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七次读书会»[读书报告]张艳:《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读书报告

[读书报告]张艳:《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读书报告

添加时间:2004-12-21 22:10    浏览次数: 2868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七次读书活动之读书报告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读书报告


张艳



知识社会学早已有之,近来对它的研究更加深入、系统。这一学科研究的是知识与其它社会因素和文化因素之间的关系,探究知识如何受产生知识之社会与文化背景的影响。此处知识被理解为系统化、专门化的知识,而科学作为知识的一种,却一直被传统社会学视为特例,认为不能对科学作社会学上的分析,因为科学是“外在世界的客观表现”。


《科学与知识社会学》一书就科学能否进行社会学的分析展开了讨论。笔者欲分两个部分进行论述,一是论述作者在对传统社会学之科学观的否定的同时,建立起自己的科学知识社会学的观点,二是探讨作者对科学与社会互动关系的主张。


一、 对传统社会学之科学观的否定


传统社会学的科学观,即作者将其归纳为“标准科学知识观”,它主张科学是自然世界的客观表现,具有客观性及普适性,同时,科学社群之所以能持续不断的生产出客观知识,乃是因为他们所具有的公正、感情中立等道德与技术规范。


作者从两个角度来否定传统社会学的科学观,一是对传统社会学之科学观的知识论基础提出挑战,一是对传统社会学认为形成其科学观所必需的规范结构进行否定,从而推翻传统社会学的科学观。


1、 对传统社会学之科学观的知识论的挑战


作者通过批判传统社会学所主张的科学知识具有客观性、普遍性,从而对其知识论基础提出挑战,并论述了自己的观点:科学知识具有相对性、局限性。


科学知识(不仅包括它的形成、形式,还包括它的内容)并不像传统社会学所主张的那样,具有客观性、普遍性。它因受到社会情境的影响而具有相对性、局限性,即科学知识并不是与文化无关的、对外在世界的客观表现,而是会随着社会情境的变化而变化。作者选出表现其客观性、普适性的四个核心观点进行批判,指出“自然的同一性”原则并不是社会学家对自然所必须采用的假设,而是科学家用以建构他们对此世界之解说的一种手段;指出“事实与理论、观察与预设”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事实、观察受限于特定时空下的社会群体的文化资源(这种文化资源会影响观察者、事实探究者的理论背景、预设),而并不是某一社会群体在没有理论背景的情形下进行的;还指出了用以评量科学知识主张的判准并非放诸四海皆准,而是会受到社会情境的影响。


可见,科学知识并不是被放在真空内、不会受到任何社会影响的客观、普遍的事物,而是会受到社会情境影响的、具有相对性、局限性的事物。


2、 对传统规范结构的否定


“科学中道德与技术规范被视为是实现科学之终极目标——即物理世界客观知识之建立——的工具”,因此,要推翻科学知识客观性的传统社会学之科学观,必须对科学社群的规范结构进行否定。


感情中立、公正、普遍主义等被视为传统社会学之科学观的规范结构,但实际上,它并不一定是科学社群在生产科学知识过程中真正适用的规范。普遍主义原则与非普遍主义原则、感情中立规范与感情投入规范、独立与否等等,科学社群对这些相反的规范之间进行选择,是依其所代表的利益、立场而决定的,所以科学中存在着两组规范,而非一组,至于选择哪组规范,取决于某一科学社群所受的社会情境的影响。可见,在受社会情境影响的规范结构之下,科学也必然受其影响。


二、 科学与社会的互动关系


1、社会对科学影响的过程主要表现在科学家对“外在”文化资源的使用上,这种文化资源一是“科学社群”提供的,一是社会提供的。比如马尔萨斯所持的“人口增长到某种程度会使社会进步停滞”的观点,影响了巴列、莱尔、达尔文等在“物种”上的观点;又如达尔文“人为变异”的观点受到商业饲主、商人等观点的影响。


由此推出结论:科学经常受到科学之外的文化社会因素的影响。


2、科学对社会的影响。作者分析了科学文化在政治环境中的运用,即“知识生产者的政治行动”,他指出,自命政治中立的科学家,事实上并没有在政治环境中保持中立地位,而是运用他们的专业知识间接的影响到政治领域。


上一篇:[读书报告]张琪:科学知识社会...      下一篇:[读书报告]沈映涵:另一个极端...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