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七次读书会»[读书报告]宋明:我推开了一扇门――读《科学与知识社会学》

[读书报告]宋明:我推开了一扇门――读《科学与知识社会学》

添加时间:2004-12-21 22:02    浏览次数: 2801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七次读书报告


我推开了一扇门


――读《科学与知识社会学》


宋明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的作者茂凯在此书中的结构之严谨、思路之缜密令我这个对知识社会学领域陌生的读者初读此书时也感到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我感到十分庆幸的是,第一次涉读知识社会学的书目即碰上如此一本从写作到翻译都很清晰的书籍。作为一名此前从未涉读过知识社会学的读者来说,既存于脑海中的对科学知识生产的观点就是:科学研究的内容只取决于自然界的境况而与社会情境毫无联系,科学社群是独立于一切社会干扰,在进行科学知识生产过程中,他们是一群非个人式的客观性群体。那么,科学知识的生产过程是这样的吗?科学知识的内容与社会究竟又没有联系?茂凯在此书中否定了我的观点并部分的解答了我心中的疑惑。


作者在此书中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对本书的开端所指出的社会学家在科学知识领域的传统观点的驳斥并建构起自己的科学知识社会学理论。“由于社会学家在传统上认为科学知识在知识论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他们因而把科学说明的生产与正当化看作是知识社会学中的特例,科学知识的内容被排除于社会学的分析之外,因为他们假定:科学家已找到了足以确保其结论只取决于自然世界本质的方法……1 “特别的,传统社会学家认为:科学研究社群必然具有一个在智识上开放并具有普遍主义精神的规范结构,它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并在一个容许科学拥有相当自主性的社会中运作的最有效率。”2那么,科学知识的生产真像传统社会学家所描述的那样仅由自然世界所决定而不受社会情境的影响吗?科学家在评量科学知识时所运用的手段是什么?科学与社会文化资源之间的关系如何?科学家在政治情境中的投入与其进行知识生产又有何关联?这一连串的问题就是茂凯在此书中向作者呈现并需要解答的问题。下面,我就将以上述几个问题为主线来打开茂凯为我这个读者所设置的知识社会学的大门,让我们看看茂凯是如何驳斥传统观点并建立起自己的知识社会学的观点吧。


一、知识社会学家的主要任务与对传统社会学科学观的质疑


茂凯认为,知识社会学家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去说明:像美学、道德与哲学体系、宗教信条和政治原则这类专门化的思想与知识是如何的受到产生这些思想和知识之社会与文化背景的影响的。3当作者用这个任务去查验有那些知识领域确会被拿来作为经验研究的对象时,他发现社会学家们几乎完全忽略了科学与数学思想,他们基本上拒绝相信科学知识的形式或内容与社会有任何关联。从古典科学观到较近的知识社会学观点虽然他们的观点并非完全一致,但他们大都认为社会发展无法决定科学发展的内容,这是因为这些学者都是在一种单一、标准的科学哲学观的限制下进行工作的。标准的科学知识观认为科学知识的社会根源和科学的内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因为后者为物理世界的性质本身所决定。4(这恰好与读者在未读此书前的观点相一致)正是由于那些被接纳的科学知识符合了非个人式、技术性的正当性判准,也因此,它们自然独立于个人偏见、感情涉入、自利等可能扭曲科学家对外在世界现象之了解接受的种种主观因素之外。在社会学家对科学进行社会学分析过程中,这套标准科学知识观被用作了理所当然的解释工具。默顿认为,普遍主义、共有主义、无偏无私、有组织的怀疑主义这四组制度化的要求构成了现代化科学的意索。作者对此提出了疑问:科学知识是否能如上述所说的那样客观清楚的得以产生?是否能被客观的加以评量?


二、对标准科学观点的批判与新的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建构


茂凯在此书中将对传统科学知识观的批判焦点集中在自然的同一性是科学知识的特性还是一种建构科学知识的手段?事实独立于理论吗?科学中的观察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用以评量科学知识主张的判准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吗?在对标准科学知识观的批判过程中,茂凯是层层递进的来瓦解传统观点的。他采用了案例式的研究方法并大量引用新近的其他学者的著作来证明传统观点的漏洞百出。5作者主张自然的同一性不是社会学家对自然所必须采用的假设而应看作是科学家用以建构他们对此世界之解说的一种手段;科学的事实内容不是独立于理论的,而是一个与外在文化有关的并会随着不同的社会情境而有所改变;科学的观察并非是一个被动的过程,而是观察者创造并回应一连串不断改变的讯息的过程;同时,用以评量科学知识主张的判准也并非如社会学家先前所想像的那样可以放诸四海而皆准,不受社会情境的影响,这些判准会随着不同的目标而被赋予不同的解释。因此,作者对标准科学观点的批判主要是想阐明:科学命题的意义不是稳定的,而会随着它们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被重新解释。6


茂凯在此书中重点论述了他所认为的两个社会学家应该关注的课题,这也正是作者对其新的知识社会学的观点的建构。首先是科学知识的社会协商。既然科学家用以评量科学知识主张的判准是很复杂的,那么,什么样的社会资源应被视为科学家在从事研究、进行评量时的原则呢?作者认为,取自于社会的文化资源能够渗入到科学主张的形式和内容中并在它们被接纳的过程中扮演着重大角色。其次对于知识生产者的政治行动。茂凯试图证明:科学家在政治领域中的投入会影响其对自然知识的主张,科学家不可能在政治中保持中立,因为这种中立的宣称本身就意味着带有意识形态的色彩。7


三、作者的启示与读者的疑惑


我在文章的开端已提过,此书的作者茂凯向我们这些初读与知识社会学有关的书籍的读者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从主张科学知识与社会学研究的完全分离到只把科学知识的形式纳入社会学研究再到主张科学知识的内容也应完全纳入社会学的研究范围――这个批判到论证的过程是很清晰的。使读者非常明了作者的观点:即我们不应再认为科学是一具有特殊地位的社会学案例,与其它文化生产的领域互不相关。而是,我们必须全力去考察科学家所取自社会者,去描述在科学以及社会生活与其它领域中文化生产之间的复杂关联。8


笔者在阅读此书时也存有几点疑惑。首先,茂凯在此书中用来支持他的观点所采用了大量的案例式研究,这些案例几乎都是科学家在进行科学知识的生产过程中的实例,但这种局部性的案例研究是否能够代表所有的科学家的科研活动?并且,对于科学家进行科学研究的整个过程,作者并没有去仔细的追踪考察,而是仅仅去研究其产生知识的结果。那么,这种研究的局限性是否能够使作者的结论站稳脚跟?其次,作者虽然认为科学知识与社会领域中的其它文化有着复杂的关联,但对于我们这个社会来说,科学知识始终是位于比较重要和与众不同的地位的,它们甚至被认为是关乎到整个人类进步的关键性因素。那么,科学知识与社会文化有什么本质区别呢?科学知识的生产过程与其它社会文化的生产过程有什么本质区别呢?作者并没有给读者一个明确的答案。我想,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如果我们从社会学的角度去发现上述的这个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辩明在科学知识生产中受社会因素影响程度的大小,尽量减少科学知识的主观性,以确保其的“客观性”与“准确性”。我想,茂凯的这本书是对科学知识持一种“相对主义”的态度,这种态度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科学知识生产客观性的怀疑。但是,现实中的科学知识如果都像茂凯所描述的那样――并非客观,我们这个世界会是怎样的呢?


    








1 Michael Mulkay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译,巨流图书公司,第171页。




21



3 Michael Mulkay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译,巨流图书公司,第6



4 Michael Mulkay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译,巨流图书公司,第32页。



5在社会学或法律社会学的意义上,所有已经发生的或现实存在的事件都是一个case(案例),笔者正是在此意义上使用“案例”一词的。



6 Michael Mulkay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译,巨流图书公司,第173页。



76



8 Michael Mulkay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译,巨流图书公司,第175









上一篇:[读书报告]刘剑:对“科学”的...      下一篇:[读书报告]朱振:对唯科学主义...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