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七次读书会»[读书报告]沈映涵:另一个极端——读《科学与知识社会学》

[读书报告]沈映涵:另一个极端——读《科学与知识社会学》

添加时间:2004-12-21 22:09    浏览次数: 3015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七次读书活动之读书报告


另一个极端——读《科学与知识社会学》


沈映涵


关于知识社会学,R.K.默顿教授曾指出,其存在以下五种范式:1、何处是精神生产的存在基础?2、什么精神产品正在得到社会学分析?3、如何使精神生产与存在基础相关联?4、为什么相关联?这些存在上受制约的精神产品的外显功能和潜隐功能;5、何时所认为的存在基础与知识之间的关系会得到承认?(详见:[]R.K.默顿:《科学社会学——理论与经验研究》(上),鲁旭东、林聚任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14-15页。)摆在面前的这本由迈克尔·茂凯著、蔡振中译并由孙中兴进行校订的《科学与知识社会学》(巨流图书公司,民国80年版)主要涉及的便是第二个方面的问题,即知识社会学可以研究的知识类型问题,全书的论证主要集中于这样一种观点,即科学知识的实质内容,而非仅仅那些使客观知识成为可能的社会条件,是社会学所应予关注的。



一直以来,科学总被认为是社会学的特例,“社会学所能作的,只是去说明有助于接受(或隐藏)这客观世界的社会条件,或客观知识的社会影响社会学家对科学知识的形式与内容本身不能置一词,因为科学的结论被认为是由自然而非社会世界所决定的。”(P88)因此,为驳斥这一传统观念,把科学知识的实质内容亦划归到社会学的调整范围,作者便从对科学知识本身的理解及其生产过程入手来改变传统上对科学的理解。从涂尔干与马克思,到曼海姆与史塔克都主张这样一种传统社会学的科学观,即“科学知识不能作为社会学分析的对象。”这种对于科学的看法是在一种被称之为“标准科学观”的假设架构下被构想出来的。这种标准观点假定,自然世界是真实而客观的,“科学乃是一致力于对发生在自然现象世界中之物体、过程、关系提供准确解释的智识事业。因此,科学知识是正确的,它以有系统的陈述显示与归结了这个世界的真实特质。”(P30)而“观察定律不过是归结一堆可信赖之事实证据的普遍命题。”正是这套标准知识论导致了对科学进行的社会学研究忽略科学的实质知识内容而仅关注使客观知识成为可能的社会条件。



因而,对标准观点的修正便成了作者首先需要进行的工作。茂凯集中地依次讨论了标准观点中的四个主要假设争点。首先,自然的同一性。这一主张认为,“物质世界的现象与关系所异于社会世界者,乃在于它们是不变且稳固的。”(P42)然而,韩生指出,这一原理在实质上并无法确立其真实性,一旦在经验上予以确立,便陷入某种循环论证中。因此,当代哲学分析已指明,同一性原理不过是“科学家建构其对世界解释之方法的一种观点。”(P44)其次,事实与理论。在传统科学观看来,科学知识是一分为二的,事实中立于理论之间并可以一套独立于理论的语言表达出来,事实一经印证便具有某种知识上的自立性,即使促成它们诞生的分析架构被整个推翻。茂凯在文中讨论了哲学家为解决此一观点引出的难题而发展出的关于理论与事实关系的一套新的解说,指出,无论在可观察物与不可观察(理论的)物体之间,抑或在理论语词与观察语词之间,事实上都是难以清楚加以区分的,从而推断出“科学中的事实主张既非独立于理论之外,也不具有稳定不变的意义。”(P51)在这种对事实与理论间关系的修正观点中,茂凯本人更倾向于那种较弱势的诠释,即“一切的事实陈述在原则上都是可被校正的。而它们与外在世界这个悬而未决的关系乃是透过理论预设作中介,而其意义亦随分析情境的演进而演化。”(P58)再次,科学中的观察。茂凯经过详细论证后指出,观察绝非如标准科学观念所认定的那样是客观而被动的,这是因为观察是一个主动的推理式的过程,它涉及对事物进行分类,为解释性说明所建构并为符号和语言所引导和表达,而观察的这些特征无一与科学的标准观点相符,因此,观察的结果也没有任何“唯一正确”的报导方法,它会随着解释情境与社会情境而改变。最后,对知识主张的评量。在有关用来确保科学知识之判准的哲学辩论中,科学哲学家往往关注那些涉及确认理论主张的原则,并坚信存在共同的判准,然而,茂凯通过论证阐明,无论是理论判准还是观察判准,都随着使用情境变化而变化,它们只有在理论性或解释性情境中才能获致意义。



经由对社会学对科学知识传统认识所立基于的标准科学观的修正,作者得出结论:“在自然世界中没有一件事物可以唯一地决定该社群的结论。”(P88)这就是说,“科学知识对物理世界所提供的解说,必得透过可资运用之文化资源为中介……”(P88)即“科学主张是经由社会过程所创造出来的。”(P90)这一修正观念便为其在后文对科学知识进行社会学分析扫除了障碍并提供了前提性基础。



以这一对标准科学观的修正观点为基础,作者从两个方面阐述了知识在研究社群之内的生产过程。而无论是在相对较小且高度专业化的研究网络中,还是在研究社群其余部分中,柯林斯、魏恩以及品其的研究都证明了,科学知识无法依靠预先确定的判准之应用而达成,任何共识的产生“必然是一种由语言概念及社会化行为之随机过程所组织出来的社会结果。”“科学家总是面对着根本上的不确定性与暧昧性。”(P118)除却知识的生产过程,认知过程的产生同样受社会地位或内部政治等社会因素的影响。由此,茂凯达致了第二个论点,即“我们必须去修正关于社会规范以及科学知识生产之间关系的既有观点。……我以为,把科学规范视为是科学家用以协商其自身与他人行动之意义的语汇是较为恰当的。”(P134)因此,“任何一项举措总是可以用种种不同的方式来加以诠释。而科学家究竟会接受那套说明则是社会互动与协商的结果……”。(P134



最后,茂凯讨论了科学研究与整个社会之间的关联。这涉及互反的两方面,即科学之外的文化因素对科学内容的影响以及科学社群对社会的影响。籍由对达尔文进化论及其主要概念的产生和来源的分析,作者阐明了当科学家遇到难以用其现有资源来解决的基本解释性困局时,他们是如何转向其他文化领域寻求支援的,以及表达集团利益的外在需求及团体间的关系是如何影响到科学家概念化其领域的方式的。而另一方面,科学知识又对其外在政治环境产生影响,当科学家进入政治情境后,他们是有选择性地提取其文化内容以实现其集体利益的,也就是说,科学知识的运用是有特定目的的,是一可根据政治目的加以诠释的资源,科学家在其研究社群之外解释与运用专业知识的方式,会随其所处的社会环境及他在此环境中所居的位置而改变。



至此,茂凯基本上完成了他对科学与知识社会学的全部论证。针对社会学家均把科学说明的生产与正当化视作知识社会学的特例的传统观念,作者从对传统科学观念的批评依次讨论并阐明了传统标准科学观、科学规范结构在事实上所存在的种种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基于业已修正了的科学哲学观,茂凯阐明了科学知识在研究社群内是如何通过社会协商而被生产出来的;进一步将已生产出来的科学知识拉至一个更宽泛的背景中,茂凯论述了科学与整个社会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关系,并由此确定了知识社会学主要的两个关注点,即说明社会是如何影响专门知识的生产已经探究知识在政治活动中如何地被运用。从全书的整体脉络来看,在逻辑上可谓环环相扣,不仅传统的标准科学观念是模糊的和难以确定的,知识自身的生产在研究社群内是随机的和弹性的,而且科学与整个社会也是互动的和相互渗透的,使一切都处于动态和不确定之中,便达致了作者的主要写作目的,即不仅科学发展的速率与方向,而且科学思想的实质内容都会受到产生于科学研究社群之外的社会、经济、技术因素所影响,从而意图“让科学研究成为知识社会学中一个生气蓬勃的研究领域。”(P175)然而,为反对把科学视为特例而排拒在知识社会学之门外的传统观念,而试图使科学知识的实质内容成为社会学的研究对象这一论证过程中,作者是否无意识地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呢?即从绝对的客观性和确定性走向绝对的随机性和模糊性,也就是说,在试图把实在作用从自然科学中排除出去的过程中,作者是否把知识的社会维度置于了一个过于突出的地位,从而导致了一种所谓的“方法论唯心主义”(即就方法论而言,最高限度地降低个体和物理环境之间直接联系的唯心主义)呢?作为个体的人认识并了解自然环境的自主能力就丝毫不存在了吗?原初意义上的科学的客观性和特殊性是否真的就此彻底瓦解,从而为社会科学所统辖呢?进一步说,绝对的相对主义是否也可以认为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绝对主义呢?


上一篇:[读书报告]张艳:《科学与知识...      下一篇:[读书报告]周红阳:清楚中的混...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