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八次读书会»[读书报告]金晓丹:读书笔记——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读书报告]金晓丹:读书笔记——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添加时间:2004-12-21 22:36    浏览次数: 3750 次


读书笔记——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金晓丹



从马克思·韦伯的宗教社会学到曼海姆的知识社会学到莫顿的科学社会学再到现在的科学知识社会学,社会学的研究范畴和方法的推进使人们对一些本来视为先验或权威的东西开始提出质疑,尝试用科学本身的方法分析和研究科学和科学知识。《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这本书的目的是探讨对科学知识进行社会学分析的必要性和缘由,将科学知识的社会学研究视为科学活动的一部分。


  科学知识社会学作为一种在西方占主导地位的理论形态,其实质是对于传统知识两分法即科学技术知识和非纯粹知识的诘难和批判,受到了诸多的质疑也同时受到了赞同。对于科学知识社会学的争论主要集中于其认识论和方法论方面,下面我将从这两个层面提出我的问题和反思。


一、认识论及其反思


在认识论上,科学知识社会学把科学与宗教、迷信等其他文化均视为一种信念系统,它不相信存在任何终极的和绝对判断的可能性,[i]这无疑是具有相对主义的倾向的,这是对过去科学知识那种绝对的客观性和合理性的挑战,是对科学权威性的批判,同时也是对科学自身的反思和重构。相对主义与绝对主义的反差使科学知识社会学这一认识论基础看似牢固。因为任何事物都是在矛盾运动中不断发展变化的,相对主义的理念与之不谋而和,这一动态的怀疑的视角远比绝对主义之静态的、僵化的思维来得顺理成章。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何谓“相对主义”呢?如何在动态中寻找参照物与基点?如何在同一平台加以分析和判断呢?笔者对此产生了疑惑,进而引发的则是对科学本身的思考。如果用相对主义的认识论来看待科学自身,那么科学是否是具有价值规定性的,即科学自身是否是包含了特定的价值取向,一种善的或是先进的或是合理的信念?它是否先天就具有特权地位?这种相对主义的回答一定是否定的。事实上,科学知识社会学的相对主义并不承认客观真理的存在,知识是一种社会构造,真理并非与事实相符而只是与文化或用符号表达的意思体系相容。如果就如我们刚刚的回答:科学自身是不具有价值规定性的,是一个中立的无任何特定取向的概念,那么何谓“伪科学”或“反科学”呢?既然无所谓合理或权威,那么又怎么能谈及真与伪呢?我想这是科学知识社会学所并未提及的一点。


此外,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分析对于科学知识与科学实践的理解也体现了这一相对主义的认识论。科学探索被目标与利益所导向并成为科学活动实际运行的原因,[ii]这与库恩把科学描述成许多共同范式的共同体的理念相吻合。[iii]在不同时代、不同图景以及不同的目标导向下进行着科学知识与信念的争斗和较量,而这一胜利者必然是声称权力和利益的集团所认同和宣扬的。正如《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所阐述的,对于“解释进行社会学的解读时这一过程的指令系统依赖于局域性文化传统”[iv]以及“科学学科与专业之间的界限将被认为是根源于特定的历史情境并且依赖于历史情境的变化和偶然性的成就”[v]等等。那么将如何解释不同利益集团的相同信念以及不同图景下的相同认知呢?事实上,这种情况是大量存在的。此时,这种相对主义是否又在一定意义上变成了一种抛去时空、目标与利益的“绝对”的东西呢?换言之,这种相对主义的认识是否过于“相对”了而片面的抹杀了延续性、一致性和同质性呢?


二、方法论及其反思


科学知识社会学在方法论上具有强烈的经验论倾向,其自然主义和纯粹描述的目的与传统哲学的规范化和规定目的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它以对科学家和科学研究过程的实际观察、分析、描述代替了先入为主的理论分析和规范研究,反对对科学概念作回溯性的实在论解释。[vi]谈及经验主义就必须谈及与之相对的理性主义,两者的对立和各自之优劣恰恰说明了两者在各自层面上的依赖与互补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最终的结论必然是:任何一种单一的、纯粹的方法论是无法真正达致研究的目的的。


下面让我们看看经验论与理性论,两者最根本的区别源自于对普遍必然知识的起源问题上,前者认为知识的来源是经验,后者则认为知识源于与生俱来的观念。经验论的现象性、或然性与理性论的本质性、必然性相对应。在本书关于观察和理论的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到科学知识社会学并不否认理论的应用,而是坚信经验知识是渗透着理论的,而理论又受制于科学共同体所尊奉的特定范式。[vii]因此,我们不能仅仅将是否赞成理论的介入作为两者的区分标准,而是应将理论的出发点或起源问题作为区别的根本依据。科学知识社会学考察科学知识不是从规范出发而是从观察、实验和感知出发,无疑这是经验主义的表征。问题是,依托于观察和经验可以深入理解科学吗?我们甚至要问,“看”到的就是科学或科学所特有的活动过程吗?这种“看”可以出错吗?可以偏离吗?如果“看”错了,那么基于其上的归纳是否必然是错的呢?如果理论的基点都在晃动,那么这样的理论可以得到信服吗?应该说,科学知识在整体上是归纳的、经验的,因而是可以出错的,但是科学知识也同样是理性的和演绎的,因而它超出了单纯的经验可以证明的范围。经验与理性在各自的层面上发挥着各自的优势,而不能单独的加以利用或评价。


笔者认为,一方面经验主义的方法论和认知主义的相对论之间是匹配的。科学知识社会学反对理性主义的二元论,即科学的内史受内在辨证法和合理方法论的支配,而外史受偶然的非理性因素和社会心理原因的驱动。对于“合理的事情”,科学知识社会学认为应当进行追问,这用相对论无权威性的观点也可以得到印证。正因为“看”会出错,所以才要用一种“相对”的理论来弥补经验的差失。实际上,社会学研究主要就是经验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说,经验主义是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应有之义。[viii]但是科学知识是否是社会性的呢?是否存在于社会之中就具有了社会性,有了社会性就要用社会学的视角加以解读呢?我想这正是科学知识社会学与其他学派的根本分歧点,也是受到抨击最多的地方。科学与社会处于不断的互动之中,其本身可以称之为一种社会现象、社会因素,可以说它具有社会性。但是关键的是这种社会性与其自身的自然性、客观性相比较哪个更为突显。当我们因为其社会性的一面而对科学知识进行社会学的分析时,我们可以忽略其自然性和客观性的彰显吗?如果不可以,我们就可以对于这种经验主义的方法论提出我们的质疑。如前所述,《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一书中并不否认理论的应用和认可,那么既然是相对主义的,即认为所有的信念和理论都处于不断的被反思和质疑的位置,那么这种理论又如何能够负载经验,又如何对于经验加以解释呢?我想这也许在一定意义上显现出了科学知识社会学分析中认识论和方法论之间的冲突。




摘要


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实质是对于传统知识两分法即科学技术知识和非纯粹知识的诘难和批判,受到了诸多的质疑也同时受到了赞同。对于科学知识社会学的争论主要集中于其认识论和方法论方面,本文也主要是从这两方面可来进行探讨和反思的。


其一,科学知识社会学的认知论是相对主义的。相对主义与绝对主义的反差使科学知识社会学这一认识论基础看似牢固。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何谓“相对主义”呢?如何在动态中寻找参照物与基点?如何在同一平台加以分析和判断呢?笔者对此产生了疑惑,进而引发的则是对科学本身的思考。此外,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分析对于科学知识与科学实践的理解也体现了这一相对主义的认识论。科学探索被目标与利益所导向并成为科学活动实际运行的原因,那么将如何解释不同利益集团的相同信念以及不同图景下的相同认知呢?这是我所着重思考的。


其二,科学知识社会学在方法论上具有强烈的经验论倾向。应该说,科学知识在整体上是归纳的、经验的,因而是可以出错的,但是科学知识也同样是理性的和演绎的,因而它超出了单纯的经验可以证明的范围。笔者的结论是:经验与理性在各自的层面上发挥着各自的优势,而不能单独的加以利用或评价。


最后,在认知论与方法论的关系上。我认为,一方面经验主义的方法论和认知主义的相对论之间是匹配的。但是科学知识是否是社会性的呢?是否存在于社会之中就具有了社会性,有了社会性就要用社会学的视角加以解读呢?那么既然是相对主义的,即认为所有的信念和理论都处于不断的被反思和质疑的位置,那么这种理论又如何能够负载经验,又如何对于经验加以解释呢?这也许在一定意义上显现出了科学知识社会学分析中认识论和方法论之间的冲突。





注释








[i] 巴里·巴恩斯主编:《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刑冬梅、蔡仲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页。




[ii] 同上,第150页。




[iii] 同上,第145页。




[iv] 同上,第30页。




[v] 同上,第177页。




[vi] 刘华杰:《走向经验论—兼叙英国科学知识社会学传统》,http://www.oursci.org, 20021014日。




[vii] 如书中第113页。




[viii] 刘华杰:《科学知识社会学综述》,http://www.unirule.org.cn







上一篇:[读书报告]于晓艺:SSK研究...      下一篇:[读书报告]侯杨:科学知识研究...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