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四次读书会»[读书报告]杨波:关于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读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的读书报告

[读书报告]杨波:关于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读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的读书报告

添加时间:2004-05-01 19:22    浏览次数: 3338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四次讨论论文


关于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


       ——读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的读书报告



杨波


读了开放社会科学一书后,迟迟不敢动笔写这个报告。因为,从本书所讨论的内容来看,是自己以前从未考虑过的,这种知识上的偏狭使我真正感到了什么叫做力不从心。所以,在这里,我只能从梳理本书的写作脉络入手,针对个别问题,即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问题,提出自己的一点浅显的看法。


一、《开放社会科学》内容综述


在《开放社会科学》一书中,作者主要阐明了如下一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社会科学作为一种知识形态是如何历史地建构起来的?在文中,作者首先指出,政治和社会变革的压力为社会科学提供了发展的空间,而且还对它们产生出了深刻的社会需求。[1]但同时,作者又指出,在整个19世纪,由于知识日益僵化地被划分成两个不同的领域,即自然科学领域与人文科学领域,而且,二者在认识论上的侧重点又彼此不同,所以,以社会现实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社会科学学者往往不直不觉地陷于两者的中间,社会科学也就没有获得真正的独立,事实上,它更接近于自然科学。[2](因为,自然科学在当时已经战胜了思辩哲学,并在知识领域里赢得了崇高的社会声誉。)为了迎合当时人们的这样一种要求:即在经验发现的基础上确保并推进关于“实在”的“客观”知识,社会科学领域的多学科得以创立。而且,这种知识活动的制度化进程的发生主要集中在五个地区:英国、法国、日尔曼国家、意大利半岛诸国以及美国。当时社会科学的主要学科名称有五个:历史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和人类学。但不包括地理学、心理学和法学。值得注意的是,在20世纪,随着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化,历史学、人类学和地理学最终将残存于它们内部的早期普遍化传统彻底边缘化了,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构成了一个以国家为中轴的三一体,从而巩固了他们作为核心社会科学的地位。截止到1945年,组成社会科学的全部学科基本上都已在世界上绝大多数主要大学里制度化了。社会科学一方面与研究非人类系统的自然科学,另一方面也与研究人类“文明”的社会文化、思想和精神产品的人文科学有利明确的区分。社会科学的制度性结构第一次充分地建立起来,并得到了明确的界定。[3]


第二个问题是,1945年以来世界上的一系列新发展是如何使这种学术上的劳动分工受到质疑的?因而又是如何将前一时期已经进入讨论日程的组织结构的问题重新开放出来的?在此,作者指出,1945年以后出现的三个新的发展动向深刻地影响了前100年所形成的社会科学结构:即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化;人类活动范围的拓宽;专业社会科学家人数的成倍增长。作者指出,这些变化对下列三个问题产生了深刻影响:首先是在各门社会科学之间进行区分是否有效的问题。作者指出,实际上,由于以上变化,在各门社会科学之间进行区分越来越困难,每一门学科也变得越来越不纯粹,并因而导致了对这些学科的统一性和学术前提的合法性的内在质疑。其次是社会科学遗产在多大程度上是偏狭的这个问题。世界权力分配格局的变化使社会科学在文化上的偏狭变得突出出来。即政治、经济上的优势必然导致知识传播上的殖民化。也就是说,随着权力格局的变化,关于真理的定义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在这里,作者指出,将这个问题进一步深化,就是关于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的关系问题。二者之间显然存在着各种张力,作者主张,应当促进一种多元化的普遍主义,以便缓解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之间的张力,同时也才有可能把握我们过去和现在一直生活于其间的丰富的社会现实。[4]最后是关于区分“两种文化”是否具有现实性和有效性的问题。在此,作者指出,本世纪60年代以来,出现了这样一种显著的发展动向,即对“两种文化”的区分的现实性和有效性的质疑,并且,现在,我们似乎正朝着一个新的方向迈进,即日益地把多个知识领域看成是互不矛盾的。而且,很清楚的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三分法已经不像它一度显出的那样不证自明了,社会科学已经独立于二者而成为自身的潜在调和的场所。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阐明近年来争论不休的一系列学术问题,并提出一种我们认为若想继续前进就必须采取的最佳立场?在此,作者讨论了四个问题。首先是人与自然的问题。[5]在此,作者指出,我们在解决一个复杂社会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时,必须认清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和相互联系,认清人与自然的复杂性和相互联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其次是国家作为分析的基础框架的问题。[6]作者指出,传统社会科学分析的国家中心主义取向乃是一种理论简化,它假定存在着一些同质的、等值的空间,而每一空间都构成了一个主要通过平行过程而运行的自律系统。然而,这种简化是有局限性的。所以,我们应当放弃以国家为中心的假定,实现一种全球性的空间关系现下的异端间的大汇合。再次是关于普遍与特殊的问题。[7]在此,作者指出,当我们面临着这样两种不同的要求时:即一方面是普遍的恰切性,另一方面是多种文化的持续的现实性。我们应当注意,社会科学在探索一种经过更新和扩展的有意义的多元普遍主义的过程中,应当保持开阔的视野,广泛接纳针对一切文化而展开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客观性的问题。[8]在此,作者指出,客观性问题对于社会科学的方法论的讨论是具有及其重要的意义的。作者认为,虽然知识是通过社会构成的,但是对于知识的社会基础的承认与客观性的概念一点也不矛盾。相反,通过重建我们一直在讨论的社会科学,这种可能性将会进一步的扩大,条件是,我们必须认真地思考过去的研究实践所受到的种种批评,并建立起更加实在的多元主义和普遍主义结构。


最后,作者提出的重建社会科学的问题。在此,作者指出,我们并没有什么简单、明了的公式,而主要是提出一些试探性的建议。目前,我们正处在现存学科结构分崩离析的时刻,现存学科结构遭到质疑、各种竞争性的学科结构亟待建立的时刻。我们做迫切的任务就是,必须对一些基础性的问题进行全面的讨论。[9]作者指出,至少有四类结构性发展是社会科学知识机构里的行政管理者所能够而且应当加以鼓励的。事实上,这些发展开辟了一些有效的途径,使我们能够从学术上澄清社会科学的作用,最终实现对社会科学的更充分的重建。这就是,首先,扩展大学内部或与大学联合的各类机构,集合各方面的学者围绕某些紧要主题开展为期一年的共同研究。其次,在大学结构内部制定跨越传统界限、具有特定的学术目标并且在一个有限的时期内得到资金保障的整合的研究规划。再次,采取强制性联合聘用教授的办法。最后,联合培养研究生。


二、关于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


在梳理了《开放社会科学》一书中所讨论的主要问题之后,我发现,在这里,本书用提出了一个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的问题。比如,在第二章开始,作者在提出1945年以后的三个新的发展动向对社会科学结构的影响时指出,美国以其强大的实力凌驾于其他所有国家之上,这一现实状况深刻地影响了社会科学家对什么是最紧迫的问题,什么是处理他们的最恰当的方法的界定。[10]在谈及地区研究的产生与发展的问题时,作者又指出,地区研究依其定义便是一个“多学科”领域,从起源上说,它带有明显的政治动机。美国因其在全球范围内所发挥的政治作用,亟需了解不同地区的当前形势……[11]在谈及社会科学遗产在多大程度上是偏狭的这个问题时,作者指出,在1945年至1970年期间,在欧洲和北美居于主导地位的社会科学观念,在西方以外的地区同样也居于主导地位。的确,在这一时期,社会科学的学术研究在非西方世界有了相当大的扩展,而这种扩展经常都是在西方机构的赞助或帮助下实现的。这些西方机构大肆进行宣传,让人们把在西方发展起来的各门学科当作具有普遍规范性的学科来加以接受。[12]也就是说,在政治上、经济上占优势的国家,对于社会科学研究也同样处于一种近于垄断的优势地位。在这里,被扩张了的权力驾御了知识的生产,知识也由此丧失了其本应具有的客观性,这种状况甚至使知识的一些理论前提也遭到的质疑。正依本文所言,社会科学是一种寻求普遍知识的活动。所以,这里就不可避免地在知识的生产与权力的扩张之间产生了一种矛盾。对于这个问题,作者提出来的解决办法是建立一种多元化的普遍主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作者仅提出我们能否促进一种多元化的普遍主义,并没有说如何促进这种多元化的普遍主义。况且,我认为仅仅通过开放各门社会科学来解决这个问题是不足以另人信服的。在现实的世界中,知识的创造需要有经济上的投入和政治上的支持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而政治、经济同权力又是不可分割的。事实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凭借其强大的政治、经济实力从来就没有放松对不发达国家的全方位的渗透,这种由不平等的政治、经济格局所造成的对于处在弱势地位的国家的全方位的侵蚀是随处可见的,也是这些弱势国家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最大的威胁,因为,这样一来,对于这些国家来讲,自主性就成了一个不言自明的问题。我们这里探讨的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在这个问题上它当然也并没有幸免于难。开放社会科学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社会科学研究如何才能走出这种困境呢?我认为,在这里,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才能使知识摆脱权力的控制的问题。当然这里的权力具有特定的含义,它是一种超出知识之外的一种政治、经济上的支配力。我的结论是仅仅通过在知识研究领域内部的革新恐怕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注释:


[1]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10页。


[2]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11页。


[3]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34页。


[4]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64页。


[5]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4页。


[6]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7页。


[7]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92页。


[8]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96页。


[9]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111页。


[10]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37页。


[11]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40页。


[12]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56页。

上一篇:[读书报告]郑红:《开放社会科...      下一篇:[读书报告]詹清荣:知识的制度...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