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正来学报 » 图片新闻»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第2期学术席明纳举行

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第2期学术席明纳举行

添加时间:2014-05-12 10:40    浏览次数: 1918 次

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

2学术席明纳举行

2014年4月29日下午1:30,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以下简称“高研院”)在光华楼东主楼2801“通业大讲堂”举行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 第2期学术席明纳。高研院制度建设研究项目团队成员、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赵杰博士,做了题为“意料之外的正义——系统性福利视角下的社会转型”的报告。

本次席明纳由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高研院主持工作的副院长郭苏建教授主持。高研院制度建设研究项目主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刘建军教授,高研院院长助理、价值建构研究项目主任孙国东副教授,高研院2014年度“驻院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吴冠军教授,以及价值建构和制度建设研究项目团队成员高研院专职研究人员顾肃教授、刘清平教授、陈润华博士和林曦博士,《复旦学报》(社科版)编辑部刘慧编辑、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在读博士生赵小斐和张冬冬等出席了本次席明纳。

郭苏建教授首先欢迎各位的到来,并简要介绍了本次席明纳的主讲嘉宾和讨论嘉宾。随后,郭教授邀请赵杰博士进行主题报告。

赵杰博士主讲的题目是“意料之外的正义——系统性福利视角下的社会转型”。她首先提出两个问题:什么是可欲的福利?如何达到可欲的福利?关于这两个问题,国家之间、民族之间、个人之间很难达成共识。此处有个前提,研究者往往把福利当成分配。越强调分配过程,就越难在第一个问题上达成共识。如果第一个问题无法达成共识,那么第二个问题也就无从谈起。关于这两个问题,已有一些理论研究,比如马克思关于资本和劳动力之间的冲突理论、艾斯平·安德森关于福利资本主义的三个世界的假说以及东亚福利体系的假说等,但后两者都仅仅是假说,并不是事实。

接下来,赵杰博士展示了一种迄今为止“最好的”系统,她解释说这种系统除了自身的主张之外,还包含了很多其他的可能,比如自由主义者、社群主义者、中间派、左翼等的主张,并且还呈现动态的变化。在理论领域,如果人们很难达成和解,而一种理论倘若包括他者、动态过程,那么这种理论就是最好的。但她自己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并指出了其中的巨大偏见。国家之间的竞争会改变福利的分布方式,而工人阶级从来都不是一体的。如果能将每个人的福利、每种制度放入矩阵进行计算,就会看出哪种制度更好。但是我们不可能完整地描述每一种福利和制度,不过,我们可以不断向其趋近。如果不能做这样的工作,我们就试着从可以捕捉的、可以达成共识的更为微观的领域出发。在个体一生中,影响其财富和福利不公平的因素涉及人口因素、税收体系、人力资本等。人力资本包括教育、技能、获取平等的机会等等。我们将其放入一个模型可知,人力资本、教育是最重要的。那么如何让人们享受教育福利,这是一个可以捕捉的话题。教育让一个人的地位和平等程度产生巨大变化。人的平等程度和财富会随人力资本的增加或减少而相应增加或减少。如果教育是针对个体的话,那么国家在支持家庭所付出的服务、现金和税就把个体和家庭、社会、国家联系在一起。

赵杰博士还专门讲到税收体制当中的家庭、个人福利因素。她以一个已婚女性1975年的累进税制为例来进行说明,如果一个人工作没有税,就可以有很多时间赚钱,而如果工作有税的话,就相当于工作当中很多时间是用来交税的。税收对一个人的劳动参与意愿会产生影响,而一个人的税收会对福利引发影响。通过研究税,我们就把研究视角从一个非常宏观的空间转向一个可以捕捉、可以衡量的理性去对话的空间。她还展示了累进税的模型图,展示工作有税和没有税的两种模式的时间差,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提高家庭生活质量的时间。所以实行综合税率的国家,就是考虑到一个人家庭负担的情况,而分类税制的国家没有,这是一种主动的国家政策制定当中的税收选择,同时表明了不同的政策意愿和政策导向。如果有家庭联合税制,那么人们就能够主动决定是待在家里还是出去工作,同时在一定程度上,税率的不同模式,影响了一个人、一个家庭确实的福利所得。如果人们只讲国家、社会、意识形态,就可能看不到具体的宏观政策和一个人的选择、福利、家庭之间的关系。

随后,赵杰博士还展示了欧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社会福利的支出状况。我们可以按照一定逻辑将个体、家庭、企业、国家联系在一起,如果按照冲突理论的主张,高税率会损害资本家的利益,会损害企业的经营能力和竞争性。但是实际上,实行高福利的国家,在企业、国家能力、生产竞争性上依然表现不错,所以福利本身不仅仅是具有分配性的,它对人的影响可能更多。我们需要把这个问题从单独的分配领域向前找答案,向生产的每个环节寻找答案。

最后,赵杰博士指出关于可欲的福利,可能难以让每个人在所有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可以在某些方面达成共识,也就是我们这个课题要做的,对正义和平等的提升程度和状况改善。而在如何得到可欲的福利方面,我们是否可以把思考的领域关口从以往单纯的分配、竞争往前挪到生产领域,看哪些才是过程性、系统性和动态性地去影响家庭、个人、国家竞争能力和增长能力的因素。把家庭、企业、国家进行动态考量,尤其是对国家进行更多的关照,比如提升教育当中的公平程度以及工作机会竞争上的公平程度。正义的福利模式有其自身的实现方式,既不是充满了令人振奋的意识形态话语,也不仅仅是分配领域中的斗争。

赵杰博士演讲完之后,现场与会嘉宾纷纷参与讨论,先后发表对该研究的看法与建议。

郭苏建教授首先指出,研究转型中国的问题,当然可以使用西方的理论资源和方法,但需要注意核心论题还是中国。这里的正义问题,主要涉及“福利”,是国家的一种再分配行为,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福利理应强于资本主义国家,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福利制度存在颇多不公正,这正是我们课题研究的出发点。我们的研究出发点需要聚焦于转型中国。政府的重要功能是维持正义,而市场的重要功能是维持效益。我们的整个研究需要关注“价值”、“制度”以及二者的紧密关联,把“可欲”和“可行”结合起来,形成融贯的思路和最终作品。

孙国东副教授提出了三个改进性的建议:第一,从“系统性”的视角切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需在与既有研究视角对话的前提下交代这种视角出场的理由;第二,从“制度建设”切入,应该提炼比较重要的制度性基点;第三,应当更全面地阐述“系统性视角”和“生产性福利”之间的相互关系。

吴冠军教授认为,赵杰博士的报告内容尚未呈现出最难的问题,即转型中国的正义问题,而且看起来还属于比较笼统和宽泛的概念和框架。这里至少存在一个技术问题,即如何取得有关转型中国正义状况的各种精确数据,因为这方面的既有研究比较匮乏,而且已有的诸多数据也并不可靠,不知赵杰博士是否打算自行展开经验性的研究?本项研究若要日后真正得到认可和援引,需要深入了解中国状况。

刘清平教授强调,在讨论可欲的福利的时候,应该注意福利的主体及其意愿,并在立场上有所限定,这是一种理论上必要的局限。政府、穷人、富人可能在福利方面很难达成共识,正如左派和右派的激烈争论,这方面恐怕不存在客观中立的研究立场。

顾肃教授指出,正义问题上的政治派别分歧,须在正义的研究中有所体现和交代,即使是定量统计研究,也不能因共性抹煞差异。另外,从国际比较到转型中国的逻辑联系,需要重点说明。再者,需要注意每一种政治派别的观念与当时的政治社会语境之间的关联。

刘建军教授指出,在研究正义问题时,须重视三个维度:(1)正义的宗教(特别是基督教)维度,也就是超验正义;(2)正义的文化维度;(3)正义的制度维度,亦即其制度落实方式,这便是我们这个项目组的任务,比如医疗开销、公立学校的收费问题。就正义的制度之维而言,福利问题是压轴的问题,它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户籍、教育、医疗、司法等问题,是个多学科关注的综合性话题,我们最终力求探索的是基于共识的正义观念而达成的福利性制度安排。赵杰博士认为福利是对社会关系进行安排的一种积极力量,这是对的,但有必要叙述中国福利制度的变迁,即从实物性福利到系统性福利。我们现在需要研究一下,当下在中国正义问题上的共识度有多高,中国如何迈入正义的福利制度安排。在此我们需要注意:(1)中国老百姓的福利隐藏在部门运作之内,有着鲜明的计划经济遗迹,跟西方完全不同;(2)个别福利是基于某位领导人的当政,未必被制度化;(3)中国的特权福利及其消解问题,涉及官僚层面的福利冲突,利用体制内的压力促进福利制度改善;(4)底限福利安排的问题;(5)制度性歧视问题。

陈润华博士指出,进行制度比较的时候,须知数据都来自一定的语境,要把这些数据还原到本来的时间和空间之内,使其接受这种具体时空的制约,亦即生活方式的制约。演讲人试图把歧异性很强的东西凝结为抽象的单一事物,这逾越了能力的限度。演讲人很看重现实的事物与可能的事物之间的差别,很看重国家之间的差别,但是中国国内的地区差别可能超过国家之间的差别。这个世界没有终极正义可言,正义总需要在一国范围内探讨。

刘慧博士认为,既然讨论中国的福利制度,则具体的问题选取和分析视角都应该契合中国,审慎考量,注意限定,包括限定问题的讨论着眼点是理论还是实践,包括剔除跟本身核心问题关系不大的论述部分。追求中立、客观的东西当然是值得认可的,但还要契合中国国情,要对现有制度有充分的判断,要对其中的问题有明确的把握,要对它的变迁有认真的考察。

林曦博士表示,很欣赏“重叠共识”或“共同的底线”这样的观念,但是中国当下却比较欠缺这样的东西。正义问题的背后总有价值的或意识形态的承诺,自然主义的倾向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必定存在方法论上的局限。我们研究国外制度,一定要把跟我们文化氛围最契合的制度安排找出来,要让各个阶层的人都能接受。

赵杰博士随后对这些看法与问题做出了回应。本次席明纳在热烈的讨论中结束,郭苏建教授再次感谢年度主题两个项目课题组校内外成员到场,积极参与问题的讨论,并重申年度主题席明纳每月举行一次。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朱莉芝/

上一篇: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      下一篇: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