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学报»学人纪念»孙国东:作为“学术教育家”的邓正来——在“邓正来先生追思会”上的发言

孙国东:作为“学术教育家”的邓正来——在“邓正来先生追思会”上的发言

添加时间:2013-05-16 09:28    浏览次数: 2961 次

作为学术教育家的邓正来

——在“邓正来先生追思会”上的发言*

孙国东

本文原载《校史通讯》(复旦大学)2013430日总第88

作为邓先生的弟子,我一直想给他既有的称号之外再加上一个称号,我把他叫做学术教育家。为什么这么说?我想作为弟子我们体会是最深的,这至少表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邓先生其实不仅形成了一整套的学术人才的培养体系,而且特别注重学术活动的开放性的教育功能,同时扮演了一个授业者和布道者的角色,滋养了无数人的心灵。我们在吉林大学读书的时候,邓先生主要给我们上三门课:原典精读、大师思想Seminar,还有小南湖读书小组,分别培养学生的学术翻译能力、精读原典的能力、写作的能力和学术对话能力等。在这之外,还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课业体系,像针对所有人的双周读书报告,还有针对个别学生的每周小灶;还有各种学术活动体系,如散步学派等。邓先生经常在外面讲,他的学生在12点之前是没有睡过觉的。其实这话一点都不假,因为他对我们基本上进行的是魔鬼式的学术训练。邓先生以前家住北京,但每月要去长春上一个星期的课。他见到我们第一句话一般就说想死你们了。其实,我们有很多同学内心里悄悄地会说,其实我们不想他。为什么呢?因为他一来我们那一周就会特别特别忙,而且常常意味着新一轮的课业又开始了。

很多人有个错觉,邓先生到复旦来以后主要扮演的是一个学术组织者的角色,刚才秦书记也提到过去四年来我们办了近四百场的学术活动,平均下来每周超过一场。就我的理解,这些学术活动的背后其实同样体现了邓先生作为学术教育家的使命和担当。因为这些学术活动不仅极大地活跃了复旦的学术氛围,而且也使高研院实际上发挥着直接面向学生、教师乃至社会大众的教育功能。所以在我看来,无论是在吉大,还是在复旦,他其实都是一个学术教育家。

第二,邓先生从理论基础到实践操作层面,形成了一整套的学术教育思想。奠定他学术教育思想的,我的理解就是中国社会科学自主性的思想。它有两个要点:第一,就是在国际向度上强调,学术要自主于西方的文化霸权,要凸现学术研究的中国情怀;第二,在国内的向度上,他强调学术研究要独立于经济场域、社会场域、政治场域的逻辑,强调学术研究的自主性、规范化。以这个思想为基础,邓先生在学术教育方面特别强调两点:第一,他是明确倡导个殊化的研究路径,也就是要杜绝那种以印象化的、大而化之的对西方思想的解读,所以他要求我们每个学生要以西方思想人物为中心进行深入的研究。他通过这一点其实想培养我们学术为本,走向理论本身、走向思想本身、走向学术本身的思想品格。也正是基于这一点,他设计了前面提到的一整套学术培养体系。第二,他明确倡导要以中国为思想根据,对西方理论进行批判、转化乃至超越。我们的很多学生做西方理论的,很容易产生一个问题就是成为西方理论的信奉者。为了避免这一点,他在我们师门部分同学中间主持了一个中国研究小组。这个研究小组以电子邮件为讨论平台,开始是每星期,后来是每十天,进行专题化的讨论,学生们分头梳理近三十年来中国的法学界乃至思想界的重要成果,第二天他会在北京非常认真地对我们每个人的讨论进行评议。

第三,邓先生培养了一大批学术人才。在体制外时,他主持了著名的六郎庄读书小组。现在一些著名学者,如强世功、郑戈、赵晓力、李康、李猛,包括王铭铭,都是这个读书小组的成员。今年是邓先生正式进入体制十周年,前一段时间我们统计发现他过去的十年培养了近110个各类学生。这些学生大部分是入门弟子,也包括那些名义上跟着其他导师但实际上跟着他读书的弟子,还有个别私塾弟子,就是通过定期电子邮件接受他指导的,今天在座的就有一个私塾弟子。我相信经过邓先生的严格的学术训练,这些人当中一定能出几个著名学者乃至学术大家。

据我理解,邓先生的学术教育理念有几个比较明显的特点:

第一,特别强调我们要追比圣贤。我的理解,中国文化格外推崇两种人:一曰圣贤,二曰豪杰。两者尽管都堪称人杰,但略有区别:前者以立德立言见长,后者以立功著称。邓先生走后,一个较普遍的说法称他是学术豪杰。的确,他的个人气质、学术历程、成长经历,乃至学术成就,都堪称一代学术豪杰。但就我理解,他内心其实更推崇圣贤,只是自己一不小心成了学术豪杰,因此,他特别希望我们弟子们在思想创造和道德追求上不断地追求卓越,向那些圣贤们看齐。

第二,他特别强调学术品位。他对学者和学术成果的评价,有自己独到的品位,从不从通行的标准出发。高研院的学术讲座,特别是两大品牌性学术讲座的主讲人,他严格把关,不入他的法眼,他是不会轻易安排学术讲座的。作为老师,他经常教导我们:要做学问,就要做一流的学问,不要搞成大路货。对那些刚刚接受学术训练的师门弟子,他布置的第一项任务一般是好坏论文的比较,也就是自己挑两篇主题相近的文章,比较好坏并说明理由。他之所以要我们聚焦于某个学术大师的思想,其实就是寄望通对学术大师的研读,培养学生的学术品位。

第三,他特别注重因材施教。以我个人为例,我刚进师门的时候,因为当时学术成果比较突出,加上少不经事,当时有点轻狂也有点浮躁。2007年五一期间,我专程到北京去看他,他明确给我提出一个要求,劝诫我跟着他进行体制内的闭关,并专门送了我六个字:平实、深刻、孤独。这六个字切中了我的要害,是我一辈子都需要牢记的。

由于时间关系,还有很多内容,我没法展开讲了,比如:他特别提携学生,利用他丰富的学术资源来悉心呵护我们对学术的热爱;他特别注重知识平等,引导培养学术批判精神。这里,我想简要提一下另一点,就是他特别注重知识上的团结,并以各种制度化的组织形式构建一个基于情感共同体的学术共同体。我们师门成员相互之间感情非常好,这其中有很多制度化的举措起作用。在此,我只提两点。一个是学园基金,就是号召师门内已经工作的学生为家境不太好的在读学生捐款,帮助他们完成学业。另一个是师门内部的体育锻炼的基金。它由邓先生捐款,资助我们购买体育器材、交场地费,然后指定一个同学每星期固定时间组织大家进行体育锻炼。这些公益性的组织形式,和其他学术性的组织形式一道,不仅加强了师门成员的知识团结,而且也极大地促进了师门相互之间的感情,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个致力于知识团结的学术共同体。因此,我把这种学术共同体称为基于情感共同体的学术共同体

最后,我想说我个人跟邓先生是师生缘很重的。我跟他之间有很多故事可讲,他对我的提携也是师门弟子中最重的。因此,我常常感觉到师恩千斤重,实在难以回报。我想,作为弟子,我所能做的是尽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他的思想传承、发扬下去。

谢谢大家!

(发言者系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院长助理)


* 本文系根据我在2013330日复旦高研院主办的邓正来先生追思会的发言录音整理而成。

上一篇:《中国农业大学学报》推出邓正来...      下一篇:杨志刚:为了中国——追忆邓正来...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