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六次读书会»【读书报告】 刘雪斌:社会科学与社会事实:对话与互动——《所知世界的终结》的读书报告

【读书报告】 刘雪斌:社会科学与社会事实:对话与互动——《所知世界的终结》的读书报告

添加时间:2004-07-03 15:56    浏览次数: 2841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六次读书会读书报告


社会科学与社会事实:对话与互动
            ——《所知世界的终结》的读书报告


     2003级法学理论博士研究生 刘雪斌


  “显然,在宇宙间的一切体系中,人类社会体系是现有最复杂的结构,其稳定的平衡态为期最短,要考虑的外界变数最多,它们是最难研究的结构”。 在人们按照自然科学研究的方式建立起来一系列的社会科学学科以后,尽管在开始由于“自然科学的普适性和它可以派生出有明显实效性的技术的独特优势使它既在知识领域又在社会领域获得了难以动摇的霸权”,导致了“后起的社会科学要想在社会和知识领域确立自己的合法身份,就必然一方面努力使自身免除地域性色彩,另一方面能够对各种社会现象做出准确的预言。同时,社会科学还必须将自己所追求的普适性与哲学、神学所自我标榜的普适性区别开来,这就要求自身实证性地从个别的经验材料中寻求这种普适性。”
   问题是,在现代社会尤其是自然科学中复杂科学研究的迅速发展,人们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客观的、实证主义的和依赖于数学的诸多方法已经在自然科学中不断地受到了批判。力图通过数学模型去做预言家的努力常常是不可能实现的。对于社会科学来说,尤其是曾经是自然科学气味最为浓厚的经济学,也不断地面临难题。又如“历史学者已不像以往那样敬畏科学,也不那么坚信真理都得用、方程式包装,所以把以前那种竭力模仿科学家的做法看做是过去的历史。” 这是为什么呢?在《所知世界的终结》中,沃勒斯坦进行了一些说明。通过对于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普利高津所重点论述的“时间之矢”和“确定性的终结”的分析,认为“普利高津已经将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重新结合起来,这种结合不是按照19世纪的假设,即可以将人的活动看作不过是其他自然活动之另外一类,而是建立在颠倒的基础上,即认为可以将自然活动看作创造力和创新性之过程。” 实际上,这里所强调的就是,社会科学的研究必须是来源于社会生活,而我们的社会生活不是和自然世界一样,基本都可以通过数学公式、定理等加以说明,并且不断地以实证的方式去深入地研究。也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通过对于自然现象的个别性的实证的研究,获得一种普遍性的知识和真理。“今天,在社会科学,好的研究不再是、也不可能总是由一种明确的经验研究构成,而是由多种复合而成”。
  现在的问题是,不论自然科学研究的深化以至于出现了对于复杂的研究,还是社会科学研究不断地打破学科界限,引入了自然科学、其他社会科学甚至于向曾经视为不能和社会科学的确定性和实证性相比较的人文科学开始的趋势。正如伊曼纽尔•沃勒斯坦所努力做的那样。我们现在所思考的是,到底社会科学和它所研究的社会现象是什么关系,这样的开发的理论和方法论真的就可以达到克服以前社会科学研究的狭隘的程度吗?
  实际上,在本文中伊曼纽尔•沃勒斯坦也多次谈到这个问题,他明确地指出:“社会科学要求有权成为知识自省之场所,它要求既不反对哲学也不反对自然科学,而是与它们合而为一。” 这所表明的就是社会科学的独特性。一方面,社会科学所面对的是现实的社会生活,不论是选举、经济交往还是各种社会行动,都能够通过自然科学的实证方式予以表现出来,通过数据和模型等加以固定,尽管我们对于经济学的力图成为真正的科学的努力有时不屑,可是经济学家的公式、定理和模型却实实在在地为我们提供了认识社会经济相信的最好的途径,而不是像人文科学那样去以不断地论辩达到一种认识的目的。对于自然科学对于社会科学的重要意义,虽然“现在不应再停留在老样子里,当然该怀着感激之心回顾过去。” 不过,现在的社会科学已经和以为拜服在自然科学之下不同,努力试图成为一种知识的自省的场所,其原因在于“随着我们走向对现实世界的更真实的了解,我们也就走向对现实社会的更好的治理,从而更大地实现人的潜力。作为建构知识的方式,社会科学不仅建立在这一前提之上,它本身成为实现理性追求的最切实的方法。” 这样,“对于改善社会之可能性的信念成了现代性的坚实的基础”。
   一旦,我们明白了,其实社会生活就是在人的纯粹的精神世界和自然的纯粹的物质世界之间存在的一个既有人的行动又有人所必须遵循的规律的世界的时候,我们也就可以认可社会科学的一些不同于人文科学的思辩和自然科学的实证的特立独行的气质了。
  当然,我这里不说人文科学就不可以体现为现实的社会生活而自然科学就完全排除价值的作用,而是说,和它们相比较,社会科学更为居中,有着它们两者的气质而又不同于它们两者。“必须承认,科学所探寻的不是简单的东西,而是探寻对复杂的东西的最像真实的解释。” 作为一种解释,作为对于社会生活的真实的解释,实际上,我们就需要社会科学去和社会现象对话,原因是比较简单的,自然世界是可以不考虑人的意志因素的,人文世界中人的意志因素成为完全的决定性的作用,而只有在社会现象中,一方面有人的行为存在,而另一方面又需要人的行为去遵守一定的客观规律、乃至于如哈耶克所提及的自生自发秩序的制约。这些秩序虽然是人之行动但不是人之计划而形成的,有着自己的规律。
  这样,首先就要求社会科学必须尊重社会现象中的人的意志和选择。邓老师就明确认为“任何一种或一门社会科学都是以某种哲学或意识形态承诺为基础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对于这一个问题赵汀阳在《知识论之后》中说的很明白,“简单地说,只要存在着理想和现实,就存在着行为选择问题,当行为选择问题转变为思想选择问题就成为哲学问题,或者说,人文社会科学各个学科试图提供各种有助于人类行为的相关知识,这些知识所依赖的基本假设并不是一些基本描述(descriptions)或技术性约定,而是价值性的理解,因此社会科学永远是不纯的知识,永远不会有类似自然科学的那种学科自主性,社会科学的任何一种知识同时是一种价值诱导。如果说科学有可能是自足的,社会科学则是不自足的,它的基础恰恰不属于社会科学,”也以某种哲学或意识形态承诺为基础的。“这种开放性意味着人类思想空间里存在着一个与社会科学相配合的思想位置,如果没有这个思想位置,社会科学就不是完整的思想。社会科学的对象表面上看是制度、社会运转和生活现象等,但这些东西也是用观念做出来的,所以社会科学研究实质上是‘观念对观念’而不是‘观念对事物’。观念对观念意味着两者都是活的,因此,社会科学和社会事实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更基本的、互相干涉、互相诱导的对话。” 由于这个原因,社会科学始终不应该忘记它在研究中要有一种不同于自然科学研究的本体论承诺,这个承诺其实就是人作为人的本身应该遵循的东西。“因为历史学家或社会学家,甚至经济学家,都无法有效地将研究客体隔离出来。”不论在社会科学的视野中复杂多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都是人在依据自己的一定的价值判断不断地行为的结果。即使对于活动的生物所进行的研究,“人文学者研究的是受意向影响的行为,自然科学家却在调查受到限制的行为世界 ”。没有这样的一种前见,而仅仅去从人的行为本身出发进行实证的分析,很可能结果是荒谬的。“任何一个社会科学家都难以回避地价值的选择及其在研究中的整体应用” ,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去把对真、善美之追求隔开来是不可能的事。”
  其次,在社会科学和社会事实之间,尽管社会科学以某种哲学或意识形态承诺存在作为基础,但是由于它仍然面对的是社会事实而不是别的比如小说、叙事、理念等等纯粹的抽象物,它就要承认规律对于人的行为和选择的作用、就要承认如果不去认真对待自然规律所导致的社会事实的变革和不稳定以至于危害社会本身。因为人的本质仍然是作为自然界的一种生物存在的。这样,就在社会科学和社会事实之间有着对话的同时,在社会生活和社会事实之间也存在着互动,而这种互动是通过人的选择作用于自然而后在反过来及于人自身的。从而,自然科学也是在为我们如何存在于这个世界和生活于社会之中而服务的。和人文科学一样,社会科学也必须关注人在社会中的真实地位、行为旨趣和行为后果乃至于行为的抽象的、可预测的诸多模式。社会生活的复杂、社会事实的多变的背后也就是人的思想的复杂、人的行为的变化,所以,自然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在社会科学研究中的不断地深入也是人的世界和外在的自然世界的不断地交融的结果。如果没有自然科学的发展和进步,社会科学不但不会出现而且即使出现也无法获得和人文科学区别开来的真正的发展。所以,自然科学的研究的理论和方法论都无疑成为社会科学的一种重要的方面。
  最后,我再一次引用沃勒斯坦的话来说明这一点,由于人是社会中的人,而实际上我们的社会本身就是作为最大的意义上的自然一个组成部分,所以,实际上我们的社会科学是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由于人的存在的一种交集。它所反映的是知识和社会事实之间存在的一种对话和互动关系。“所有经典的社会科学家都关注他们所生存时代的显著特征,以及历史如何在这一时代构建出来” ,如果没有社会科学作用一种沟通人与自然的桥梁,我们很难真正达致人的有自我意识地存在于社会之中,认识这个社会、努力地通过自我的建构去获取这个知识并且去在可能范围内对于我们的社会和自然进行改革。也许,在这样一种意义上真的可以说:“一切知识都是社会的知识。而社会科学要求有权成为知识自省之场所,它要求既不反对哲学也不反对自然科学,而是与它们合而为一。”

上一篇:【读书报告】杨波:现代世界体系...      下一篇:【读书报告】周红阳:落地的政治...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