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八次读书会»[读书报告]于晓艺:SSK研究纲领的转向——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读书报告]于晓艺:SSK研究纲领的转向——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添加时间:2004-12-21 22:36    浏览次数: 2981 次

SSK研究纲领的转向


——读《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


于晓艺


科学知识社会学(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简称SSK)于20世纪60、70年代起源于英国,由于他们将科学知识引入研究范围,从而使其研究在总体上属于“科学之社会学研究”,以区别早期迪尔凯姆和曼海姆等人建立的知识社会学以及当时占主流地位的默顿学派的科学社会学


强纲领的提出标志着科学知识社会学的诞生。强纲领是由布鲁尔于1976年,在《知识和社会意象》中进行详细论述的。“一、它应当是表达因果关系的,也就是说,它应当涉及哪些信念或者各种知识状态的条件。二、它应当对真理和谬误、合理性或者不合理性、成功或者失败,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三、就它的说明风格而言,它应当具有对称性。四、它应当具有反身性。”[i]在强纲领的启蒙下,SSK迅速形成许多经验研究场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也由于“强纲领”提倡一切知识都是相对的、由社会建构的、并随社会意象的不同而有所变化的“极端”的相对主义倾向,使得SSK内忧外患。一方面,受到来自哲学界、社会学界、历史学界的批判甚至是科学界的批判;一方面,引起了内部理论混乱,招致亚分支的改造活动,强纲领成为其提倡者不能实现的诺言。


在这种背景下,《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作为爱丁堡学派最新近的、最一般性的成果于二十世纪末出版。在该书中,巴恩斯和布鲁尔一改往日的“强硬”口气,与亨利一起以偶然性为基点,提出了相对缓和的社会学有限论的研究纲领,并论证了新的研究纲领对科学知识的社会学分析的意义和作用。社会学有限论有五个基本信条组成:“1)术语的未来应用是开放式终结的;2)没有任何一种分类活动是永远的正确;3)所有的分类事实都是可以修改的;4)对一种术语的连续性相继使用并不是孤立的;5)不同术语的应用并不是相互独立的”[ii]他们还把社会学有限论进一步应用于信念和范例之上:信念和范例的未来蕴涵是开放式终结的;任何关于信念和范例的陈述都不存在不可废弃的真或假;所有现存的关于信念和范例的例证/证实/反驳的陈述都是可修正的;一个信念和范例的相继使用彼此之间不是相互独立的;对不同的信念和范例的使用彼此之间不是相互独立的。[iii][iv]为了说明社会学有限论的普适性,在建构出新的研究纲领体系之后,又对科学家的实在论策略进行了目标和利益的因果解释;并运用社会学有限主义对科学划界问题进行了社会学的解答。在最后一章,将社会学有限论“扩展到‘必然性’真理的王国”[v],而“通常认为不能对数学知识进行社会学分析”[vi]。也就是说,《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一书,不仅提出了SSK的社会学有限论的新纲领,而且对其进行了详尽的系统论述。本书可以看作SSK研究纲领新转向的标志。


那么,这种纲领的转向对SSK产生了什么影响呢?《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真的像编者在导言中所述“对于当下争论剧烈的一些问题,如:相对主义、反身性和自我指涉,新叙事形式和后现代‘解构主义’等,本书没有给予任何特殊的重视”[vii]吗?它的这种回避方式,能为SSK的发展提供新的契机吗?如果SSK的研究纲领真的从“强”转向到“弱”,是否就能解救其内在的理论危机?


本书第一章,从观察入手,突现没有绝对客观的科学活动,确立了“知识必须奠定在认知者和实在之间的一种因果相互作用的基础上”[viii]这一前提,为后续的研究提供基本的预设。同时提出应接受这样一种观点——“直觉在相当程度上有其‘内在的组成’,就是说,它分立于我们认知的其他的组成,仅仅在有限的范围内受这些组成的影响。”[ix]虽然在第三章对分类的考察中才引出社会学有限论,但在这里已经看到了“有限”的字眼,这也是SSK论述方式——先有大致的理论,再寻找相应典型的案例来分析,所导致的。在第三章引出社会学有限论之后,将其运用于对实在论进行分析;并在此种纲领下建立了新的利益模式,对科学研究进行了重新的社会学考察;对于科学划界问题进行社会学有限论的阐释;最后将有限论的纲领从经验知识推广到非经验性知识领域,从而最终完成了社会学有限论的普适性论证。也就是说,自此,SSK开始了新的研究模式。


《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一书总体上建基于事件的偶然性,目的在于揭示和探讨进入科学知识的所有形式的偶然性,认为偶然性无处不在,任何真理性宣称都相对于历史性的、社会性的、甚至是生物性的偶然性集合而存在,不存在任何终极的和绝对判断的可能性。[x]而这种偶然性本身就是相对主义的内在属性。第二章仅讨论一个单独的试验,把这种特例作为偶然性的具体体现,通过考察特例的偶然性来映射其他科学研究中的偶然性,从而归纳出偶然性的普遍存在,然而在这种偶然性的普遍存在中,相对主义获得了他的必然性。


另有学者认为,SSK回避了受到强烈批评的强纲领原则,特别是反身性原则。[xi]而笔者认为:“如果社会学家试图解释在知识产生过程起作用的一般原则,这些原则将告诉他们:他们对这些原则本身也要去探测、去阐明、去说服、去评价。否则,知识社会学本身将会强调自己的谎言而处于危险中”,正是反身性原则的一种表达。或许有些牵强,但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SSK努力用各种方式维续其强纲领。


根据上述分析,SSK由强纲领向社会学有限论研究纲领的转向仅仅是信条、宣言的变化,其内含的基本精神却没有根本变化,相对主义更是得到很好的传承与发展。


相对主义是SSK遭受各种批判的主要根源,而研究纲领从强纲领到社会学有限论的转向使SSK从强调偶然性来确认、甚或是增强相对主义倾向,那么这种转向也只能是聊以自慰的工具,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SSK内部的理论矛盾,也不能给予外部的批判以有力的回击,对于亚纲领的争论似乎也无力回旋。SSK的出路在何方?或许会是一个长期讨论的问题。但是我们却不能因为这种理论遭受批驳而放弃,它对科学以及科学知识的社会学考察对我们的思维定式是一种剧烈的冲击,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来审视科学,审视社会。这无疑都是有助益的。













[i] []大卫·布鲁尔著,艾彦译:《知识和社会意象》,东方出版社2001年版,第7-8页。



[ii] []巴里·巴恩斯、大卫·布鲁尔、约翰·亨利主编,邢冬梅、蔡仲译:《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66-71页。



[iii] 同上:第86-88页。



[iv] 同上:第129



[v] 同上:第215页。



[vi] 同上:第4页。



[vii] 同上:第6页。



[viii] 同上:第1



[ix] 同上:中文版序言。



[x] 同上:中文版序言。



[xi] 胡杨:《从强纲领到社会学有限主义——爱丁堡学派研究纲领的转变述评》,载《自然辩证法通讯》2004年第1期,第45页。



摘要:《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一书,可以看作SSK研究纲领新转向的标志。也就是说,自此,SSK开始了新的研究模式。但是这种转向仅仅是信条、宣言的变化,其内含的基本精神却没有根本变化,相对主义更是得到很好的传承与发展。而相对主义是SSK遭受各种批判的主要根源。SSK从强调偶然性来确认、甚或是增强相对主义倾向,那么这种转向也只能是聊以自慰的工具,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SSK内部的理论矛盾,也不能给予外部的批判以有力的回击,对于亚纲领的争论似乎也无力回旋。但是我们却不能因为这种理论遭受批驳而放弃,它对科学以及科学知识的社会学考察对我们的思维定式是一种剧烈的冲击,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来审视科学,审视社会。这无疑都是有助益的。


上一篇:[读书报告]苗炎:相对主义掩盖...      下一篇:[读书报告]金晓丹:读书笔记—...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