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正来学报 » 图片新闻»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第3期学术席明纳举行

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第3期学术席明纳举行

添加时间:2014-05-20 09:57    浏览次数: 2448 次

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

3学术席明纳举行

2014年5月13日下午2:00,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以下简称“高研院”)在光华楼东主楼2801“通业大讲堂”举行2014年度主题“转型社会的正义”第3期学术席明纳。高研院制度建设研究项目主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刘建军教授做了题为“正义的实践——中国转型社会的正义:制度建设的视角”的报告。

本次席明纳由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高研院主持工作的副院长郭苏建教授主持。高研院院长助理、价值建构研究项目主任孙国东副教授,以及价值建构和制度建设研究项目团队成员高研院副院长纳日碧力戈教授、专职研究人员顾肃教授、刘清平教授,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汪仕凯博士,《复旦学报》(社科版)编辑部刘慧编辑,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赵杰、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在读博士生赵小斐和张冬冬等出席了本次席明纳。

郭苏建教授首先欢迎各位的到来,并简要介绍了本次席明纳的主讲嘉宾和讨论嘉宾。随后,郭教授邀请刘建军教授进行主题报告。

刘建军教授主讲的题目是“正义的实践——中国转型社会的正义:制度建设的视角”。关于正义问题,刘教授首先抛出三个讨论话题,由此谈到学界对“正义”永恒的论争。随后,刘教授说明本次报告分为五个部分。在导言部分,刘教授指出本课题要回答的问题、研究对象及研究中要使用的核心概念。本课题要回答的问题包括为什么“正义”在1978年之后会出场,为什么当代中国会出现日益激烈的“正义争夺战”,中国如何超越“正义争夺战”,中国如何迈向制度正义的社会?本课题的研究对象为从制度建设的视角,分析1978年以来中国转型社会的正义。不仅要探讨转型社会的正义是什么,更重要的是要探讨转型社会的正义的实践。本课题的核心概念包括“积极转型”与“消极转型”、“正义区间”、“底线正义”、“重叠共识正义”和“制度正义”。

接着,刘教授谈论了当代中国的“正义争夺战”的表现与根源。中国目前潜伏着或存在着无休止的正义争夺战,我们需要超越这种争夺。正义争夺战表现为基于立场差异、地位差异、意识形态差异、传播偏好、发展认知差异而形成的五种争斗战。在基于立场差异而形成的正义争夺战中,体现在个体立场、群体立场、整体立场和国家立场的正义。在基于地位差异而形成的正义争夺战中,体现在资本阶层、中产阶层和贫困阶层的正义。在基于意识形态差异而形成的正义争夺战中,体现在自由主义的正义vs.社群主义的正义,精英主义的正义vs.民粹主义的正义。在基于传播偏好而形成的正义争夺战中,表现为被放大的正义和被缩小的正义。在基于发展认知差异而形成的正义争夺战中,有GDP导向的正义和民生导向的正义。

随后,刘教授谈到1978年以来当代中国的三次社会转型。三次社会转型当中孕育出不同的正义标准的制度安排。从计划性社会到市场化社会的转型:以经济改革带动社会转型;从社会主义市场化向社会主义道德化的转型:以政策调整带动社会转型;从权力支配型社会向协商型社会的转型:以反腐败、党风政风的整饬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作为驱动力的转型。第一次转型中,自由主义正义出场。第二次转型中,底线正义出场。第三次转型则是公平正义(或者说程序正义、分配正义)的出场。转型社会的正义实践沿着两个方向推进,即制度淘汰和制度创新。

之后,刘教授谈到中国正在迈向制度正义的社会。正义的实践,从根本上来说,是依靠制度性正义得以保障的。迈向一个制度正义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方向。制度性正义是对制度性歧视、制度性特权、制度性排斥等一系列因为制度本身衍生出来的“非正义”现象的根除。

最后,刘教授总结道,中国在实践着从“极端正义”到“区间正义”,从“争夺正义”到“重叠共识正义”,从“制度性歧视”、“制度性特权”、“制度性排斥”到“制度正义”的历史发展过程。刘教授指出正义实践的信仰基础比制度基础更为重要。

刘建军教授演讲完之后,现场与会嘉宾纷纷参与讨论,先后发表对该研究的看法与建议。

刘清平教授指出,从理论研究角度看,关于“正义”这个词,每个人的规范性立场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正义”的核心语义,只有基于此大家才能沟通讨论争辩。“正义”实际上就是人际关系中大家认为是正确的规范和规则。“不正义”可理解为“义愤”,就是规范走向不可接受。怎样将“正义”的观念落实到制度上?这也涉及刘教授在作为学者时所认为的“制度性正义”的立场。在社会当中,真正能将自己的正义观念变成制度的是有权者,某种程度上可认为是统治者,他们把自己的规范性正义理念变成制度。所以,刘教授需要在研究中阐明自己的观念和规范性立场,此外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已阐明的正义理念落实到制度设计中。

纳日碧力戈教授从民族研究的角度指出,刘教授研究中基本没有涉及民族问题。另外,正义是自然生成还是客观的?如果是客观的,就必然会经过文化的过滤,文化不同、语言不同,正义观也会随之有所不同。应该让包括使用不同语言、方言的人的边缘群体的声音被听到,然后才能产生“重叠共识”。

顾肃教授在两个方面给出一些建议。首先是关于“正义争夺战”,人们都用正义来表达自己的诉求,不同阶层、地位、立场、意识形态的人对正义的理解和诉求不一样,那么如何从制度建设的角度来实现重叠共识?顾教授认为,可以达成理念性或妥协式的“正义”。第二点涉及三次转型,第三次转型中提到的程序正义与之前的内容有所交叉,如何在论述上对这种交叉进行平衡使其更加全面,如何将三次转型过渡表述得更清楚还需在理论上进行澄清。

孙国东副教授提出了两个方面的改进建议:第一,“正义争夺战”中所呈现的正义观未必符合“正义”的内涵,因此学者应当通过自己对“正义”的界定澄清其中的问题。因此,对“正义”的定义其实是不可回避的,否则也难以推导出制度正义。第二,从制度层面探讨转型社会的正义,需要就主要的制度领域提出一些前瞻性的、建设性的建议,不能完全贴近实践中的做法。

刘慧博士认为,刘教授研究呈现的内容多而全面,很有启发性。我们的研究目前都围绕“正义”这一核心概念展开,但实际上,我们不应该在概念中绕来绕去,尤其当我们研究的制度领域不同,逻辑上肯定也不会相同。所以对制度本身的了解和思考非常重要,虽然我们在研究不同制度,但归根结底是政治制度,所以可以对政治制度进行深入思考,并将其投射到具体的制度研究当中。

汪仕凯博士指出,如果根据刘教授的报告,课题组真正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制度性正义。我们目前只解释了制度和正义的关系,我们知道要通过制度创新和制度改革来实现正义,但制度性正义背后的正义到底是什么还需要我们斟酌。我们试图从“正义区间”的角度去理解,这当中还是涉及制度问题,因为“正义区间”中的“区间”是由制度来划分的。

郭苏建教授认为,刘教授的报告比较全面,但如何从课题组的角度来进行思考还有待斟酌。可以单从制度层面切入,不涉及价值层面的争论,通过梳理国内外文献,尤其是通过分析社会不正义的实践难题,从制度层面对转型中国的正义问题进行建构,最终走向制度性正义。

刘建军教授随后对这些看法与问题做出了回应。本次席明纳在热烈的讨论中结束,郭苏建教授再次感谢年度主题两个项目课题组校内外成员到场,积极参与问题的讨论,并重申年度主题席明纳每月举行一次。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朱莉芝/

上一篇:“中国梦:价值建构与制度建设”...      下一篇:复旦高研院2014年度主题“转...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