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大师研究»罗尔斯»丁雪枫:罗尔斯伦理思想研究综述

丁雪枫:罗尔斯伦理思想研究综述

添加时间:2005-01-12 10:25    浏览次数: 5213 次

罗尔斯伦理思想研究综述



( 东南大学 丁雪枫 )




  作为一名顶级的世界学术大师,罗尔斯的思想涉及到哲学、政治、经济、法学、社会等方方面面,在伦理思想方面也有许多引人注目的研究成果。诚然,罗尔斯也是一位伦理学大家,《正义论》就是在八十年代作为外国伦理学名著译成汉语的,2003年《道德哲学史讲义》也被译成了中文。综述一下中外学者对罗尔斯伦理思想的探讨,对深化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研究、完善罗尔斯的整个思想体系,均具有重要的意义。



  1、规范伦理学的定性研究。罗尔斯的伦理思想已被中外学者归类或定性为规范伦理学。在中国,万俊人、白羽、周旺生、吴冠军等许多学者皆如此认为。万俊人强调,罗尔斯本人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西方现代型规范伦理学家,他的学术背景是美国的当代现实生活,所选择的伦理学类型是现代社会规范的伦理学;不同于一般意义的规范伦理学的是,罗尔斯的伦理规范所指向的首先是而且主要是对社会的规范,而非对个人行为的直接规导。在万俊人看来,罗尔斯正义论研究的核心和最终目的是两个正义原则,只不过罗尔斯的伦理规范主要是对社会的规范,而非对个人的规范,所以罗尔斯的伦理学仍然属于规范伦理学范畴。白羽等学者也持有类似的观点。在美国,W·L·迈克布莱特认为,罗尔斯的伦理学继承了康德道德义务论的传统,强调伦理规范的制定与遵守。迈克布莱特只将罗尔斯的伦理思想定性为义务伦理、规范伦理,至于说义务和规范的对象是谁,并没有清楚地表明,从此意义上,万俊人等中国学者对罗尔斯规范伦理的定性研究是较为深刻的。中西对罗尔斯的伦理定性局限在于,双方都站在自己传统伦理的视角评判罗尔斯的伦理思想,本质上讲,罗尔斯的伦理思想的性质应该主要是个人主义的或自由主义的,规范和义务只不过是保证个人主义或自由主义的手段、方法而已,这一点中西学者在定性时均没有特别指出。



  2、“反思的平衡”的伦理学方法研究。中外学者对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研究也涉及到了其伦理方法论的研究,“反思的平衡”被中西学者共同认为是罗尔斯伦理思考的方法。中国矿业大学的焦金波研究发现,罗尔斯的道德证明是一种观念的证明,是通过我们的反思检验我们的伦理判断与直觉道德判断是否契合一致的过程。任何一个道德原则或道德理念,是否具有合理性,在于它能否经受“反思的平衡”的考验,经受得了的就是正确的、合理的,反之,就是错误的。具体地说,“反思的平衡”是一种确定道德观念合理性的方法,其运作过程是:将理论与直觉互动,理论被直觉承认,直觉被理论认可,理论与直觉共同承认的规范、原则,就是道德原则。原初状态、两个正义原则就是代理人通过“反思的平衡”而达到的重要成果。何包钢、何怀宏不完全赞同这种观点。何包钢认为罗尔斯的伦理学方法应该有三种,而非仅仅“反思的平衡”方法之一种,这三种方法是:契约论方法、无知之幕方法和“反思的平衡”的方法。罗尔斯对两个正义原则的几次修正就是综合并反复运用这些方法的结果。何怀宏认为,罗尔斯的道德方法是原初状态、契约方法和“反思的平衡”。何包钢、何怀宏的观点具有很大的共性。就罗尔斯伦理三方法而言,无知之幕和原初状态只是契约的方法和反思的平衡方法的限制条件,它保障了后两者的公正性和广泛性,防止了狭隘性。同时,契约的方法本质上也是“反思的平衡”的方法,前者对他人的观点与自己的观点加以平衡,后者将理论的观点与自己的直觉的常识观点加以平衡;前者是集体的平衡,后者是个体的平衡;前者是外在的强制,后者是内在的自觉。由于契约最终由个体去实施,规范最终具体到个人,所以“反思的平衡”是契约的根基,也是契约的最后阶段。在日本,伦理学家川本隆史也强调,罗尔斯的伦理方法是“反思的平衡”,它是原理与判断之间相互协调、最终一致的过程,具体表现为“正义的两个原理”与“深思熟虑的道德判断”互动统一的过程。该方法又分为两类:“狭义的反思的平衡”和“广义的反思的平衡”,“狭义的反思的平衡”“就是把以‘道德原理’的形式通过归纳所选择的过程 ”,“就是说,把判断与原理进行比较的同时,使二者整合”。“广义的反思的平衡”是原初状态中公平的全体成员一致同意某些原则的过程。总体上,“广义的反思的平衡”比“狭义的反思的平衡”更合理,它促进了“生活、伦理、科学三者之间的联合”,因而具有比“狭义的反思平衡”——判断与原理的整合——具有更大的现实合理性;但“广义的反思的平衡”并非十全十美,因为“广义的反思的平衡”必须以“狭义的反思的平衡”相一致,同时,“广义的反思的平衡”中直观主义谬误的可能性,平衡的稳定性,共识的现状辩护性等等,都说明了“广义的反思平衡”的缺陷。



  3、道德原则的研究。中外学者对罗尔斯道德原则的研究观点较为一致。但也并非完全相同。在中国,有代表性的是姚大志和万俊人。姚大志认为,罗尔斯的正义论体系有三个道德向度:两个正义原则、原初状态及自律互惠性。虽然没有明确指出两个正义原则就是基本道德原则,但这种倾向非常明显。万俊人在《政治自由主义》的读解及有关的论文中,都将两个正义原则——自由原则和差别原则——作为罗尔斯的两个基本道德原则。在美国,1992年肯尼思·拜思的《社会批判的基准》、1994年大卫·布彻和保罗·凯利的《从霍布斯到罗尔斯的社会契约》都将罗尔斯的两个正义原则看作社会契约的规范成果,并将其作为道德的基本原则。缺陷在于,中西学者都没有对两个基本道德原则作伦理学理上的疏理与论证。



  4、伦理学体系的研究。中西学者对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系统研究虽然开展,但相对而言较为薄弱。在中国,何怀宏等学者在1988年以西方伦理学著名的形式将《正义论》译成中文,并于200212月出版《公平的正义——解读罗尔斯〈正义论〉》。一般认为,既然是伦理学名著,解读应该倾向于伦理学的解读,然而,何怀宏先生偏向于文本的社会哲学、政治哲学的理解,不太注重罗尔斯伦理体系的梳理,这从该书的章节中可以看出其解读中伦理的贫困,如第一章“罗尔斯正义理论的形成”,其中包括“罗尔斯的生活与著述”、“《正义论》一书的主要思想和篇章结构”、“《正义论》思想体系的形成过程”三节;第二章“正义原则的优先性”,包括“一些概念的说明’、”制度原则对个人原则的优先性”和“正义原则对功利原则的优先性”三节;第三章“平等的基本自由”,包括“基本自由的体系”、“基本自由的优先性”、“自由的应用:公民不服从”三节;第四章“公平机会与差别原则”,包括“公平的机会平等”、“利益差别的限制条件”和“两个正义原则的基本倾向”三节;第五章“正义原则的证明方法”,包括“原初状态的设计”,“正义原则的择出”、“契约论作为一种证明方法”,“反思的平衡”四节;第六章“批评与发展”,包括“诺齐克与罗尔斯之争”、“一些来自其他方面的批评”、“一种历史和综合的考虑”、“从《正义论》到《政治自由主义》”、“从国内正义到国际正义”五节。细览全文可以发现,何怀宏的解读不是伦理的解读,至少不是专门的伦理学的解读和罗尔斯伦理体系的研究,至多是对罗尔斯整个正义论思想体系的把握。在日本,川本隆史的《罗尔斯——正义原理》应该是罗尔斯伦理思想的专门研究,但系统性不强,也缺乏独创性的个人观点。



  5、社团主义者对罗尔斯的批判。罗尔斯的伦理思想既被广大中外学者所肯定,也被许多学者所否定。该否定尤其表现在社群主义(社团主义)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否定上。在国内,北京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的李伟先生认为,罗尔斯的新自由主义实质上是个人主义,社团主义实质上是德性主义,后者既不应当批判前者,前者也没有理由批判后者,因为双方皆有缺憾;合理的方式应该实现两者的融合,即“一方面,个人的存在以社会、传统为前提;另一方面,个人并不是社会的消极产物,而是社会发展的主体。”在国外尤其在美国,社团主义者对罗尔斯批判层出不穷,桑德尔、麦金太尔及德国的哈贝马斯等都是著名的批判者。桑德尔认为,罗尔斯的个人主义无法揭示个人真实的“社会认同”(social identities),更不能达到公平正义的社会秩序,最终导向个人主义的“权利政治学”而非公平理想的“共同善的政治学”。麦金太尔以两本专著《追寻美德》和《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的形式,专门批判罗尔斯的新自由主义,认为罗尔斯的自由伦理忽视了德性、传统和社团,过分强调个人利益,正义应该是历史的、具体的,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正义原理,美德的品质是正义的前提。哈贝马斯公开反对罗尔斯,认为罗尔斯的道德正义是实质的、理想处境(原初状态)的和合法性的,而道德正义论应是程序的、理想语境的和正义的,人们通过商谈、社会交往就可以得出正义的规则,没有前定规则的价值合理性。在哈贝马斯看来,社会规范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而非圣贤选择的前定合理性。本质上,哈贝马斯与罗尔斯在规范的根源上是一致的。甚至极端自由主义者诺齐克,也对罗尔斯的新自由主义提出了批评,诺齐克站认为,罗尔斯倡导个体自由,但又用差别原则限制了个体的自由,因而其自由主义思想存在着内在矛盾。在麦金太尔等人的批判下,罗尔斯对社团主义做了局部的妥协。五卷本《罗尔斯哲学》的第四卷,主要介绍了罗尔斯的道德规范心理学和他对社群价值做出调和的意图(其中的第一卷和第五卷在复旦大学图书馆目前有收藏),《政治自由主义》、《作为公平的正义——正义新论》就是社团主义者对罗尔斯自由主义伦理观的批判后,罗尔斯反省的重要成果。



  综上所述,尽管中外学者对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研究在某些方面是深刻的,如“反思的平衡”的伦理学方法、个人主义的伦理向度、基本道德原则的性质等,但是,也存在以下不足:第一,缺乏系统性研究。罗尔斯道德正义的伦理思想即道德的正义,是一个完善的体系,罗尔斯本人在《政治自由主义》的序言中多次提到并希望得到阐发,因为去世而未及完成,留下终身遗憾。道德的正义体系究竟应该是什么,学界至今也少有问津。第二,对罗尔斯思想研究较为深刻的多集中在其政治哲学领域,在其伦理学领域,除了中国的万俊人先生、日本的川本隆史、美国的麦金太尔、德国的哈贝马斯等人的研究是伦理的并较为深刻外,其他大多数学者对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研究均较为肤浅;即便上述四位学者,对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研究也多为片面。第三,罗尔斯伦理思想的现实价值,即中国的借鉴意义,或者说对中国的实践价值,很少有学者研究。国内对罗尔斯思想的研究,包括伦理思想的研究,多是介绍、诠释,而非将理论的研究成果与中国社会现实结合起来。罗尔斯思想体系的特点是,不仅证明正义原则的理论合理性,而且重点说明原则的实践合理性,即现实可行性和稳定性,甚至这一点,对当代中国的学术方法的研究就具有重要的理论参考价值;同时,罗尔斯的思想,无论政治哲学思想还是道德哲学思想,对当今中国的社会实践具有很强的借鉴价值,而学界恰恰也把它忽视了。





主要参考文献:



[1]万俊人.道德类型学及其文化比较视境 [J]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6.


[2] []W·L·迈克布莱特.最近西方哲学中的伦理和道德问题[J] .学术月刊,1994,(9.


[3]焦金波.罗尔斯道德哲学的方法论浅论[J].学海,2002,(6.


[4]何包钢.罗尔斯的规范方法论:契约、无知之幕和反思的平衡[W].一帆律师网,2003/08/17.


[5][]川本隆史.罗尔斯——正义原理[M]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


[6]姚大志.罗尔斯正义理论的道德基础[J].江海学刊,2002,(2) .


[7]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M].南京:译林出版社,2000.


[8] [] Baynes, K. The Normative Grounds of Social Criticism[M].New York: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2.


[9] []Boucher, D. and Kelly, P. The Social Contract from Hobbes to Rawls[M].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1994.


[10] 何怀宏.公平的正义——解读罗尔斯《正义论》[M] .济南:山东人民出版,2002.


[11] Michael Sandel. Morality and Liberal Ideal[J] . The New Public, May7, 1984.


[12] []Jurgen Habermas, Moral Consciousness and Communicative Action[M]. Cumberland: The MIT Press. 1990.


[13]麦金太尔.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M] .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


[14][]Alasdair Maclntyre .After Virtue[M] . Notre Dame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ress.1984.


[15] 李伟.驱逐了德性,自我走向何方?[J].北京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2,(3.


[16] 万俊人.儒家美德伦理及其与麦金太尔之亚里士多德主义的视差[J] . 中国学术,2001(2).


[17]东方朔.自我概念之诠释及其冲突[J].开放时代,2001,(5.




作者简介:



  丁雪枫(1970年出生,东南大学人文学院伦理学博士生,南京政治学院理论一系讲师)通讯地址:南京市中山北路305号南京政治学院理论一系


上一篇:吴冠军:罗尔斯与康德主义事业      下一篇:吴冠军:罗尔斯与康德主义事业—...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