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六次读书会»【读书报告】 邹益民:“包容他者”

【读书报告】 邹益民:“包容他者”

添加时间:2004-07-03 16:33    浏览次数: 3490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六次读书会读书报告


“包容他者”(1)


邹益民


“话书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2这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这部小说中,对东汉末年时代状况的循环论概括。我们作为身处全球化背景下的当代学人,对于过去,现在,未来有或应当有怎样的认识呢?本文想结合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沃勒斯坦所著《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世纪的社会科学》一书,浅谈一下自己的想法。


一.时代状况


全球化自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以来,一直进行。在经济上,市场化沿资本主义的发源地西欧一直扩展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政治上,主权国家形成,到目前为止以民族国家为形式的主权国家遍布在世界各地,“虽然还有一些国家让我们想起古老的帝国(中国)、城市国家(新加坡)、神权国家(伊朗)或部落组织(肯尼亚),虽然有些国家还带有部族色彩(萨尔瓦多)或跨国康采恩(日本)的特征,但‘联合国组织’还是构成了一个民族国家的统一体”。3用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来概括,就是:“世界体系这个词指的是某种不同于现代民族国家的东西,某种比民族国家更大的单位,某种可以通过有效的,不断进行的劳动分工来定义的单位”,4“现代世界体系是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这就是说支配它的是无休止的资本积累的驱动力,有时称为价值法则。这个世界体系是在16世纪出现的,它原来的分工范围包括大部分欧洲(俄罗斯或奥托曼帝国除外)及美洲一些地区。这个世界体系经过几个世纪的扩张,将世界其他地区陆续纳入其分工范围。东亚是最后吸收进来的地区,此事只发生在19世纪中叶。自此以后,可以说现代世界体系变成了真正是世界范围的,即包括全球的第一个世界体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构成一方面是由中心——边缘关系支配的世界经济体,另一方面是由国家间的体系框架中的各主权国家组成的政治结构”。5


二.时代状况的诊断


但世界并非在大国霸权主导下的风平浪静。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大战得以避免,但人类已经时刻处在核战争乌云的威胁下,至少是潜在威胁下。况且局部战争不断,局部局势动荡,撇开远的朝鲜战争、越战等不谈,去年就发生伊拉克战争,而且在传统的由于内部失序、外部大国挑拨等原因,在部分地区不断发生政变,分裂运动,分离运动,暴乱,骚乱等外,恐怖主义升级,发生了令人震惊的“911”事件。这些只是发生在落后的第三世界吗?是由于第三世界的人民不能忍受进步的代价,而诉诸于原教旨主义、民族主义等的目光短浅的、无用的、逆历史潮流的、顽固而低级的极端冲动吗?发达国家就铁板一块,欣欣向荣,形势一片大好,每个人都充分自我实现了吗?显然不是,在发达国家则发生了种族纠纷,宗教冲突,极右势力抬头,排挤移民的浪潮(有些甚至是违反宪法的国家行为,如德国),反全球化的浪潮等。


在经济上,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不断扩张,政治上,民族国家构成主权国家间体系的现时代状况下,怎样对其进行评价呢?全球化的历史是一部解放人类的历史吗?是一部法国大革命提出的“自由、平等、博爱”的理想实现自身的历史吗?是一部财产权,追求幸福权,平等权,政治参与权等基本人权自发源地欧美向全世界扩展的历史吗?人类历史是否有一个至上的美好的崇高理性目标,而人类历史一直就处在不断地向这一目标迈进的、上升的、必然性进程上?还是说人类历史像柏拉图所说的黄金时代已过去,人类越来越堕落,越来越腐朽?全球化的历史不是一部所谓先进地区对落后地区的征服、殖民,落后地区对先进地区的反抗、斗争史?全球化的历史不是一部所谓高级的白种人对所谓劣等的有色人种,以人类的名义,以进步的名义,以文明的名义,以普遍主义的逻辑进行奴役的历史?对所谓野蛮的、落后的、低等的种族,进行屠杀、驱逐,把他们变为奴隶,稍微怜悯一些进行同化,把所谓野蛮、落后的低等的民族,文明,予以摧毁或同化。这是人类进步的必然暂时代价,将会迎来对人类都美好而自由的未来?所谓的发达国家繁荣,民主,秩序井然,公民的各项权利得以实现,似乎在天堂里,生活落后的地区贫穷,动荡不安,公民时时刻刻受着饥饿、疾病、灾害、社会失序等的威胁,但市场这个上帝会各他们带去福音,通过世界范围内合理分工,自由贸易,从而使世界范围内资源优化配置,使在贫穷的海洋中包围的小岛似的富国这种状况,变成各国都繁荣,富裕,各国公民都享有同样的自由,各项权利都得到同样实现的世界大同?什么贫困问题,生态问题,环境问题,人口爆炸问题,气候问题等问题,对于能够复制自身,能够用探测器到达不同星球,能够通过网络等通讯工具在全球范围内同时交往的人来说,岂不是小菜一碟?


但不管怎么说,如实蒂格利茨所说,一个在欧洲发达国家生活的一头母牛也比生活在不发达的非洲地区的一个成年男人生活得好,对于这样的全球化,不能不问它的伦理正当性在哪里?


当今世界的矛盾都可解决吗?也许。但是,“现行体系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尖锐的程度,以至没有哪种恢复该体系正常功能的机制能再有效地发挥作用”。6“我们处在我们体系得分岔点上。起伏波动是很大的,而小小推动将决定进程所走的路线。各种解放运动(今后不一定是民族解放运动)的任务就是认真评估体系的危机,它们过去的策略的僵局,以及恰好被旧的运动的垮台所激发出来的世界人民不满的力量。这是构筑理想的时机,对历史性备择方案进行深入严密分析的时机。”7


四.可能的出路——包容他者


基于以上对世界体系矛盾的分析,我们已进入过渡期,那么怎样过渡呢?路在何方?


文明冲突论”者主张,世界的冲突本是不同类型文明的冲突,存在由某一类型文明取代另一类型文明的可能。但是,所谓文明在我看来不过是不同的人群基于自己的传统,在某个区域所形成的世界观即满足自己的生活方式,并无优越与低级之分。以文明冲突的视角分析与解决矛盾,只不过把强者的意志加于弱者,这无异于火上加油,在这个非对称时代,更不利于矛盾的解决。


沃勒斯坦主张,知识分子应该勇于承担责任,同时应改变社会科学,也应改变自己,即“我们这些社会科学家必须彻底改造我们自己,否则我们会变得对社会没有意义,沦落于某个小学院的小角落里,作为被遗忘的神祗的最后一批僧侣,不得不在无意义的例行仪式中消磨时光。我认为,我们来以生存的关键要素来是把实质理性的观念恢复到我们的学术事业的中心位置”。8“我们正在努力争取一个解决方案或者是一个实质上合理的体系。实质理性的概念认定,在一切社会决策中,存在不同的价值观念之间的,以及往往打出对立的价值观念的名义不同群体之间的冲突。这就是说,从来没有任何体系能够同时充分实现所有这些价值观念的系列,即使我们感到每种价值观念系列都是有优点的。所谓实质上合理就是做出可提供最佳混合的抉择。但是,什么是最佳的呢?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利用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的老口号予以界定,那就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6以这种方式实现拒绝技术的现代性,实现真正解放人的现代性。


 对沃勒斯坦的看法,我同意它的态度,即必须改变知识分子自己,必须改变社会科学,必须对社会科学进行反思、重建,因为传统社会科学正式建立在西方/非西方,进步/落后,过去/现在等陈旧的范畴之上,从这样的视角出发不能够提出合理的方案,但我不同意它的具体路径。原因有二。一是在全球化背景下,存在各种具有不同传统文化的人群,团体,组织,民,族国家等。他们之间的价值观念往往不同,甚至对立,不可通约。当然不排除各种价值观念之间互相沟通,影响,交流,从而互相改变以适应对方,从而共存或一方自愿接受对方,被对方同,化融入对方的可能。但,也不能排除各种不同价值观念之间互相敌视,抬高自己贬低对方,甚至用自己的力量改造,摧毁对方。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混合呢?又怎样进行选择呢?所谓在混合种选择,不就是拥有优势的一方暴力性地把自己的价值观念,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持不同价值观念的另一方?这种强制性方法是不能解决矛盾的。就算在具有兼容性价值观念的不同人群,团体,组织,民族,国家的价值观念中,运用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标准进行价值选择,也必然是使少数的一方不受重视,以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压迫少数人为代价,因此,这也不能解决矛盾。第二个原因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沃勒斯坦所说的“我们”所指称的对象范围很模糊。“我们”指的是“我们称霸全球,主导世界,领导世界的美国人”?“我们北方——‘发达国家’的人”?“我们白种人”?“我们从事资本积累的资产阶级”?“我们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知识分子”?“我们这些危险人群,危险团体,危险组织,危险阶级,危险民族,危险或‘流氓’国家”?“我们全球所有的人——不分肤色,不分贫富,不分区域,不分语言,不分传统,不分野蛮与落后”?如果不是我妄加猜测的话,这里的“我们”暗指的是,那些对世界秩序的走向有决定权的政治精英、知识精英、经济精英。在他们的价值观念之间,以边沁的最大多说人的最大幸福为原则进行选择,这在我看来仍逃脱不了沃勒斯坦所说的解决不了矛盾的宿命。


我比较赞同德国著名思想家哈贝马斯的观点——包容他者。“所谓包容,就是指政治共同体对所有的公民都保持开放状态,不管他们有怎样的出身”,10也“是对他者的他性的包容,在包容过程中既不同化他者,也不利用他者”,11对有差异的人平等尊重。而“他者”在我看来,在不同的语境中,从不同的视角出发,会有不同的含义。对于北方,“他者”可为南方;对于少数民族,“他者”可为多数民族;对于伊斯兰文明,“他者”可为中华文明、西方文明;如此等等。“他者”的本意,在哈贝马斯本人看来是包括陌生人在内的。因此,“他者”是一个包容性概念,在我看来可以包括全球所有的人,作如此理解是符合哈贝马斯本人意思的。因为,“包容他者”本是哈贝马斯从德国及欧洲社会进而整个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信仰多元化,道德、哲学、宗教、文化、价值观念等多元化,并由于生态问题,贫困问题,财政问题等引起的晚期资本主义合法性危机,而提出的诊断方案——交往行为理论,应用于政治层面所得出的结论,并扩展到国际关系,国际政治层面。“包容他者”是一种在全球范围内,要求民族国家下的国民转变对内政策的意识,具有全球意识,把国际政治从国际关系层面转换到世界内政层面,具有不同文化、传统、不同信仰、不同价值观念的人群、团体、组织、民族、国家等参与到国际协商的对话中,形成一个世界公民社会的构想。进而解决世界范围内的生态恶化,武器扩散,恐怖主义,毒品扩散等问题。对于当今世界的矛盾,我觉得这是一种在理论上行得通,但在实际上不一定切实可行的出路。所以我有保留这赞同这一意见。我的保留意见在于,那些在全球化中的既得利益者,如“发达国家”,某些跨国公司以及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们,如何能够放弃自己的一些短期利益,包容“落后国家”,“落后地区”等,那些如本拉登般的恐怖分子如何能够放弃自己的原教旨主义立场,包容所谓文明的入侵者?也许要么共存,要么共同毁灭的危机意识能够唤起每个人的包容意识,找到出路,从而度过危机。


注释:


1)“包容他者”本是哈贝马斯Die Einbeziehung des Anderen Studien Zur Politischen Theorie一书的中文译名,我觉的比较合适,所以作为这次读书报告的题目。


2[]罗贯中著:《三国演义》,岳麓书社19866月第1版,第1页。


3)(10[]尤尔根·哈贝马斯著:《后民族结构》,曹卫东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10月第1版,第7486页。


4)(6[]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沃勒斯坦精粹》,黄光耀,洪霞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310月第1版,第187431


5)(7)(8)(9[]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所知识界的终结——二十世纪的社会科学》,冯炳昆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22第版,第38361699192页。


11[]尤尔根·哈贝马斯著:《包容他者》,曹卫东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10月第1版,第43




上一篇:【主评论】饶明辉:终结与开端—...      下一篇:【读书报告】曾莉:令人迷惑的世...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