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大师研究»哈耶克»福山:哈耶克不完全的胜利 

福山:哈耶克不完全的胜利 

添加时间:2005-03-18 22:53    浏览次数: 5377 次




哈耶克不完全的胜利

哈耶克不完全的胜利

福山著

周岳峰译
  【译者按】日裔知名学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美国《威尔逊季刊》(2004年春季号)上发表题为《哈耶克不完全的胜利》(Hayek''s Incomplete Victory)的书评,对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今年3月5日出版的《哈耶克的挑战—一名知识分子传记》一书作了点评。此书作者为布鲁斯.卡德韦尔(Bruce Caldwell)美国《图书杂志》曾称《哈耶克的挑战》“是一部杰出学术著作、文笔极为优美,它还原了经济学历史。”以下是该书评主要内容。

  最能说明西方世界过去两代知识分子在思考市场、政府以及经济政策上所经历的历程,莫过于奥地利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克.冯.哈耶克(Friedrich A. Hayek)(1899-1992)声誉的起落。在哈耶克小册子《通向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1944)出版后的10年中,他至多被看作是位右翼怪人、一位用科学语言展示他本人对市场与个人自由那种标准偏爱的煽动者,在该书中,哈耶克争辩说,欧洲福利制度的扩展与集权主义的蔓延属于同一类型。今天,形成对比的是,哈耶克披上了深受尊敬知识分子的华丽外衣。作为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理所当然被看作是席卷西方的那场亲市场的撒切尔—里根革命的智力教父,他拥有大批追随者,其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了社会科学领域。

  然而,即使是那些自称钦佩哈耶克的人士,对他许多重要思想也理解不多,其所批判的不仅仅是被左翼实践的政府干预与计划,而且也对获得右翼支持的当代新古典经济学中主导思潮提出了批判。布鲁斯.卡德韦尔编撰的、给人留下很深印象的有关哈耶克本人的传记,将这些主题加以汇集,并向读者展示第二种批判是如何按照逻辑出于第一种批判的。

  哈耶克思想的所有思路都集中体现在30年代后期那场所谓的社会主义周期的辩论中,在这场辩论中,他和其他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对中央计划会产生更快经济增长这一观点提出了挑战。在诸如《经济学与知识》、《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这些著作中,哈耶克对社会主义的批评,就其核心内容来说,是实证性的而非标准性的。他认为,人类知识不可避免带有片面性:合理性存在局限,任何个体所知道的东西往往带有本质上地方性的特点,这点在宏观经济学方面尤是实情,它依赖于数千、甚至数百万个体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

  哈耶克认为,社会主义的问题在于,它寻求用单一、无所不知的计划者知识,来取代那些无数行为体的分散知识。社会主义中央计划之所以不能发挥作用,因为它在尝试不可能之事:用静态的平衡模式来获取以动态的、不断变化的均衡为特征的、深不可测的综合投入和产出,而相比之下,价格机制则为数千名中介者提供了有关偏好和相对稀缺的信息,他们之间的不断交流产生有利于社会的结果。

  在对社会主义周期展开辩论之时,苏联经济增长迅速,而资本主义的西方因大萧条而动荡不定,导致许多人都认为社会主义是种优越制度。只是到了数十年后、当中央计划经济恰恰因为哈耶克所阐述的那些信息问题而开始暴露出大量机能失调问题时,其学说的实证性才得到确认。今天,实际上已无人相信:利用甚至最强有力的超级计算机,中央计划者能取代自由市场中价格机制的调整功能。我们更有可能接受哈耶克广泛洞察力:即社会秩序(而非只是市场),道德、社会规范、法制等经常是知识有限个体互动而产生的自发和无计划的结果,而不是单一设计者的产物。

  但是,哈耶克也对人类理性的局限提出了远要深刻得多的批评,批评范围扩大至将成为战后美国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以及时至今日我们教大学生经济学基础的那些模型。卡德韦尔解释说,哈耶克的作品——从他早期在其“滥用理性”项目中对“唯科学主义”提出的批评,到他最后出版的著作《致命的自负》(The Fatal Conceit)(1988年),不仅对现实世界计划者提出了批评,而且也对旨在将人类行为研究变成象自然科学这种实证性和可预测性的研究的实证主义社会科学家提出了批评。

  如同当代新古典经济学家一样,哈耶克是个“方法论的个人主义者”(methodological individualist),相信团体的行为必须从组成这种集体的各个体的互动中得以解释,但是,与经济人这种典型的新古典主义模式相比,他的个体选择观则要更为细微与复杂得多。据他理解,个体既非无所不知,也不是充分理性的,受到各种制度、规范、传统的限制,只有通过研究历史,才会了解它们。

  正如卡德韦尔指出的,哈耶克起初以为,可能与不可能实证主义之间的分界线在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的差异性。但到50年代时,他已认识到该问题确实是复杂问题之一。一门实证主义的预测科学可能只适合于某些人类现象或自然现象,它们相当简单。人们从来不可能充分效仿和预测象由简单中介者互动产生的自发秩序这类复杂现象,这些秩序包括了人脑、生态系统、市场、文化以及其他人类组织。

  换句话说,哈耶克已充分预见到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这些复杂的适应系统或综合科学研究兴起,其灵感很大一部分源于进化生物学,今天,这种研究方法在诸如圣达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这类地方得以实践,圣达菲研究所是个跨学科思想库,利用基于中介体模拟,来设计出规模更大集体复杂行为模型。但是,毫无疑问,哈耶克会将会不同意在许多综合领域内的研究议程,因为这类议程寻求利用这些模型来得到确定性的、预言性的结果。

  在卡德韦尔的书中,最令人感兴趣部分之一便是该书结语,它引述了哈耶克对自己一生结局的看法,哈耶克称,他很遗憾自己未能重新回到他对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 )《实证经济学评论》(Essays in Positive Economics,1953)的批评上,以及他未能重新回到对凯恩斯的批评上。当然,哈耶克的批评与弗里德曼对市场与有限政府的偏好无关,而是与后者相信经济学可以变成一门严格的实证性、预测性科学这种观点有关。卡德韦尔指出,在经济计量学方法论已变成更为高深、策略运筹学模型更复杂的情况下,经济学将人类行为普通法则方面的知识累积起来这种承诺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未兑现。因此,对于哈耶克来说,学术经济学近几年已经历了这种高度数学化和与历史无关的转向,其滥用理由程度无疑于早期社会主义计划。

  正如该书副题所暗示的,《哈耶克的挑战》纯粹是一本有关知识分子的自传,寻求对哈耶克的著作作出解释。事实上,人们从书中找不到任何有关哈耶克个人生活细节,如他为何与妻子离婚,或在与人一同被授予诺贝尔奖时他作何反应。相反,该书一开始,就详细介绍了大量有关属于奥地利经济学派知识分子的历史,触及诸如门格(Carl Menger)与德国历史学派施莫勒(Gustav Schmoller)之间争论这个话题。这种说明,对于理解哈耶克从事研究所处的知识环境、以及他对这种环境本身兴趣极为重要,因为它预示着那些继续将当代实证主义社会科学与更多地从历史与人种学来理解人类事务的研究方法相互隔裂开来的争论。

  卡德韦尔是位于格林斯博罗的北卡罗莱纳州大学一名经济史学家。在其书结尾,他悲哀地指出,将经济学转变成一门严格科学的这种非哈耶克的议程已将所有其他研究方法从美国的经济学系中逐出,包括经济史的研究。但是,事实上,由这种实证主义研究方法所造成的损害要大得多。经济方法论也已移植至政治学,将具有掌握对真实的人、文化和历史知识的个体(例如中东问题专家)从美国一流学校中予以消灭,这样,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相当压抑的人类进步图景。虽然中央计划凌驾于市场这种知识分子傲慢的独特烙印已消失,但是,其他形式的烙印却依旧存在,甚至已变得更为强大。哈耶克的挑战依然是一个未解决的挑战。
上一篇:张晓群:哈耶克政治哲学的若干矛...      下一篇:邓正来:“社会正义”的拟人化谬...
发表评论 回到页顶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