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八次读书会»[读书报告]崔灿:科学的社会性——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读书报告]崔灿:科学的社会性——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添加时间:2004-12-21 22:32    浏览次数: 2604 次


——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崔灿


在以往的经验中,谈及“科学”一词,便油然而生一种肃然与敬畏。它以无可争辩的事实、精准的数据、严谨的逻辑、周密的论证几近成为“真理”的同义语。科学以其事实特性、非评价特性俨然与以经验性、评价性为特征的社会学壁垒森严。然而,事实真的如此么?科学便真的意味着真理?同样作为人类认识活动的过程与结果的科学与社会学真的是互不干系的两个领域?至少,在经验层面上,我们会有某种直觉的体认,而《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或许能给出合乎事实与逻辑的解答。


  在一般的观念看来,“科学”是严格建立在逻辑与经验实证主义基础上的最具“客观性”的人类认识与实践活动。它的事实性、可重复验证性以及特有的实验研究方法往往给我们以外在客观化的印象,科学的结论往往作为反映某种规律性的东西而被广泛认可。造成这种对科学的“偏见”(褒义上的)和“优待”的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很大程度上过分看重科学研究的结论(科学知识),往往却忽略了对科学研究过程的理解。或许科学研究的结论对我们来说太重要,我们往往不自觉的把它们当作科学本身(甚至科学的全部)去理解。然而,历史和现实表明,科学的结论并非是完全客观的“真理”(顶多也只是有限的真理),尤其是科学研究的过程,作为有意识的主体性控制活动,绝不可能排除人的主观性因素,还有作为社会的人的社会性因素。这便是《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首先给我们揭示的。“科学社会学的目的是描述作为一种社会活动的科学研究活动,继而认识科学知识如何被蕴涵在这种活动中,并且由这种活动产生出来”。[i]


  对于科学的“有限性”以及科学知识生产过程的认识与理解如果仅仅停留在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层面,只能算是哲学认知式的表象,根本谈不上深刻,更不能称为是社会学上的体认。因为任何具有目的性的认知活动都会有认识论和方法论基础。《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作者开创性的贡献在于真正以社会学的观念和视角来研究科学与科学活动。“把知识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进行分析——把知识的地位和作用界定为一种与惯例相互联系在一起的社会过程”。[ii]在具体方法上,考查科学认识活动的每一个过程与环节,从对科学方法的个案分析上揭示其所蕴涵的社会性因素。这种分析方法绝非流于空谈的坐而论道,而是“用科学的方法分析科学知识”,“把科学知识的社会学研究视为科学活动本身的一部分,视为用科学语言理解科学的一种尝试”。[iii]从对置身于科学观察和实验中的实验的可靠性的分析入手,书中揭示了我们的科学认识活动不仅要受到自身感官生理局限的限制,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知觉活动已在某种程度上被社会文化所渗透。从科学的历史中提取的一些案例,“一些观察者忠实地看到了他们相信的东西,最好的解释似乎正是他们相信这些东西”。[iv]科学研究中对于实验对象的描述与解释,表面上看完全是出自研究者个人的东西,但在科学知识社会学看来,研究者个人的活动也是社会过程的一部分,因为是社会赋予了个人相关的知识背景、相应的社会文化传统,“从个体的角度看,科学的解释在传统意义上大部分是从他人那里继承、与他人共享,通过其他人获得有效性,在与他人相互作用中得以延续和支撑”。[v]


  科学研究活动本身从来就不是单独的、孤立的过程,它从来都是科学工作者之间在相同或类似的知识背景下对话、交流、合作、辩驳以达成共识、形成知识的互动过程。这也意味着,在科学的领域,每一项共识的达成、新知识的出现与获得认可,“科学向真理迈进的每一小步”都不仅仅是科学本身的过程,其中也渗透着社会的过程。书中提出了极富启发性的“有限论”思想,这是一种对科学知识生产过程的基本环节——概念与分类所做的社会学解析。有限论思想在揭示了知识生产过程的开放性和创造性的同时,也揭示了“社会过程渗入知识领域的内在方式”,作者在书中表达了一种似乎与我们传统的科学观念相悖的“偶然性”,即不确定性,“对自然的规律性把握,不是来自于对自然的经验,而是来自于对社会性建立起来的对自然规律性描述的概念的使用”。[vi]然而,正如作者所进一步揭示给我们的那样,概念应用本身便包含着(社会)偶然性,例如“概念应用者的目的和目标,概念应用所显示的利益,概念应用的传统导向,概念应用所依从的惯例,以及当下支撑或决定概念应用的力量”等等。[vii]正是通过这种对科学概念与分类的研究,作者把社会学的研究扩展到了科学活动的核心,也真正做到了把这种活动当作社会过程进行分析,为我们揭示了科学活动背后的观念力量与社会学意义。


  如同社会的发展过程,科学的发展也是一种渐进的过程,绝不会一蹴而就。作为一种未来指向的、前景不可预测性的探索,科学有着它自身独有的事实与逻辑。科学知识的社会学分析尽管为我们开创了认识科学和科学过程的独特视角,让我们能够认清科学探索过程渗透着的传统与文化的力量。然而,这种社会性的文化渗透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对科学真理的探究,作者并没有给出解答,“用科学的方法分析科学知识”,“尝试用科学语言理解科学”这对于科学的发展本身究竟能有何种程度的助益?作者似乎没有正面的回答。作者谦虚的表述或许能提醒我们:“对于知识的制造和维护,对于知识可信性的区分,现今的社会学只能提供一个局部的观点”。[viii]








[i] 《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第137



[ii] 同上书 (中文版序言 1页)



[iii] 同上书 (导言 1页)



[iv] 同上 14



[v] 同上 31



[vi] 同上 90



[vii] 同上 (中文版导言 2页)



[viii] 同上 256

上一篇:[读书报告]侯瑞雪:兼听则明—...      下一篇:[读书报告]晁育虎:激进与中庸...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