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学报»政治学与法哲学论文»顾肃:当代西方社会政治思想谱系中的左与右

顾肃:当代西方社会政治思想谱系中的左与右

添加时间:2013-09-11 10:39    浏览次数: 2789 次

当代西方社会政治思想谱系中的左与右

作者:顾肃

来源:《 人民论坛 》(2013年第19期)

http://paper.people.com.cn/rmlt/html/2013-07/01/content_1264434.htm

  从激进到保守、左翼到右翼,西方的主要政治社会思想大致可以划分如下: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社群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自由放任主义

  西方政治中关于左派与右派的说法,源于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 1789717日,法国巴士底狱被攻陷,第三等级的代表掌握了政权。在1791年召开的立宪会议上,拥护革命的议员占据了议会左边的席位,反对的议员占据了右边的席位。由此而形成了左派与右派之划分,也形成了左与右的政治话语传统。通常来说,主张革命、进步或激进的被称为左派,主张倒退、保守的为右派。直至今天,人们大致以此来划分政治派别。

  不过,当代社会政治思潮谱系中,左与右的内涵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其政治倾向会随着时代状况的变化而有所变动。只是其基本诉求仍然相对固定,主要围绕有关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政府与社会的关系而展开。

  围绕自由派观点的左右划分

  自近代以来,西欧的主要政治思想是自由主义,在现代西方政治社会思想的谱系中,自由派的基本观点在相当程度上成为衡量其他思想的一个立足点。早在近代时期,洛克即反复强调自由派的主要理论设定,即生命、自由和财产权三者密不可分,而保护个人财产是保障个人自由的重要条件。

  罗尔斯的论述中,自由主义有若干基本原则。一,自决原则:个人的生活只有在自由选择的意义上才是有价值的;二,最大限度的平等自由:国家应当保障每个人与他人的同等自由相容的最大的个人自由;三,多元主义:由于个人确实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有可能作出不同的选择;四,中立性:国家应当在各种生活方式与善的观念间保持中立;五,善的原则:应当公平分配资源,以使所有人都有追求其自身善的观念的公平机会;六,正当对善的优先性:正义(正当)原则约束个人对其自身善的观念的追求。

  但自由主义不是整齐划一的思想派别,其内部大致分为右翼与左翼,保守与激进,以及处于两者之间的、势力相当大的中间派。保守派一般强调自由而把(结果)平等置于从属的地位,他们更看重公民从事生产、创造、拥有财产和言论及信仰的自由权,而不要求政治参与和经济结果的平等。他们在政治上大多主张小政府大社会,是倾向精英政治的共和主义者和程序正义论者。激进派则把平等放在首位,认为公民政治权利和某些经济结果上的平等是规范性政治哲学的根本诉求,当然他们从不否认自由的重要性,只是认为自由不是绝对优先的,在平等与自由的关系中,平等优先于自由,在程序正义之外还要兼顾部分实质正义。法国的卢梭、美国的杰弗逊、杜威大概可归入这一派,社群主义者大致可以算作这一派中的特例。

  而更多主流的自由主义者则是介于保守派与激进派两者之间。上述尺度下,罗尔斯和德沃金属于中间偏左的自由主义者,哈耶克和诺齐克显然属于右翼的保守派。他们都没有违背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如个人主义、个人权利至上、公民自由、共和主义、民主和正当对善的优先性,等等,这些都是自由主义者内部的差别。

  政策导向的左和右

  以自由主义的基本观念和原则为主要标尺,在社会政策导向上,西方的左派与右派的侧重点有较大差别。右翼通常强调依靠自由市场经济,强调限制政府权力,尽可能让社会来办事业、搞经济、从事管理。而左翼则较多强调平等,主张较为平均的分配经济,因而强调较高的社会福利,在某种意义上是劫富济贫。

  左与右的政治分歧经常涉及平等与发展效率的关系问题。左翼比较强调平等,包括经济分配上的平均,但实际执行的结果往往带来社会发展效率的低下,生产者的积极性下降,出现所谓养懒人的问题。右翼比较强调自由经济,在促进投资和生产积极性上表现出相当的优势,但在实际发展一段时间以后,往往是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关系紧张,因而又需要一定的发展平等的政策来予以补充。

  所以在西方社会,即便是同一个国度,在战后的大半个世纪里,也往往通过政党的周期性轮替来调整政策,在平等与效率的侧重点之间波动。以英国为例,当社会福利制度实行得较好,但发展效率受到影响时,撒切尔夫人为首的保守党于1979年取得执政权,在11年间推行了促进私有化等一系列保守的政策,促进了经济的繁荣。但是,后来执政的工党,又在社会福利政策等方面进行了新的调整,为避免过大的收入差距进行了一定的努力。

  自由主义思想阵营之外,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在理论上有一部分与自由主义中的保守派和激进派相重叠,如休谟和柏克,就处在保守主义者和自由主义的保守派之间。保守主义者或者是既反对自由也反对平等(如专制主义的御用理论家),或者只强调自由而否认平等,他们大多以维护传统价值观和社会连续性为幌子,而反对平等自由的现代诉求。激进主义或极左派则以平等压制自由,以批判自由经济的社会后果、特别是贫富不均为由否认基本的公民自由,而所开出的社会纲领或者是无政府主义,或者是全能政府(导向新的专制主义),或者以空想的、全面的大民主代替现实中有缺陷的民主,因而其结论几乎都离不开乌托邦主义或极权主义。

  保守主义和激进主义从不同的侧面抨击自由主义的自由平等和民主原则,这两种非自由主义的思想与自由主义者内部的保守派和激进派在理论上尽管有一定的重叠关系,但却存在着重要的差距,主要在于是否承认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

  发展中的思想谱系

  西方政治思想的左与右,在其社会的政治发展中均表现出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并且不同程度地付诸实践,只是随着社会状况和时代的变化而有差别,实行某些调整。比如,主流的自由主义思想仍然是英国、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主要立国原则,但具体政策取向上有所不同。美国传统上更倾向于自由市场经济和较少社会福利。但在1930年代前后的经济大萧条,也促使美国统治精英们进行反思,实行了社会福利方面的重大改革,包括社会医疗保险、养老金等方面的改革,并且开展了不少政府公共工程。而北欧等高福利国家,公民的生老病死等全部福利国家都包下来了,生活质量相当高,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但这种福利同样要付出成本,往往以高税收来支撑,由社会来负担。一旦承受不了,就可能面临全局性的危机,比如冰岛即面临着破产之虞。高福利需要社会的高效率生产取得的收益来维护,天上掉不下馅饼来。西方社会政策上的左右波动反映了维持收入平等与生产效率、社会收益与福利开支之间的平衡实际上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总体来看,从激进到保守、左翼到右翼,西方的主要政治社会思想可以大致划分如下: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社群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自由放任主义。其中无政府主义是主张废除政府的理想化的理论,社群主义和保守主义也包含在广义的自由主义内部,但理论论述的侧重点有一定的差别。自由放任主义则是主张最小限度的政府,社会的经济生活主要靠市场调节,政府只是充当“守夜人”,维护市场交易的秩序和程序公正,不必顾及社会的实质正义。市场经济下竞争导致的社会收入差别,无需进行再分配,模式化的分配方式、政府的干预只会导致新的奴役。哈耶克、诺齐克等政论家是其典型阐述者。因此,自由放任主义可以说是最右端的理论。

  (作者为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哲学与法学教授、博导)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杨晓畅:试论邓正来的“哈耶克社...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