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球化论坛»《朗布伊埃宣言》推动全球化  
《朗布伊埃宣言》推动全球化
《朗布伊埃宣言》推动全球化

秋风

20世纪最后20年,人们谈论最多的词汇中,一定有“全球化”,全球化携带着种种观念和制度,作为一种无所不在的力量,影响了几乎所有国家、所有人的财富、命运与机会。不过,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其实已经不是人类经历的第一个全球化了。

第一次全球化

全球化的基本动力来自于人性,那就是与其他人交流、交换的内在冲动。而人类自然而然地形成的组织经济生活方式的制度——即市场制度,就是一种自发的扩展秩序,它天然地具有不断扩展的趋势。

经济学就是以揭示这一奥秘而宣告诞生的。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出了劳动分工的概念——其实在这一概念的背后是知识分散性和知识分工。分工能够提高效率,而分工则要求交换。交换的范围越广泛,则分工越可以深化、细化,进入交换体系的知识就越多样而丰富,每个人可以利用的他人的知识越来越多,其效率自然越高,则文明便可以快速地发展。

因此,从人类一诞生,就内在地蕴涵着全球化的机制。贸易是与文明一起诞生的。人们常常谈论中国如何闭关锁国,然而,2000多年前的丝绸之路,已经把遥远的中亚与中国联系起来;中国的大多数农作物,其实也都是几千年间从中亚、美洲、南洋陆续传进来的。

只是由于技术原因,比如交通、通讯条件的约束,但更多地是由于制度原因,也就是说,国家的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权,而人为地封锁边界,禁止商品、服务、知识、人员的自由流动,导致全球化始终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

斯密则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开辟了观念上的道路。他论证了,开放的自由市场,要优越于封闭的经济体系。于是,在英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自由贸易的舆论力量。曼彻斯特自由主义学派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对重商主义的堡垒发起进攻。1846年6月25日,英国废除《谷物法》,随后又废除阻碍自由贸易的《航海法》,并与法国签定人类历史上第一贸易自由化双边协定。这种自由化通商条约模式很快就通行于全欧洲。

大概从19世纪60年代起,人类进入了自由贸易、或者说第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个时代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为止。

推动这一轮全球化的,一般而言,是自由宪政制度。它对财产权的保护、对个人自由权利的保障,是推动企业家创新的基本框架。而自由市场的观念及据此而演进出来的自由市场制度,则使企业家得到了展示其创新才能的机会。于是,企业家们发明创造出无数高效率的交通通信技术,铁路、运河、轮船、电报、电话,等等,还有股份公司、期货交易所、股票交易所等等市场制度,从而使中国的茶叶可以成为英国人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而美孚的煤油,成为最偏僻的中国农民的必需品。

全球化的中断

没有历史的必然规律和历史的进步这回事。战争及国家对经济干预的增强,终结了第一轮全球化。

现代战争比拼的是经济实力,于是,战争爆发,各个国家立刻对经济实行控制和管制,跨境的商品、知识与人员流动受到严格限制。而这种国家控制制度在战后被延续下来。以30年代美国新政及凯恩斯主义崛起为标志,国家控制和国家干预似乎成为天经地义。而任何国家都会本能地会拒绝自由贸易,因为,自由贸易会削弱国家对于经济的控制力。

第二次大战后,整个世界的经济体系由于政治原因而几乎完全分裂为两个互相隔绝的体系。东方是国家全面控制经济生活的计划经济,西方是国家控制了很多经济生活、因而是大打折扣的市场制度。两个阵营之间不可能有自由贸易——倒是间谍们为贸易和知识的交流作出了贡献;西方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也由于制度原因而受到很大约束;至于东方国家之间,也不存在任何自由贸易,因为,它们各自国家的国内根本就没有市场,也没有从事贸易的主体——企业家。

但是,到了70年代初期,在西方,滞胀和福利国家的沉重负担使各国政府曾经运用得很顺手的宏观经济政策陷入尴尬境地。西方国家觉得,有必要协调解决问题。于是,有了西方七国集团会议的召开。

1975年11月15日到17日,当时的法国总统德斯坦邀请世界主要工业化国家的领导人到朗布依埃城堡开会。朗布依埃位于巴黎东南郊,从19世纪末开始,就是法国总统的夏季官邸。与会者分别是美国总统福特、英国首相威尔逊、意大利总理莫洛(他于1978年被左翼极端分子绑架、谋杀)、日本首相三木武夫和德国总理施密特。按照法国总统的设想,这是一次小型委员会的非正式会晤,目的是讨论当时正受石油危机影响的世界经济。

17日会议结束时发表了一份公报,即《朗布伊埃宣言》, 宣言提出,要加强所有国家间的合作与建设性对话,要推进所有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阻止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所有国家都应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

这可以说是第二轮全球化的一个先声。当然,七国集团会议明确地提到全球化一词,一直要到1994年的那不勒斯首脑会议。而承认全球化,并对其作出反应,是整个90年代历次首脑会议的主要议题。

自由市场推动全球化

作出反应的不光是七国集团,整个世界都感受到了全球化的冲击力。

其实,第二次全球化也重复了跟第一次全球化同样的模式。朗布伊埃首脑会议后几年,世界就开始变化了。英国的撒切尔夫人、美国的里根总统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市场导向的改革,中国也开始了改革开放。

在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冷落遭遇后,自由市场制度重新得到青睐,这意味着各国开始放松政府对经济的控制。而一旦市场获得了自由,一旦企业家的创新能力被释放出来,则其结果必然是全球化。因为,企业家会创造出种种贸易方式,贸易额急剧扩大;企业家又创造出奇妙的金融产品,国内和跨境投资的资本迅速膨胀。在这样的制度框架中,新技术、新产品层出不穷,信息时代到来了。信息技术又为全球化提供了空前的便利。

随着全球经济联系的密切,各国政府感受到了制度竞争的压力,这种竞争不仅促进了自由市场制度在全球的扩展,也推动了全球政治制度的变革。全球化也带来了观念、价值、文化的大范围流动和传播。

80年代、90年代的全球化已经极大地改变了整个世界。中国也许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中国的沿海地区,正在成为整个世界的加工厂。正是全球市场,为中国的企业家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今天,全球化已经是一个事实。当然,对于这个事实,人们可以有不同、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评价。有人说,全球化为个人自由提供新的空间,能够让全球同步富裕,全球化也是实现和平的一把钥匙。有的人则说,全球化削弱了民族国家的主权,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更为脆弱,还造成了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文化霸权。假如这样的看法成为主流,则或许有一天,这次全球化就可能跟上次一样嘎然中断。

《中国经营报》,2003,11,7

feifeixia0发表于2005/12/8 23:44:20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