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七次读书会»[读书报告]蔡宏伟:科学何以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读书报告

[读书报告]蔡宏伟:科学何以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读书报告

添加时间:2004-12-21 22:05    浏览次数: 3015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七次读书会报告


科学何以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读书报告


2003级法学理论博士研究生 蔡宏伟



我这篇读书报告的标题,即“科学何以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显然是一个疑问句式;我选择这样一个疑问句式作为标题意在说明什么呢?简单的讲,本篇读书报告意在探讨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试图说明本次阅读文本的主要议题是什么,作者又是如何加以论证的。其二,试图探讨本书作者把科学知识建构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的理由是否成立。


首先,从阅读文本的篇章结构来看,第一部分显然是树立了一个批判的靶子,即一种所谓的“标准的科学知识观”。这种观点认为,“自然世界被视为是真实而客观的,它的特征无法由观察者个人的偏好与意向所决定,这些特征可以忠实地被表现出来”1。无论是古典社会学家涂尔干和马克思还是稍微晚近一点的曼海姆和史塔克,尽管他们在各自观点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他们无一不受制于“标准的科学知识观”而将科学知识排除在知识社会学的研究范围之外。即便他们对科学知识进行了一定的社会学研究也仅限于把科学知识设定为不同于社会历史知识的特殊类型,且止步于说明揭示(或隐蔽)科学知识的社会条件或科学知识对社会的影响;他们断然否认科学知识的内容和形式可以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因为在他们看来科学的结论是由自然而非社会世界所决定的。紧接着,文本的第二部分对这种支配着传统知识社会学理论的标准科学观从四个方面进行颠覆性批判。在作者看来,这四个方面分别构成了标准科学观的基本前设,而对于它们的批判无疑会动摇标准的科学观,进而为科学知识纳入到知识社会学的研究视域中来扫清障碍。具体来说,这四个方面包括“自然的统一性”、“事实与理论的分立”、“客观的、无偏私的、可测度的观察是获致科学知识的保证”以及“衡量科学知识的适切性的判准”;然而,作者运用大量篇幅来论证这四个方面都是不成立的。至于其论证的具体内容可参阅文本的第二部分,此处不再赘述。文本的第四和第五部分是作者从正面阐述其对科学知识所持有的一种文化解释立场。从整体上来说,该文本的逻辑结构是十分清晰的,下面我想对其所持有的论证理由和论证方式作进一步的检讨。


作者对标准科学观和传统知识社会学的批判以及他所力图建构的对于科学知识的文化解释进路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的呢?用作者自己的话说:“它将建立在经验研究的基础上,并与新的科学哲学相结合。”2如果我们还没有忘记作者在第二部分对标准科学观的四点批判的话,我们就不能不对作者的论证基础提出问题;因为那四点批判所指向的对象无疑是经验研究的基础性前设,而这些前设随着作者的批判不由得使我们对经验研究本身产生怀疑,那么作者何以能够保证他自己所赖以为基的经验研究是有效的呢?此其一。其二,正如作者所申明的那样,他还结合新的科学哲学来增强自己的论证。我们不妨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对作者的两点基础都加以追问。试问作者所依赖的经验研究能够回避掉他对标准科学观所进行的批判吗?试问作者的经验研究与科学哲学理论相结合能回答得了他的事实与理论的关系问题吗?如果不能,那么他的立论何以能够成立,科学何以能够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呢?当然,如邓老师经常告诫我们的那样,千万不要自以为比别人聪明,不妨再反复推敲一下作者的论证何以会给人自相矛盾的感觉。如果作者不是自相矛盾的话,我只能找出如下解释来说服自己;那就是作者并非对标准科学观进行全盘否定,只是作出部分的修正——作者在第二部分的标题(即对标准观点的修正)中也只是使用了“修正”这个词,只是利用最新的科学史研究成果来证明那四个前设并非像以往那样绝对,因此我称作者持有的科学观是一种相对主义科学观——与之相反的是绝对主义科学观。这样一来,我就不会认为作者的论证存在自相矛盾,甚至建立在绝对主义科学观(即标准科学观)基础上的传统知识社会学将科学知识排除在研究范围之外也是自洽的。由此,我们也许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科学知识是随着科学观的相对主义转向而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研究对象的。


下面我将把讨论放在这种相对主义转向的前途上来。我认为这种相对主义转向只是一种过渡性的产物,因为从人的本性来说必须要寻求到一种确定性。科学何以能够取代宗教而成为新的神圣,归根结底在于它能以经验证据提供较之宗教更为切实的确定性。如今,科学知识社会学凭借科学史和社会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科学判准的确定性,但是它所依凭的根据同传统科学并无本质区别,所能带给我们的只能是原有确定性基础上的一点不确定性。但是人们对此是不能满意的,因为人在本性上必须寻求确定性;宗教之所以神圣是因为它曾经给人以确定性,继而科学之所以神圣也是因为它凭借经验证据的直接有效给人以更大的确定性。如今,具有相对主义转向的知识社会学虽然动摇了科学的神圣确定性,但它无力进一步完成寻求终极解释的任务。也许我们可以说科学社会学只是传统科学内部的一点反拨,要想实现对传统科学的真正超越恐怕还要靠哲学来担当重任,而文本对于科学哲学的过分倚重也正可说明这一点。至于未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所及。但通过文本的阅读,我对人之本性获得了这样一种模糊的认识:概括地说,人在本性上首先是一种哲学性的存在,即人要不断地为自己寻找根据和理由;其次人是一种科学性的存在,即人要不断地为自己寻求确定性的支撑;最后人是一种宗教性的存在,即人在无法得到经验和逻辑搭建的确定性支撑时就会诉诸于绝对的、超验的信仰。




提纲:本报告的重点在于探讨阅读文本使科学成为知识社会学的理由是否成立。我认为该文本的论证思路是比较清晰的,但在论证理由和论证方式上似有自相矛盾之处;因此,我进一步追问文本是否真的存在自相矛盾。我通过文本的相对主义倾向解释其在逻辑上并无自相矛盾之处,但我在报告的结尾处对这种相对主义的前途表示了一定的担忧或怀疑。








1 []Michael Mulkay:《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孙中校订,巨流图书公司1991年版,第30页。



2 []Michael Mulkay:《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孙中校订,巨流图书公司1991年版,第91页。



上一篇:[读书报告]詹清荣:区分事实命...      下一篇:[读书报告]邹立君:科学与信念...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