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四次读书会»[读书报告]王佳慧:读书报告——读华勒斯坦等人著《开放社会科学》

[读书报告]王佳慧:读书报告——读华勒斯坦等人著《开放社会科学》

添加时间:2004-05-01 19:36    浏览次数: 3350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四次讨论论文



——读华勒斯坦等人著《开放社会科学》


OO三级法理博士 王佳慧





()社会科学的历史建构


《开放社会科学》分为四章。在第一章从十八世纪到1945年社会科学的历史重建中,作者叙述了十六世纪以来“人们试图针对能以某种方式获得经验确证的现实而发展出一种系统的、世俗的知识”[1]的努力到十八世纪“科学” 的出现。此时“科学”被认为是探索客观存在于自然界的普遍规律所获得的知识成果。在十八世纪到1945年,科学由自然科学独占鳌头的局面发展到与其他学科相互对立再到社会科学分化确立出来,经历了以下阶段:首先,当人们并未确定探索自然法则所具有的合法性和优先性时,自然科学和哲学并没有作明确区分。随着人们认识自然界能力的增长,探索揭示自然的奥秘、获取开发物质资源成为科学研究的主要内容。从十七、十八世纪建立起来的自然科学在十九世纪初期彻底战胜了非自然科学的知识,“科学”经常甚至唯一地与自然科学等同起来,而哲学在自然科学家的眼里则逐渐成为神学的替代物。其次,鉴于对各种社会体制的解释和指导,新的知识部门不断涌现,并促使大学这一创造知识的主要制度性场所在十八世纪晚期、十九世纪初期得到了复兴。“十九世纪思想史中的首要标志就在于知识的学科化和专业化,即创立了以生产新知识、培养知识创造者为宗旨的永久性制度的结构。”[2]自然科学由于能够直接创造出有用的实际成果维持其在各学科中的首要地位。其他学科则力图利用大学争取国家的支持,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因此自然科学与这些以后被称为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分化和名称的确定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的关系是紧张而又互相独立的。再次,频频发生的社会变革为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繁荣提供了有利的环境,哲学试图从自然科学中寻找灵感,以使自己的理论具有更加牢固的根基。孔德的社会物理学将天体力学的原理应用于社会的运行就是一个有意义的尝试。最后,在谨慎的分析各个非自然科学学科的研究范围、方法、目标后,社会科学名称和所包括的学科(它们是历史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和人类学)最终确立。社会科学通过“训练的制度化”和“研究的制度化”建立起有效的“制度性结构”,并与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有了明确的界定。



(
)社会科学内部的争论


二战后,政治结构的变化、生产力的迅猛提高和大学系统在世界范围的惊人发展深刻地影响了前一百年所形成的社会科学结构。大学的扩张“给不断加强的专业化造成了一种结构性的压力”并引起了研究组织在规模上的急剧扩大。在这些变化发生后产生了三个问题:第一,各门社会科学之间的区分是否有效?1945年以后,出现了一种既是学术领域又是教学领域的地区研究,它将不同学科的学者集合在一起,在互通有无的研究过程中,人们发现:对社会科学各学科所做的制度性区分逐渐模糊起来。“人们试图填平注重研究个别性的史学和注重研究普遍规律的社会科学之间(即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的鸿沟。”[3]社会科学内部开始了广泛的沟通和紧密的合作,使学科之间的趋同和重合愈加明显。由此,为这几门学科找到明确的分界线越来越困难,导致了 “对这些学科的统一性和学术前提的合法性的不容忽视的内在质疑。” [4]为解决这个问题产生了具有一些“跨学科”性质的新学科,对此,人们各执一词,褒贬不一。但新的学科并不因人们的犹疑不定而停滞不前,它们层出不穷,并都获得了一定的制度性基础。学科之间的趋同与重合以及新学科的不断建立对社会科学区分的必要性和有效性提出了质疑。第二,社会科学遗产在多大程度上是偏狭的?首先,尽管战后社会科学在西方占有主导地位,但因为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在研究方法上的不同,社会科学不能像自然科学那样直接在自然界中验证自己的研究结果,它的理论推理多是通过经验得出的,对这些先验的假定的阐明和分析缺乏明确的标准,研究者本人也很难保持完全中立的立场。其次,战后,世纪政治格局的变化使十九世纪以欧洲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社会科学受到了人们的质疑。虽然西方的社会科学观念和技术在西方机构的支持对非西方世界具有普遍性的影响,但随着研究者和研究对象范围的扩大,权力格局变化后对真理表述的差异日渐突出,要求突破现存的社会科学的制度化形态呼声越来越大。“我们的出发点乃是基于这样一个坚定的信念,即某种形式的普遍主义是话语共同体的必要目标。同时,我们也承认,任何形式的普遍主义都带有历史的偶然性,”[5]( (开放社会科学》P63)那么,这种局限于一定时间和空间上建立的社会科学是否还具有普适性?第三,“两种文化”之间的区分是否具有实用性和现实性?1960年代以后科学理论单纯数量上的增长以及对现实问题解决上的力不人心使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寻找重建自信的出路。自然科学更接近于以前遭到蔑视的“轻性”社会科学,缓解了它们之间的矛盾,同时也为社会科学提供了新的思想空间,这些思想又与社会科学原有的观念发生共鸣。另一方面,“文化研究”地位迅速提高,它们对一切现存的理论范式提出了挑战,导致了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组织分界的破除。



(
)现在应该建立什么样的社会科学


对于重建社会科学的设想,作者着重分析了以下几个方面:1.在人与自然。虽然研究自然界的自然科学与以人类经验的历史建构即社会科学有着迥然不同的理论成果,但它们都是人类进化过程在不同方面的反映。问题是过去二百年中,政治力量笼罩在学术活动之上(可以理解为随着政治扩张的学术扩张),一些特殊的现象成为普遍的共相。我们应突破这种强制,认清人与自然的复杂性和相互联系,从而对社会现实达成长远、持久和有用的诠释。2.国家作为分析的基础框架。科学发展的过程表明,国家在实际上造成了对学术研究的限定,摒弃以国家为中心的思想方法是加强社会科学普遍性的必经之路。3.普遍与特殊。任何普遍主义的形态都具有历史偶然性,普遍主义的偏狭是其本身无法避免的,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之间存在着无穷的张力,社会科学要适度地把握这种张力,就要开阔视野,有容纳百川的胸怀。4.客观性。客观性在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学者之于外在于他们的客观世界的反映能达到何种程度的真实,二是它代表着学术研究的意图,证明了学术研究的可能性,这些学术成果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增进获取更客观知识的可能性,这要求社会科学朝着兼收并蓄的方向努力。



(
)重建社会科学


社会科学需要更多的灵活性,普适性和多元化。作者在结尾提出四种开放社会科学的方法,力图以扩大学术活动组织、集合各方学者进行共同的研究、联合聘用教授培养研究生等来重建社会科学。






《开放社会科学》通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经历独立、冲突、互补的几个阶段的叙述,得出社会科学不能离开自然科学、人文科学而独立存在和发展,社会科学应摒弃自己偏挚的缺点,应该具有开放的品格、兼融并蓄的精神。笔者针对自己的理解谈一点看法:首先,华勒斯坦等人所主张的开放品格除包括社会科学内部各学科之间以及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的互补,不同文化和学科研究对象、方法、研究结构等制度性基础之间的沟通之外还体现了社会科学自主性的要求,它应独立于政治权力、学术权威、舶来学说,形成无畏、独立、平等的学术氛围。其次,社会科学的开放和重建是在学科之间的分界及界线模糊的基础上讨论的,对各门社会科学的制度性区分具有一定的人为性,而这种制度性区分发展的结果导致了学科之间界线的模糊,这也表明知识独立发展对科学的反作用。作者所倡导的开放的社会科学鼓励并继续着这种模糊,这有益于促进多元的普遍主义,也是其体现和结果。在最后作者试图通过对制度性结构、体制的改造来实现开放,但制度性建构与知识独立发展之间如何实现有效的互动呢?再次,任何形式的普遍主义都带有历史的偶然性,那么“社会科学遗产在多大程度上是‘偏狭’的”实际是要说明社会科学的普遍主义是偏狭的,为此,作者探求更深层次的普遍主义,一种超越现代社会和现代思想的那种拘泥形式的普遍主义,促进多元的普遍主义产生和发展,文中作者试图通过学术语言的多元化,对普遍的恰切性和多种文化的持续的现实性之间做出回应(正确对待普遍与特殊的关系)来实现这一目标。问题是学者在运用多种语言和做出回应的过程中都会受到本身特殊或个别的研究背景、研究立场等先入为主的观念的影响,因此,选择语言、语言表述都有不同的目标和结果,科学家能否在主观加工之后真实地描述出其所置身的客观世界和批判的在先理论就有很大困难,学科多元、联合的制度化建构中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如国家机构对某一学术领域的支持和偏好、学者所推崇的观点对教学和研究的影响等;另一方面社会科学学科之间以及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的开放,研究方法的选择、整合,也有一定的历史偶然性和局限性。华勒斯坦等人所提倡的多元的普遍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同样是历史偶然性的反映。总之,预期的不确定性和历史偶然性等因素决定了社会科学的普遍主义的偏狭,也就是说社会科学在多大程度上是普遍主义的,社会科学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普遍主义呢?笔者认为,这种偏狭只能在智慧和知识民主化、多元化融合中,在与知识独立发展的互动中减小,而无法被完全克服。



[1][]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3页。


[2]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页。


[3]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44页。


[4] []华勒斯坦等著:《开放社会科学》,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50页。

上一篇:[读书报告]张琪:从描述性研究...      下一篇:[读书报告]辛欣:论“开放”—...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