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正来课堂»第八次读书会»[读书报告]任瑞兴:“科学本身的方法”与“有限论”--------读《科学知识——种社会学的分析》 

[读书报告]任瑞兴:“科学本身的方法”与“有限论”--------读《科学知识——种社会学的分析》 

添加时间:2004-12-21 22:42    浏览次数: 2623 次

小南湖读书小组第八次读书报告


       “科学本身的方法”与“有限论”


--------读《科学知识——种社会学的分析》




《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以下简称为《科学知识》)的中文版序言中称,其是用科学本身的方法分析、研究科学和科学知识,本书的核心思想是有限论。那么,究竟什么是“科学本身的方法”?以“科学本身的方法”去分析、认识科学和科学知识,是否真正贯彻、体现了所谓的有限论的核心思想?


通读《科学知识》全书,所谓“科学本身的方法”主要就是展示对历史案例的分析的方法,是“以模仿科学的方式敬重科学”,“竭力仿效科学自身所具有的事实特性、非评价特性”[i]由此,《科学知识》从观察与实验着手,立基于社会学的视角,运用所谓“科学本身的方法”展开了分析,从中试图说明传统、惯例、共识等因素在建立和支撑科学知识过程中所起的作用,进而分析了科学家如何区分科学与非科学、如何捍卫其控制的知识领域。不可否认,《科学知识》一书揭示了社会性因素(诸如文化历史传统、心理倾向、政治形势、学术理念及利益驱使等因素。)对科学知识本身的内容之产生和发展的影响,为读者对科学和科学知识的认识提供了新的视角,使读者对科学的近乎毋庸置疑的绝对真理的印象产生了质疑与反思,原来科学并没有人们通常所认为的那般科学!


同时,必须看到这种“科学本身的方法”乃是一种经验的分析方法,这种方法的不周延性显而易见。那么,以此种方法去审视、分析科学知识自身具体内容的生产与诸种社会性因素之间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注定了由此而得出的结论的局限与不高的可信度。在此意义上,《科学知识》的一种社会学的分析的定位可算是准确和谨慎的。这就使我不能不审慎地对待和理解该书的“有限论”的核心思想。


正如《科学知识》的中文版序言中所称的那样,该书的核心思想是一种有限论,即“一个概念的先前应用并不能决定这个概念的后继应用,……每一次的概念应用行为都是全新的和创造性的过程。”“有限论的重要性在于揭示了社会过程渗入知识领域的内在方式”,该书“所进行的历史的和社会学的分析的目的在于其揭示和探讨进入科学知识的所有形式的偶然性”。可见该书的哲学倾向是相对主义的。“作为相对主义,它意味着:不相信存在任何终极的和绝对的判断的可能性。……任何真理性宣称都相对于历史性的、社会性的、甚至是生物性的偶然性集合而存在。”[ii]若是将这种相对主义的“有限论”思想贯彻到底的话,《科学知识》的成书过程中,作者们的学术倾向、心理状态,特别是他们在写作过程中所受到的诸种社会性因素的有意无意的影响,无疑会波及到该书的成文;由于我读这本书的特定的背景,研读过程中所受到的社会性因素的影响,我也很难确定我读这本书时所理解的作者们的思想就是他们的原意,也不能确定这些观点代表其现在的主张。由此推之,该书的结论也仅能适用于书中所选取的几个特定的历史案例,而不能适用于具有概括性、抽象性的科学知识本身。否则,就可能背离了相对主义的有限论思想。


而问题正是出在这里,《科学知识》的作者们并未能如其所宣称的那样去彻底地贯彻相对主义的“有限论”的思想。首先,他们所使用的“科学本身的方法”本身就是对相对主义的“有限论”的思想的否定。他们“竭力仿效科学自身所具有的事实特性、非评价特性”来对科学知识进行分析,在此他们已经认可了科学方法自身具有通约性,忽略了他们所竭力仿效的科学方法与科学家们所运用的科学方法之间因其所受到的社会性因素的影响而导致的差异,此刻,这些声称坚持相对主义立场的人已经滑向了他们所经常反对的理性主义,看来他们对理性主义的批判也是有限度的。因此,严格从相对主义的立场来考量,《科学知识》的作者们所使用的研究方法本身是否科学,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此处,我发现了该书的作者的意图与作者的研究方法之间的内在逻辑矛盾。其次,《科学知识》的作者们试图通过所谓的“科学本身的方法”研究科学与科学知识,从而揭示出进入科学知识的所有形式的偶然性,阐明该书的核心思想——有限论。有限论在该书的作者看来,已经不是相对意义的,它具有绝对性,“它意味着不存在任何知识可以宣称具有绝对真理的地位”,“‘有限论’代表了一种揭示科学知识本质的科学理论”。[iii]在这里可以看到,坚持相对主义的该书作者以经验的方法谨慎地对选取的案例的分析,最后却得出了具有绝对性的有限论思想。可见,该书的初衷与其结论之间出现了逻辑上的紧张。


由此,我们就不能不来审视这种相对主义的“有限论”思想的限度,将有限论绝对化会使人们对科学知识究竟是什么无从知晓,而只能局限于具体案例的场景之中,这无疑限制了人所具有的渴望认识和把握事物之本质的理性追求。事实上,《科学知识》的作者们正是以对相对主义的绝对化的方式践行着其理性的追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相对主义与绝对主义、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其彼此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或许我们对于作者过于苛刻了,无论如何,《科学知识》一书以经验的案例分析的方法分析了科学知识生产的社会学意义上的过程,使读者能对科学与科学知识的那种绝对正确的盲目性的认同少一些,而多一些理性地审视与思考。同时,该书也促使我们认识到保持研究立场、研究意图与研究方法之间的逻辑一致性的重要和艰难。








[i][]巴里·巴恩斯、大卫·布鲁尔、约翰·亨利主编,邢东梅、蔡仲译: 《科学知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导言部分第1页,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3月第1版。



[ii] 同上,中文版序言第23页。



[iii] 同注释②。

上一篇:[读书报告]孙记:因果关系在科...      下一篇:[读书报告]曲波:勾画科学知识...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