形教授发言。

李形教授发言题目为“构想与理解新世界秩序的辩证逻辑与霸权”(Conceptualizing and Understanding the Dialectics and Hegemony of the Emerging World Order)。李教授探讨了新兴大国格局与既有大国格局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中国的崛起与现行世界格局之间的关系。他认为,冷战之后,世界格局仍由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主导。金砖国家积极融入这个体系,促进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是事实上的受益者,同时也是潜在的挑战者;它们既是危机的解决者,也是危机的制造者。崛起中的金砖五国已经在有意识地塑造这个体系,从规则的接受者,谋求转变为规则的制定者,从而推动多边关系的发展,力图摆脱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大国(金砖五国)和现行国际秩序将经历一个此消彼长的辩证过程,会持续此起彼伏。为避免潜在的冲突,中国和西方强权国家都必须部分放弃彼此的“梦”,找到认识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共同基础,找到彼此都接受和支持的地区和全球角色。

Timothy Shaw教授发言的题目是“从全球治理的角度分析金砖国家作为新兴国家体系出现的内涵与外延”(The BRICS & Beyond: New Global Order, Reorder &/or Disorder?。由于金砖国家维持着快速的经济增长以及巨大的经济规模,并且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便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而目前正在变化发展中的政治经济格局为人类发展带来挑战与机遇。既有的国际机制应该适应新兴力量,并给予它们以发言权,以推动更加有效的全球治理。全球治理受到多极化、金砖国家的兴起以及金融危机的深刻塑造,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有这样几种审视金砖国家兴起的视角第一,金砖国家作为秩序的重构力量(Emerging Reorders)或者作为既有秩序的颠覆力量(Emerging Disorders)第二,金砖国家的兴起对推动新的区域主义(New Regionalisms)的作用与局限第三,金砖国家的兴起在推动全球治理,解决全球性问题的作用。

朱杰进副教授发言的题目为“金砖国家与主权规范的回归”(BRICS and the Return of the International Norms of Sovereignty?)。朱教授从理念或规范的角度谈论了金砖国家的兴起的影响。金砖国家的理念在巴西利亚峰会上已经得到显现,即“按照国际法,并且在平等合作、相互尊重、彼此协调、集体协作的基础之上推动国际秩序朝着多极、平等、民主的方向发展”。换句话说,全球治理必须改革,必须朝着民主化和多极化的方向发展。但是由于中西方话语体系的不同,西方国家对这个理念存在诸多误解。欧洲有学者认为,金砖国家的话语体系代表着过时的主权规范的回归,代表者多边主义的终结,这是导致全球治理失败的根本原因。同样,也有美国学者认为,全球治理的成功依赖于新兴大国能否将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内化。但现实的情形是,自由主义的规范与很多新兴大国的理念格格不入,因而全球治理不容乐观。西方有学者认为,主权话语是新兴大国维护一己之私利的屏障。朱教授认为,新兴大国必须用一种西方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传达它们的理念。他认为,新兴国家对自由主义以及主权等传统价值与规范都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但是并不认为它们是终极规范,未来的道路需要新旧大国共同来探索。

在讨论环节,孙溯源首先谈到新的秩序挑战者所要构建的新秩序是否依然是一个资本主义体系。她认为,新秩序和旧秩序的关系就是权贵资本与自由资本的结合或者合谋,那么新秩序对旧秩序的批评或者挑战无非都是表面文章,本质上是资本主义在全球的进一步扩张,这可以用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来解释。对此,李形教授表示赞同;他进一步指出,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的资本主义因素也在不断增长。李形教授也就朱杰进副教授的演讲提出了三点疑问:金砖国家体系是否是一个稳定的体系?演讲中所提到的主权概念是威斯特法利亚体系中的主权概念,还是一个新的主权概念?“nation-state”的概念是否适用于中国?朱杰进副教授回应道,金砖体系对于这五个国家来说是一种战略选择,对中国来说是一种重要的外交战略,金砖表明在全球治理体系中,新兴大国一种抱团的趋向。他认为,金砖国家体系中的主权概念是二战以后雅尔塔体系为基础的,中国认为新的主权概念应该在联合国框架内进行。李形教授进一步提出了一个问题供大家思考:中国在选择战略是建立在成本与收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基础上的实用主义外交,然而其背后体现的是什么价值观?对于西方人来说,很模糊,不能真正理解中国的战略选择和外交行为。

下半场有四位嘉宾发言,首先是孙溯源副研究员,她发言的题目是“国际能源定价机制与金砖国家能源困境”(International Energy Pricing Mechanism and BRICS’s Energy Dilemma)。她首先介绍了一下国际能源定价机制,国际石油从根本上来说是由国际期货市场来定价,石油价格也受石油输出国组织配额政策影响,此外石油价格由石油生产国与购买国双方协商议定。金砖国家能源困境不仅存在于成员国内部之间,也存在于其与国际能源市场之间。内部能源困境在于,大力倡议合作却未见有力行动,原因有三:其一,虽然能源安全问题普遍威胁着金砖国家,但是各成员国基本都秉持自力更生原则,将本国利益置于首位;其二,在促进金砖国家能源合作上,互补并不总是支撑因素;其三,在确保能源安全上,金砖国家主要依靠成员国以外的国家。尽管金砖国家中既有巨大的能源生产国与消费国,但是成员国共同建立能源安全机制的意愿与需求仍然是缺失的,这就决定了金砖国家无法在国际能源市场上采取集体行动。外在的困境主要在于金砖国家能源消费水平与其在国际能源市场的投票权之间的不对称性。总之,不论金砖国家内部还是外部的能源困境,都使得金砖国家在能源获取方面的合作机制处于次要地位,使得金砖国家成为国际能源市场上的弱势群体。

任远喆副教授发言的题目是“后金融危机时期的全球治理改革与金砖国家合作策略”(Global Governance Reform and BRICS Cooperation Strategy in the Post-financial Crisis)。他首先介绍了全球治理的起源与新特点,接着谈到全球治理的未来发展趋势以及全球治理改革与金砖国家发展。他认为,“改革”与“确立”代表着全球治理的长远趋势,而新兴的势力推动着全球治理机制的改革。他指出,对于金砖国家未来发展存在几种主流观点:持乐观态度的认为金砖国家之间经济情况具有互补性,在战略选择上具有相似性并且存在自上而下强大的政治意愿;而持悲观态度的则认为金砖国家之间缺乏互补性,况且全球经济复苏具有不确定性,而各成员国国内面临发展与改革压力;持谨慎态度的认为金砖国家机制身份不明朗,成员国发展维度多样化,金融危机时期与金融危机之后环境存在差异性。核心问题在于金砖国家在后金融危机时期,要如何重新确定自身身份、保持合作动力并选择长远发展?金砖国家存在的主要忧虑在于政治实体与经济实体、互补与矛盾、统一领导与分散领导三个方面的问题上。金砖国家在未来合作上可进行以下策略选择 :坚持恰当的金砖国家身份;建立宽松的对话与讨论机制;增进成员国之间的内部合作,“发展基于合作,合作基于发展”;构建金砖国家合作网络机制,以实现金砖国家产业演变与可持续发展;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沈陈同学发言的题目是“新一轮全球贸易规则制定下的金砖国家”(BRICS in the New Round of World Trade Rules Making)。他首先介绍了相关背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许多国际性组织进行改革,但改革却一再拖延;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开始进行自由贸易协定(FTA)新谈判,意在重获国际贸易规则制定的主动权,这就是所谓“新一轮全球贸易规则制定”,规则制定从WTO转向FTA谈判。他强调金砖国家在诸如“不结盟运动”的战略也产生了影响,金砖国家合作特点在于内部实际合作与全球治理机构改革: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为前者提供了合作的动力,但金砖国家也存在许多不足之处,如经济开始下滑等,其最大的不足在于金砖国家内部没有一个规则体系。

叶明研究员发言的题目是“金砖国家全球价值链的长度”(The Length of Global Value Chains in BRICs)。他首先介绍了“全球价值链”(GVC)的概念并对此进行了文献综述,介绍了研究使用的数据库与方法论。他以图表形式说明全球价值链的测量,即以所有行业价值链的平均长度、到最终需求的平均长度对金砖四国、美国、欧盟、日本进行比较,再以动态方式展示金砖国家价值链网络变化情况。他总结了金砖四国价值链的主要特点:在全球价值链中,中国主要集中在纺织品、皮革与电子设备行业,最新增加了运输服务行业;俄罗斯与巴西向发达国家供应自然资源;印度从提供自然资源转向提供服务。现在,金砖四国也有越来越多的服务行业加入到全球价值供应链中。

在讨论环节,各位学者就以下问题提出各自的思考和讨论:金砖国家体系是作为一个挑战的体系还是一个适应现存的国际秩序的体系?是否只是在现有的体系内获得更多的发言权,而不是建立一个新的秩序?在金砖国家体系中,中国是否发挥着主导作用?中国能够让金砖国家体系在国际体系中发挥什么作用?如果金砖国家作为新兴国家体系融入作为一个霸权体系的国际现有秩序的话,那么这个霸权体系还是原来的霸权体系吗?金砖国家体系的驱动力何在?现实存在发展的条件何在?还是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政策驱动的产物?等等。

在本次学术席明纳的最后,郭苏建教授再次感谢各位主讲嘉宾的精彩发言以及所有与会人员的积极讨论参与。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朱莉芝/整理



上一篇:教育部2013年度哲学社会科学...      下一篇:中国深度研究高级讲坛:Prof...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