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七次读书会»[读书报告]詹清荣:区分事实命题和理论命题的知识论困难——《科学与知识社会学》阅读体会

[读书报告]詹清荣:区分事实命题和理论命题的知识论困难——《科学与知识社会学》阅读体会

添加时间:2004-12-21 22:06    浏览次数: 3463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七次读书报告



区分事实命题和理论命题的知识论困难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阅读体会



詹清荣



[内容提要]


  经由本书提炼茂凯对传统科学社会学的一般观点的归纳,并以其中所作的区分“事实和理论”的理论不足为分析要点来评价作者对传统科学观的创新,分析茂凯努力的意义、知识可行性及由此存在的知识性困惑。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1由批判型学者茂凯所著的以科学为逻辑主线的社会学著作。他主张科学不应是具有特殊地位的社会学案例,与其他文化领域的联系非常紧密,“我们必须全力去考察科学家所取自社会者,去描绘在科学以及社会生活与其他领域中文化生产之间的复杂关联。”“社会学家也应该更仔细地去探究科学家建构其对世界解说的方法,以及社会情境对科学主张之构成与接纳的不同影响方式。”2


一、对传统社会学的科学观的理论归纳和修正方向


茂凯试图在科学社会学方面实现在知识上的创新,他将涂尔干(Durkheim)和马克思的科学观归于“古典科学观”,将曼海姆(Mannheim)和史塔克(Stark)的科学观归于“较近的变奏曲”,进而,他归纳出“标准的科学知识观”即作者所提的“纵使不同的分析者以不同的方式与不同重点来使用标准观点,但社会学家对于科学这个社会现象的思索时常是在这个假设架构下被构想出来的”3


他认为“标准的科学知识观”有以下知识要点,其一,自然世界被视为是真实而客观的,它的特征无法由观察者个人的偏好与意向所决定,这些特征是可以被忠实表现的;科学是一致于对发生在自然现象世界中的物体、过程、关系提供准确解释的智识事业,科学知识是正确的,它以有系统的陈述显示与归结了这个世界的事实特质。其二,尽管科学知识是经验的,但包含了高层次的普遍通则,有些通则是理论定律。其三,应在观察定律(observation law)和理论定律(theoretical law)之间作一区分,前者处理观察事实,后者处理不可观察的事实。其四,科学的基本观察定律可被视为是真实、基本、与确实,因为它们本来就蕴涵于自然世界的构造之中。4


茂凯力图从“自然的同一性”,“事实与理论”,“科学中的观察”,“对知识主张的评量”等方面修正标准的科学知识观,并对这些“修正”在社会学上的意涵进行阐述,以达到对墨顿学派的批判目的。是否能达到这个效果,本文主要从他对“事实与理论”的知识区分来进行剖析。


二、区分“事实与理论”的知识不足


 对于物理世界所具有之稳定性与同一性的信念通常与一套对于科学中事实与理论间关系的特殊观点相连在一起。这个正统立场假设某些物体与过程存在于物理世界,而某些事件前后一贯地发生并具有某种稳定关系:这些物体、过程、事件与关系构成科学所应准确描述与充分解释的事实。5



在茂凯看来,传统的科学观认为科学中的事实是中立于理论之间,人们可以用一套独立于理论的语言把这些事实表达出来,并用一种仅仅表现物理世界可观察现实的方式来加以陈述。“当事实一旦被确立,它便不会为后继的解释所影响。”“如果没有什么观察上的误差,这些事实的内容与意义便不会有任何改变,也因此,它们便能客观地被拿来评定不同理论间的优劣。”6


与之逻辑相连,成功的理论会衍生出关于物理世界的新观察与新事实。“当这些事实一旦被印证,它们便被认为已具有某种智识上的自立性,即便促成它们诞生的分析架构被整个推翻,它们依旧丝毫不受影响。”7


茂凯引用Nagel的相关论述来表述这点:“一条实验定律,不像一条理论陈述,总具有一原则上为观察证据所控制的确定经验内涵‥‥甚至当一条实验定律为一既定理论所解释,而并入此理论之架构中‥‥这条定律仍具有两项特征。首先,它仍保持一个可用独立于这个理论的方式加以陈述出来的意义;其次,它是以观察证据为其基础,因此,即使这个理论已被宣告死亡,这个定律仍可存留下来。8


从传统知识社会学的一般观点上,这种将科学知识一分为二的观点,被大多数知识社会学家认同。但茂凯主张“对于事实和理论关系的正统解释,这个标准科学观的核心,乃是不能成立的。”9由于传统的“科学知识一分为二”观点引发了一些棘手的哲学难题,有学者主张在构思由事实和理论命题组成的科学知识时,可以在可观察物体与不可观察(理论的)物体间作一区分:事实命题仅处理可观察物体间的关系,而涉及到电子、夸克、基因等不可观察物体则由理论命题解释。“可观察物体之性质为直接经验所确立,而倘若我们采用正确之实验装备,则更可大大地加以信赖。但理论性物体的特性却只能间接得知,却它在本质上是思辩式的,理论性‘物体’或许不过是一个图个方便的虚构罢了!10


茂凯批判这种观点,主张对可观察与不可观察物体的区分是不能成立的。“这个主要假设认为,我们可以一清二楚地区别直接出直接去观察物体与仅是由其产生之效应推出其特征这两项活动。但直接去观看一件却涉及由此物体射入观察者眼球网膜之光子的运动。一旦我们如此考虑,‘直接观察’这个慨念,就开始变得不清不楚,并失去其区分理论与事实大用处。”“在可观察与不可观察物体间并无清楚区分,而这种区分也因此不足以用来支持那种将科学知识一分为二的标准观点。”11


考虑到这种区分支持力不足,有相当的哲学家将重点转向语词上的差异,即可否在理论语词与观察语词之间入手去区分事实和理论,茂凯顺着几种有代表观点来加以分析。12传统观点将事实陈述异于理论上的陈述,但如果事实陈述独立于于科学理论且用来作为科学理论的中立检证,如果理论命题脱离了既建命题(established fact,则很难确立划分理论主张及其所运用语词的标准。


茂凯提出不能把一个词语与现实世界中某个实体加以连结来获得该词语的意义,而应在更宽广的语言架构下掌握一个词语。“放弃于理论与观察间的正统区分对科学的传统观点有相当的意义”,“我们可以推断:科学中的事实主张既非独立于理论之外,也不具有稳定不变的意义。”13 “传统上对可观察与不可观察实体、事实与理论陈述间的区分,若无相当限定是无法成立的。我们所能做的,顶多是粗略地去区分那些较近于特殊证据与那些以一种较普遍意味使用的命题。”14


在认为传统的“科学知识一分为二”分类有问题之后,茂凯又想证明:“在放弃了标准观点之后,我们仍无须采用一种把科学思想视为是由封闭、自足的意义系统所组成的极端解释。”“科学建立在不断成长的中立事实这个简单概念已被扬弃,而已确立事实不会被修正,从而科学知识是以相对上直线累进成长的想法,亦已风光不再。……事实上,一个有助于现代科学之惊人知识进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乃在于其皈依者忘却其背景假设而专注运用这些假设来从事详细的经验研究。”15


三、放弃区分“事实和理论”后的困惑


问题在于不区分“事实和理论”是否能有效地促进知识的增长和科学的进步,“事实和理论”的区分到底是否一无是处。为了解决这一点,我们又得回到茂凯对于科学社会学的基本主张上来:其一,自然的一致性是科学解说的人为创造物;其二,事实是理论依赖,在意义上是可变的;其三,观察是一个主动的诠释过程;其四,知识主张是协商出来的。16


茂凯对正统科学哲学观的否定,目的在于论证他的两个重要论点:在各项科学研究情境中,对知识的社会协商,乃是知识社会学中一个正当、基本而大致上尚待开发的议题;另外,科学家的智识主张可能会受到他们在政治情境中的位置所影响,而政治情境中的要素也会渗入科学家对自然世界的主张之中。17


茂凯的知识立场和批判精神引发其对传统科学观的否定,这中间,对区分“事实和理论”的弃用是其重要的步骤。“科学的事实内容不应被看作是对一个与文化无关,对稳固外在世界的直接反映。而事实与理论、观察与预设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复杂;而我们也得把科学的经验判断看作是一种解释性的建构,它们在意义上依仗并受限于一特殊社会团体,在特定时空中可资利用的资源。”“科学家的认知/技术资源可容许持续不断的意义转换;也因此,自然世界无法单独地决定科学家的论断;而社会学家也应该更仔细地去探究科学家建构其对世界解说的方法,以及社会情境对科学主张之构成与接纳的不同影响方式。”18


可是实际上情况比这还复杂。事实陈述和理论陈述在相当程度上是存在的,只不过其变化性颇大,在一定时期内的理论命题会成为另一时期的事实命题。比如日心说理论的提出,在当时的主流社会就无法接受,不仅理论遭排斥,伽利略还惨遇火刑。而至今日,“太阳是宇宙的中心”已是一个事实命题(当然关于宇宙中心理论还在发展中)。又如“三角形内角和等于180度”的命题刚提出时,肯定是一个理论命题,而现在却是一个事实命题。即是说,事实命题和理论命题确有其存在的空间,只是其之间的关系和“身份”转换很复杂。


科学的发展需要科学家这一群体,茂凯从整个社会来研究科学和科学的生长环境有积极的一面,但科学也的确有此非常专业的一面,包括术语、设备、资源,和研究队伍的专业知识结构,科学创新的制度性安排等。这里涉及到非常复杂的科学哲学问题和科学发展模式,推动科学发展的动力,语言在科学进步中的作用等。将科学知识“一分为二”的作法有局限性,但完全忽略事实命题和理论命题恐怕也不行。 


 不过,有一点对我们有启发:“一个科学命题的意义会随其所处的不同致死情境而改变。”“对每一个研究者与研究社群来说,在常态下,只有有限个数的问题被视为是在经验上开放给科学家进行研究的。无论如何,我们决不能再掉入那个试图藉由内在特征区分那些被确立之分析资源,与那些被当作是有条件之分析资源的陷阱当中。”19









1 Michael Mulkay 著:《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蔡振中译,(台北)巨流图书公司,1991年版



2同上,第173



3同上,第31页。



4同上,第3132页。传统科学社会学理论中以墨顿(Merton)为代表,参见本书附录中“墨顿学派的终结”等内容。由默顿(Merton)著,鲁旭光译,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的《科学社会学散忆》体现了默顿的科学社会学观点,可参考。



5同上,第45页。



6同上,第45页。



7同上,第45页。



8同上,第45页。



9同上,第4563页。



10同上,第4546



11同上,第4647页。



12同上,第4862页。



13同上,第51页。



14同上,第55页。



15同上,第61页。



16同上,第212213页。



17同上,第173页。



18同上,第172页。



19同上,第62页。


上一篇:[读书报告]周红阳:清楚中的混...      下一篇:[读书报告]蔡宏伟:科学何以成...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