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八次读书会»[读书报告]侯杨:科学知识研究自身面对的困境———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读书报告]侯杨:科学知识研究自身面对的困境———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添加时间:2004-12-21 22:34    浏览次数: 2929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八次读书活动之读书报告


科学知识研究自身面对的困境


  ———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2004级硕士研究生 侯 杨


 


20世纪70年代末在英国爱丁堡大学诞生以来,科学知识社会学(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简称SSK)对于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和科学文化的研究,乃至整体的人类文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这本书就是爱丁堡学派创始人巴恩斯(Barry Barnes)、布鲁尔(David Bloor)等人所编著的一本关于这一课题的很典型的著作。



在拜读此书的过程中笔者感触最多的就是看到科学知识在审慎的社会学分析面前其“权威性”地位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及其所面对的困境。但是应该着重强调的是作者反对的只是科学至上的极端主义观点,而非科学知识和科学结论本身。科学知识社会学的真正意义是对唯科学主义的反动,解除人们对于科学的迷信,尤其是要警惕当下科学主义的思维不适当地扩展到其他领域的日益泛滥的趋势。“用科学的方法分析科学知识,恰恰是对科学的崇尚,而不是对科学的诋毁和否定。”[i]正如本书导言中说到的:“本书的目的是准确和清楚地阐述在理解科学知识的过程中,在什么地方以及为什么对科学知识进行一种社会学分析是必须的。”



在此笔者并不想针对本书中的内容和结构多做赘述。笔者只想就科学知识自身在社会学分析面前所面对的困境进行说明。在科学知识社会学出现以前,科学一直都是处于近乎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人们都十分信奉和推崇科学知识的客观性和权威性。当人们把科学知识当神明一样看待时,本书也许可以给人们一些启发。在本文第四章第一部分作者主要论述了“科学中的实在论策略”。而笔者认为科学知识本身在审慎的社会学分析后所面临的尴尬和困境在本章中有很好的体现。以电子电荷的相关实验所引用的数据为例,“密立根的实在论策略,所要探测的不是电子,而是‘那种’电子和‘它的’电荷。这个策略现在已经‘制度化为’物理学的一部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忘记掉电子是一种理论客体,而把它视作一种实体。一个科学家逐渐地认识到他们的所有行动都围绕着‘它真的存在那里’这样的一个假设,这样,它逐渐就获得了真实客体的地位。在科学活动的这种定位发生之前,存在的仅仅是一个‘密立根的理论’。”[ii]诚然,从本书第二章“解释”的论述中,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著名的密立根油滴实验的全过程。期间密立根实验本身的缜密程度是让人叹为观止。“观察过数以百计的液滴,很自然,密立根对上升和下降液滴的微妙的表面差异非常敏感”[iii]但是作者同时也注意到了在实验过程中再精密地过程都会有瑕疵。正如本书中提到的:密立根对于其废弃的所有实验失败的原因归结为“什么东西错了”,“密立根所说的‘什么东西错了’就是指那些永远不会被刻画或追踪下去的东西。’[iv]我们完全可以理解这些“东西”足可以导致密立根所得出的结果距离真正的答案有一定距离。



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如果我们追根溯源地就很多我们曾经一度认为是完全正确的科学知识予以置疑,我们一定可以发现其中一部分是没有确切的实在依据,有的所谓“依据”只是某个人或某个过程给予的相对更为合理的假设。试问建立在一个只是相对更为合理的假设之上而引发出来的以后的一系列的科学研究能够给我们提供准确无误的结果吗?再试问面对数不尽的仅仅是“合理性假设”的基础,科学研究者又该如何继续建构他们的研究体系?“科学家们总是把他们的数据视作他们所相信的在世界中‘存在在那里’的对象和实体,他们运用这些假定去约束和重建他们的数据,就像在日常生活中寻常所做的事情一样。”[v]



在本文中,作者从人的知觉所带来的问题、经验所带来的问题、语词和思维习惯所带来的问题等诸多方面论述了科学知识本身并不是绝对权威的(这些可以在书中找到相关内容,在这里笔者将不一一详述)。由此可以看出科学知识的获得过程存在很多的问题,也深受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影响。而面对一系列的科学知识社会学的缜密分析,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即科学知识原本被人们视为“绝对权威”的地位已经开始动摇,这种精湛的科学知识社会学分析已经开始使人们对于以往一直信奉的科学知识也产生了置疑的心理。由此可见,本文作者的论述是环环相扣、十分成功的。



笔者十分认同作者对否定科学知识的绝对权威的一系列论述,但同时又很担心绝对权威地位受到动摇外,科学家们以后的出路在哪里?在科学知识社会学缜密地分析下,科学知识所面对的困境该如何解决?笔者很担心如果当真以这样的方式和思维方法来限制科学知识研究,科学知识的研究工作是不是真的还可以走下去?



本书的第一部分论述“观察与实验”,其中做了很多对知觉的论述,主要从实证研究与生物学和方法论的应对两个方面入手。文中提出“能否认为隐藏于两种不同的理论、理解背后的东西来源于两个观察者对于所观察的世界具有性质上不同的体验?究竟是实在本身看起来不同,还是确定的事物独立于我们的思想和解释?”[vi]文中列举了很多学者不同的回答,主要是阐明人类的知觉是受到社会等因素的影响,与个人不同的世界体验和理论背景是密切相关的。而正是由于知觉会受到不同程度不同方面的影响,人类平时所谓的“感知”都是不绝对准确的。文中还介绍了个“英雄实验(heroic experiments)”,即通过让被试带上变形眼镜,要求被试学会在一种颠倒的视觉世界中生活。在大约一个星期内,新的知觉世界建立起来,被试开始积极地尝试去学习应对这个世界。这样的实验的确是可以对他想捍卫的领域提供帮助,但笔者很疑惑的我们是否必要将我们的知觉的准确性追究到这个程度上。笔者不是不同意文中提到的不同理论背景和不同世界体验的人对实体的知觉不同,而是认为当前不同研究者的知觉不同并不能影响其在各自领域的发展,相反,正是由于这样的不同,才导致其可以在各自领域中看到不同的东西,找到不同的研究契入点。科学知识社会学最终的理论意图就是要确立自己理论立场的客观性、绝对主义、普遍性与基础主义,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果真如有学者指出的,科学知识社会学“尤其是忽略了科学知识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形态的认识活动中的独特作用,否定逻辑理由是科学家评价理论合理性和接受理论的原则,这与逻辑主义把科学知识看作唯一的真理,把逻辑方法看作文化合理性的唯一原则,以科学的名义扼杀文化中其他意识形态的独断性一样,走向了片面性的另一端”,随着科学知识社会学的日益发展日益被人们采信,如果人们对科学知识本身的置疑已经普遍发展知觉的层面上,科学知识研究本身将必然面对新的困境。



同样的问题也可以在本书的第三部分“语词与世界”中对分类、经验的变化和信念的表述以及在本书的第四部分“超越经验”对理论和实践的表述中发现。(当然,在这里,笔者不乏有杞人忧天之嫌)而科学知识研究本身面对的困境除了上述的两种外,还有另外一种,就是证明与自明的矛盾。



本文的第七部分对其进行了详细论述。作者在本章的开头就开宗明义:我们至今所讨论的问题以及问题讨论的结论将从经验知识领域和有条件的知识领域,扩展到“必然性”真理的王国。[vii]文章中以2+2=4的例证进行说明,“我们将要强调的是这样一个观点,即2+2=4的可信性并不是建立在证明的基础之上,具有充分必要条件的证明并不存在。结果将是:我们相信2+2=4,因为我们被一种证明所强迫,而我们之所以被一种证明所强迫,是因为我们已经相信2+2=4。”[viii]文章中不惜笔墨地将2+2=4的严格证明步骤加以详述,麦克尔(J.L.Mackie )曾经针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具有12个步骤的这么革命,为了保证证明的严格性,为了保证没有不确定性隐藏其中,这个证明的每一步都十分详细和细小。在如此详尽的证明过程之后又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即“事情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事物必须这样。”正如文中下面提到过的,我们在仔细去分辨麦克尔的证明过程是否正确的时候运用的正是类似于2+2=4这样的思维过程。如何能够得出这样的证明过程,前提是我们必须先要知道并且确信2+2=4,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了解这个严格的证明过程。而从这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出科学知识的研究过程很容易陷入一个以己证己的“怪圈”,而这种怪圈虽然是一部分可以用自明的方式得以解决,但是那些需要用自明的部分也必定要在科学史的发展中留下无奈的空白。



简明摘要】


本文笔者主要论述科学知识研究自身的困境,其中笔者主要从三个方面来加以论述,即针对科学知识研究自身权威性地位的变化、由于对最基本层面的置疑导致科学知识研究自身发展的困境以及证明与自明表现出来的矛盾三方面。










[i]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中文版序言第1页。





[ii]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101页。





[iii]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28页。





[iv]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29页。





[v]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101页。





[vi]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5页。





[vii]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215页。





[viii] [] 巴里·巴恩斯 大卫·布鲁尔 约翰·亨利:《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邢冬梅 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第220页。


上一篇:[读书报告]金晓丹:读书笔记—...      下一篇:[读书报告]侯瑞雪:兼听则明—...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