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六次读书会»【主评论】饶明辉:终结与开端——读《所知世界的终结》

【主评论】饶明辉:终结与开端——读《所知世界的终结》

添加时间:2004-07-03 16:36    浏览次数: 3091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六次读书会主评论



终结与开端


——读《所知世界的终结》



饶明辉



阅读完《所知世界的终结》一书以及邹立君同学对此所做的名为《世界的出路与可能的社会科学》主报告,我准备把这篇主评论文章分为两个部分,即对主报告的简要评论和本人的读书笔记。


                


一、简评《世界的出路与可能的社会科学》


(一) 值得肯定的地方


1、该文对沃勒斯坦著作的基本内容做了一个比较全面的概括。沃勒斯坦著作《所知世界的终结》虽然由15篇论文结集而成,但是它们涉及的内容却几乎涵盖了人类生存的全部世界,即现实世界和理论世界。沃勒斯坦论述的领域既有我们所体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诸现实,又有我们所理解的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诸理论。这种宏观、广阔的论述方式给我们的归纳工作带来不小的困难。《世界的出路与可能的社会科学》一文则做出了这种尝试。它把书中主要内容简要地概括为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的消亡和社会科学的新生,符合沃勒斯坦书名“所知世界终结”的双重规定性,因而这一概括可以说是比较全面的。


2、将沃勒斯坦与马克思进行比较,有助于我们理解沃勒斯坦理论及其对马克思理论的超越。大致而言,文章对沃勒斯坦和马克思进行了三个方面的比较。(1)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沃勒斯坦发展了马克思提出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理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在世界体系的框架内以核心国家/地区与边缘、半边缘国家/地区为参照来分析这一矛盾。(2)资本家对劳动力的剥削。沃勒斯坦认为,世界的非农村化趋势造成资本主义可选择劳动力的减少,从而导致资本的平均利润率下降,这和马克思的观点一致。(3)理论资源方面,沃勒斯坦和马克思棉铃共同的理论困境,即著作的决定论和非决定论并存问题。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到马克思理论对沃勒斯坦的影响。


3、从认识论上的主体与客体辩证发展历程角度分析沃勒斯坦所倡导的知识整合运动。文章在谈到沃勒斯坦对“社会科学的前途”进行展望时,运用了主体客体认识论进展模式理论加以解释。人与存在的高度统一到人将自己从存在中独立出来最后又回归到人与存在的合一。主客体的这种辩证发展在一定意义上印证了沃勒斯坦重建社会科学的必要性。[1]


(二) 可以改进的地方


1、对沃氏理论基本前提的分析不够具体。沃氏在书中提出的理论实际上都贯穿了一个基本前提或者依据,这就是对普利高津所谓“复杂性科学”的深信不疑。这也是沃氏做出两个世界终结判断的根本依据。因而,我们应当对沃氏理论的基本前提进行具体的分析。普利高津认为,即使在自然科学最核心的部分,即力学的动力学系统,这些系统仍然受到时间之矢的支配,而且不可避免地远离平衡态而运动。而现代科学,即笛卡尔-牛顿的科学,一向建立在对确定性的肯定上面。其根本性预设认为:有一些支配一切自然现象的客观普遍法则存在,科学探索能够搞清楚这些法则,而且,一旦认识这种法则,我们就能从任何一组初始条件出发,完满地推演出后继的和先前的状态。复杂性科学则否定现代科学事业的最基本前提,认为自然科学所认识的这种法则充其量只能说明一部分问题,而且至多解释过去,根本不说明未来。万物演变中的结构一再达到它们的平衡态不再能够恢复的诸分岔点,然后找到新的道路,确立新的秩序,但是我们从来不能预先知道这些新的秩序将是什么样子。据此,沃勒斯坦推断,在宇宙间一切体系中,人类社会体系是现有最复杂的结构,其稳定的平衡态为期最短,要考虑的外界变数最多,它们是最难研究的结构。[2]沃勒斯坦始终运用复杂性科学的基本理论来解释资本主义世界和知识世界。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滑向了认识论的另一个极端:与确定性信念相反的极端。这有可能导致相对主义。


2、对沃氏本人可以进行评价。收录在本书中的所有文章,无一例外地渗透着沃勒斯坦作为社会科学家的浓厚责任感。例如,面对资本致意世界体系的第三代幽灵,沃氏明确地指出,社会科学家的责任在于阐明我们面临的一些历史抉择。当前,各种解放运动要求社会科学家做出重要的贡献,其结果完全要看社会科学家们准备和能够做出的那种投入所产生的后果。“历史性选择是道德上的选择,但是可以由社会科学家的理性分析加以阐明,于是,这也就变成我们的学术和道德责任所在。”[3]责任感“取决于我们对美好社会的憧憬”。经由现代世界体系的研究获得的知识“将会成为一种力量。”“就我的承诺范围而言,这种力量对那些代表世界上大多数受压迫的人们的利益的集团应该是极其有用的。”[4]沃勒斯坦坚定地认为,旧有世界的终结意味着新的世界体系的产生,而社会科学必须在促成新世界体系形成的道路上担当学术重任。我们还应该看到,正是以沃勒斯坦为首才掀起了现代世界体系分析的热潮。然而,他又以巨大的勇气宣称现代世界体系的分析在将来会消亡。或许,这就是社会科学开放性的真正意蕴所在



二、本人的读书笔记


(一)终结与开端:不确定性拓展创造力的空间。


沃勒斯坦根据自己的研究得出了一条结论:“不确定性是奇妙无比的,而确定性,如果真有的话,会是道德的死亡。”在他看来,确定性和不确定性对道德的命运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如果我们确实掌握未来,就不可能有做任何事情的道德冲动。确定性将封闭创造力,窒息道德的发展,使道德走向消亡。而如果一切事物都是不确定的,那么,未来就向创造力敞开大门。更进一步而言,它向可能性敞开大门,从而通向更好的世界。[5]不确定性能够激活道德的原动力,使道德日益发展。沃勒斯坦显然是以假设推理的方式主张确定性信念造成巨大危害而不确定性信念绝对有益。由此可见,抛弃确定性信念而树立不确定性信念就是我们能够做出的符合实质合理性的选择。这样,“所知世界的终结”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确定性信念的终结和不确定性信念的开始。在这里,沃勒斯坦对我们所体验的世界和我们所理解的世界均确信的确定性信念进行了一个根本性的颠覆。两个世界所依据的确定性信念却带来了两个世界的终结 ,这让沃勒斯坦洞察到了确定性信念的症结:引导人们行为的不可能性。所以,他把目光投向了不确定性信念。诚然,不确定性可以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拓展创造力(人文创造力和自然创造力)的空间。但是,如果过于强调一切事物的不确定性,将不确定性信念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那么,后果同样是危险的。它意味着,事物始终向着远离平衡态的方向运动,我们对事物的认知便是不确定的、不完整的。因而,我们无从真正地把握事物,也无从判断事物是否趋向于实质合理性。人类社会是最复杂的系统,具有更大程度的不确定性。我们以它为对象加以研究,其可能性何在?其意义又何在?这是否会引向不可知论的深渊?所以,本人以为,沃勒斯坦倡导的不确定性信念既为创造力打开了广阔的空间,又促使我们不得不去思考一些由此引发的问题。


(二) 沃勒斯坦理论对于法学研究的启示


法学占据着社会科学的一个领域。这样,沃勒斯坦对社会科学的现状分析与前景展望就对法学研究领域具有一定程度的适用性。它可以给予我们不少的启示。


1、我国法学研究是否存在欧洲中心论的倾向?


所谓“欧洲中心论”,按照沃勒斯坦的表述,就是以欧洲为中心的社会科学。社会科学的欧洲中心论表现在:(1)它的历史研究方法;(2)其普遍主义的偏狭性;(3)其关于(西方)文明的假定;(4)其东方学及其推行进步论的企图。[6]当然,沃勒斯坦是把社会科学放在他所谓的“现代世界体系”的框架内进行讨论从而指出其欧洲中心主义的基本特征的,该论断也适用于我国的法学研究。我国法学研究在改革开放初期完全以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为主导,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而逐步形成多领域、多层次的法学理论格局。但值得注意的是,法制现代化、法治本土化、法律全球化、法律社会化等等研究成果的涌现,使我国法学研究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欧洲中心论的气息。而且,更需要注意的是,当我们对法学研究中的欧洲中心论进行批判的时候,我们应当加以自省,检讨自己的批判行为本身是否会为欧洲中心论推波助澜。沃勒斯坦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而郑重地提醒我们:“如果我们不小心,在努力向它斗争的外表下面,事实上我们可能用欧洲中心论的前提来批判欧洲中心论,从而加强它对学术界的控制。”我认为,处于半边缘区的中国开展法学研究,在当前必然会遇到处理欧洲中心论时的两难境地,这尤其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2、法学与意识形态的关联


沃勒斯坦在论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与社会科学事业之间的关联时指出,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自由主义的战略就是设法控制变革。它有必要借助社会科学来实现其目标,社会 科学事业因此而得以走上施展才干的舞台。它们之间的联系成了必不可少的,而且不仅是现实存在的。[7]这提示我们,社会科学事业因为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屈从而有可能丧失自主性。在马克思主义看来,法学具有阶级性和意识形态性,总是要贯彻某个特定阶级的意识形态,为某个特定阶级的利益服务。沃勒斯坦似乎将马克思注意的这一观点表述得更加明确。由此,我们对法学和意识形态的关联就应当有足够的认识。不仅如此,我们更应当关注法学本身的自主性问题。就科学来说,法学追求的是真与善。在这个意义上,法学是独立于意识形态的。





[1] 邹立君:《世界的出路与可能的社会科学》


[2]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 冯炳昆译:《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2月版,第2-3页,第233页。



[3]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 冯炳昆译:《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2月版,第20页,第36页,第146页。



[4]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 尤来寅等译:《现代世界体系》(第一卷),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4月版,边码第8-10页。



[5]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 冯炳昆译:《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2月版,第4页。



[6]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 冯炳昆译:《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2月版,第183-184页。



[7]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 冯炳昆译:《所知世界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2月版,第160-161页。

上一篇:【主评论】王克金:读书有时候也...      下一篇:【读书报告】 邹益民...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