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探寻生命的足迹
探寻生命的足迹

——此为发帖人对人生的点滴思考,一些概念并没有刻意寻求与学术上概念系统的一致

1



“我”的境界






人生会在不同的隧道中穿梭,在不同的生存状态中走过






迷失:迷失是不知不觉的,当你充满理想的投入到一件事情中时,可能你离迷失就不远了。外在的生存压力,内在的进取心,都可能让你走向迷失,做不了自己。






回归:当你意识到迷失的时候,你试图寻求回归。你这时会在自己的花园里玩耍个够,寻找构建自我意识的种种。人的成长往往是在回归的过程,它能把你接受的知识、受到的锻炼内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自觉:实现“我”的境界,对“我”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把世界圈在“我”中,而不是把“我”放逐在这个世界。真正实现自觉的人是不容易迷失的。






然而,人总是在迷失、回归、自觉之中循环往复。






2



“无因性”方法论






“无因性”是物权行为理论的一部分,是思维的智慧,但也受到批评






“无因性”来源于思维上的分类与单纯化,这对人生或许有一些指导意义






若把事物进行分类,对不同的事物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法,把一些问题与其他问题分离开,人会活得比较轻松






否则,人在一定的思想、感情的体系中生活,把每件事情都与他的体系、其他问题联系,他会把自己压得透不过气来。甚至不能干好每一件事,享受不到做这些事的乐趣






“无因性”是一种技术手段,它与感情因素是区分的,人生不是如此吗,不是每件事都能与感情、道德等因素联系上的。有的问题就是一种技术手段,应得到中性的评价
——————————————————————————————————
关注物权立法
http://www.cclbbs.com/forum/dispbbs.asp?boardID=24&ID=2142&page=1

newgirl发表于2006/2/16 21:43:13 
思考
3
理论与技术

一、理念: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一个原则性的想法

时代造就理念

真正的突破,往往在于理念,在社会运做中,理念是一个绝对的竞争力

这就要求我们跟上时代的脉搏

二、技术方案:理论的操作方案、办法

一个理念要从纯粹的思维走向实践,就必须有技术方案,使之具体化

设计技术方案有两个要点:一是把握理念的实质、一是立足现实

我们应把理念与技术方案区分,技术方案不是衡量理念优劣的绝对标准

三、技术执行:对技术方案的执行

是理念改变现实的实践操作

技术执行是靠某种力量推动的

其有自身的原则、方法

其能够推动、发展理念

4
知识不是力量

知识不是力量,尤其是在学术的范围内,在圆桌的场景下

个体对个体的力量与权威对个体的力量为法律的力量之源,“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自然界的真理,这世界上似乎很少有什么可以与力量分开了。但是,只要我们在探讨学问,就应该尽量抛开力量的因素

对一个问题的辩论:如果在一个理论体系下,可能有一个相对确定的结果。但是,即使在这个理论下显得最荒谬的论点,未必不能在其他的理论体系下得到支持。当你凭借自己的知识,用飞机、坦克镇压这个观点时,很可能就浇息了思想的火花

在圆桌上,若把知识当成力量,就不是讨论,而是力量和力量的搏斗。在这时,要区分“辩论的技术”与“理论的傲慢、人的霸权”。运用辩论的技术,使你的论证磅礴有力,是值得提倡的。而理论的傲慢、人的霸权,是不利于讨论氛围的形成和知识的发展的
newgirl发表于2006/2/23 12:35:49 
5
生活、思维与法律

生活是语言,法律是语法

法律符合思维规律

法律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生活的总结、概括,是思维发展的产物

法律非为高不可攀之物,可以说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

从某种程度上说,民法就是对民事习惯的确认

买卖一个物,双方虽然头脑中未必有要约、承诺、合同、合同的履行、违约、侵权等概念,但是交易照样进行。无论采纳不采纳物权行为理论,无论采用意思主义还是形式主义的物权变动模式,法国、德国的买卖都照样进行。对于一般人,懂交易就够了,不必懂法律。然而,作为民法的立法者,不懂交易是不成的

法律是符合人们的思维规律的。比如解释一个问题,我们可以找一个理论体系也可以找类似模型,还可以二者交叉用。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从粗线条讲,不就是这两种路径的体现吗?法律属于人文社会科学,一些文科基本思维模式都适用于法学

有一位网友与我交流何为民法上的体系化?他的观点是“是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将民法的各编各章各节各个细小的问题表述出来”。我回答有立论基础、有条理就是“体系化”。可见,很多法律上的东西,不妨跳出法律,依据人的一般思维、结合生活找答案。这样,就会发现:法律其实很亲切
newgirl发表于2006/2/23 23:43:41 
“隔膜——融合”回应civillaw有二说二网友

楼上学友点出了融合的一个重要方面

关于互动性,在人的交往方面,体现比较明显

作为一个普通人,和人交往,要关注对方的意思

作为一个领导者,要关注大家的合意

以这样的观念,才可能达到互动的效果

在这里,有一个方法论的问题,马哲叫做“一切从实际出发”

你和某个人交往,就要考虑到他的利益、观念、性格、爱好、情绪等,才能更好的关注对方的意思

你和一个群体交往,就要考虑到群文化,这个群体的利益、观念、好恶等,才能更好的关注大家的合意

执行的一件事情的原则、方法很重要,而在这个问题上,一些父母和子女、老师和学生、领导者和被领导者间的冲突往往不是利益、感情的问题而是执行原则、方法把握不当的问题。正如楼上学友所言,“任何单方面的善意都无法使得隔膜消失”
newgirl发表于2006/2/26 18:55:35 
谈辩论

一、辩论的焦点
辩论有前提,才能有焦点,双方用一套理论体系才能真正交锋

二、辩论的技巧是不打同一体系
辩手拿着问题,找对自己有利的体系,要守住自己的体系,不能跟着人家跑

三、辩论的度
同样的表述,实际上“度”可能不同,这和提出这个观点的语境有关:比如“不要思考”,(1)一个暴君可能对他的奴隶说这句话,(2)一个母亲可能心疼他做哲学家的儿子说这句话

四、辩论的技巧是脱离语境
你要批驳“不要思考”这个观点,站在(2)的语境下会显得无力,所以你要把对方带到(1)的语境下

五、辩论的语言
任何理论都要用语言来表述,在一定的理论体系下,语言具有相对的确定性

六、辩论的技巧是打语言的不确定性
辩论的语言还负责包装、煽情等工作,确定性还能留下几分

注:“辩论的技巧是——”主要针对辩论赛,所以在赛场上勿要在认为自己在研讨学术,而研讨学术的人是否明白自己并不是站在辩论台上呢

相关文章:

辩论 思维 法律人
http://www.cclbbs.com/forum/dispbbs.asp?boardid=55&ID=2910&replyID=12956
newgirl发表于2006/3/9 10:28:55 
探寻生命的足迹”系列之九

由“法是统治阶级的意志”想开去

在我的小文《关于法律、国际法的一点思考》
http://www.cclbbs.com/forum/dispbbs.asp?boardID=55&ID=2542&page=2
之中,表述:
自然状态下的人既有战争的一面又有合作的一面(动物世界也是如此)。人与人相互作用,逐渐形成了秩序:防止战争并对合作进行确认。这种秩序必须以力量为保障才会被人们遵守。力量包括个体对个体的力量、权威对个体的力量。随着社会的发展权威由氏族中武力强大的成员发展为国家。而法律则是力量保障下的秩序,从而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

法律是力量保障下的秩序。法律的公平正义的永恒理念则是人们对社会美好善良的愿望在法律上的寄托。法律的价值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注:在这里要明确,这绝不是要将法与价值剥离。实现一定的目的、功能,理论和制度设计可以有不同的构造)

国内法之保障力量在于:权威对个体的力量;国际法之保障力量在于:个体对个体(国家对国家)的力量。(注:此分类在于表明侧重点,勿作极端理解)

我们应对“法”有一个广义的理解,这样有助于理解各种狭义的“法”

“法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不如说“法是力量的意志”

人类生活在盘根交错的力量之网中,力量无处不在,假如没有力量之网的约束,人就可以随心所欲了,而那样的情况,也只存在于“一人世界”之中

举一个简单的父亲惩罚幼子的例子,在这里面,父亲是力量的代表,“惩罚”以父亲的力量为保障,体现父亲的意志

统治阶级是力量的代表,可以说“法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但要明确一点,“个体对个体的力量”、“权威对个体的力量”不是简单的二元划分,其尚有若干中间层次。其尚存在转化关系:权威在某种情形下也能成为个体,个体在某种情形下也能成为权威
newgirl发表于2006/3/13 12:58:32 
“探寻生命的足迹”系列之十

“度”的指针调节
——从要因与无因想开去

论证采要因主义还是无因主义,要考虑“度”的问题,因为公平也有道理、效率也有道理,立法的取舍要兼顾多项价值

与“度”的思维方式对应的是两极式的思维方式:认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文科不像理科,错了就是错了,对了就是对了,它存在着若干“中间态”

在法学领域,“度”就是法平衡利益与价值的特性的体现

“度”的指针调节,在学说与立法例中是比较普遍的,如:

任何人不得以大于其所有的权利让与他人——以手护手

极端不承认善取——中间立场——极端承认

无因——相对无因——要因

这些就是学说与立法例根据社会实际来调节这个“度”的表现

社会实际这个问题是很值得研究的,在现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我们的交易安全应该保护到什么程度,加以实证分析就比较有力了

最近,我在和大家讨论善意取得制度时也有这种感觉,从理论上怎么说交易安全应当保护都感觉没有底气
newgirl发表于2006/3/18 11:23:30 
探寻生命的足迹”系列之十一

多向生存
——原理、实例、方法

学习一种理论,更多的是学习一种理念、方法

因为人的生活是多向的,用一个理论的教条套所有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比如:法理学的“权利本位”,我们可以从这个法学理念得到一个基本的生活中的原理。人们的交往不是一种“权利——义务”的体现吗?法理学上的“权利本位”是有其经济基础、文化基础、逻辑基础的。但是,在现在的生活中,“义务本位”未必没有生存的余地。比如:在家庭中,父母与子女之间、夫妻之间,我觉得是典型的“义务本位”

所以,学习一个理论,我们要了解其另一极,通晓其体系,理解其在生活中的一般原理

在不同理论中,一种理论可能引进另一种理论

比如:传统的税法,可能“经济法”、“行政法”的气息浓重一些。随着社会的发展,实践不断的向我们提出新要求。而顺应这种要求,途径之一就是用其他的理论去审视它。用“权利本位”去衡量:税法是纳税人的权利保障法;将“债权——债务”引入:亦存在“代位权”、“撤销权”。假如不通晓“权利——义务”、“债权——债务”的一般原理,把这些渗透到税法中是不容易的

所以,学习理论,要着重学习它的原理、方法,将不同的理论融会贯通,这才有利于各个理论大厦的构建

对现在法学教育的反思:(这种反思为对现在总体情况的审视,不带有任何针对性)既然理论学习的方法重心在于原理、方法。实际上,在理解“原理、方法”的基础上,掌握理论的“连接点”,能在理论体系中对其“确位”就足够了。而现在考试往往对“原理、方法、连接点”的检验很淡薄,重心放在了理论的语言符号上。课堂教学,学生习惯记笔记的方式。迎接考试,学生习惯背诵的方式。而且必须背诵教科书上的理论体系与表达方式。这个前提应该是诵教科书上的理论体系与表达方式是最优秀的,然而,这个前提未必能靠得住。在文学教育上,有个基本理念:很多东西你若现在感悟不到,最好先背下来,在今后的生活中慢慢体会。所以,我们在小时候背了很多唐诗、宋词。而这些唐诗、宋词是千百年来沉淀下来的文化宝藏,不是笔记也不是教科书。就算假定我们的抄写与背诵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学生们往往在考试前几天才对理论的语言符号进行记忆,记忆力出色的学生就足以在考试中得到高分,但是这种记忆似乎不能维持很长的时间,求其“在今后的生活中慢慢体会”希望比较渺茫

当然,反思不代表激进、盲目的改革,理论的探讨不能代替实践的运行,因为“理念——技术方案——技术执行”每个环节都有其自身的要求,本小文仅为一种反思
newgirl发表于2006/3/21 8:23:41 
“探寻生命的足迹”系列之十二

绝对化的观点与霸权

通常人们说话是不会说得太圆的,只是在自己的语境下,针对特定的问题去表达

观点未必都是绝对化的,两极之间还有很多“度”

绝对化的观点可能是霸权的观点

被绝对化的观点可能是被霸权加以解释而成

在辩论场上,往往是一方以霸权的观点压另一方

或者霸权的把对方的观点解释成绝对化的观点

在辩论场上还好,大家都知道这是语言的技巧

而在历史上,这是可能出人命的,如“文字狱”
newgirl发表于2006/4/8 14:06:36 
谈形象思维
“探寻生命的足迹”系列之十三

谈形象思维

所谓形象思维,就是把一个东西看全、看真——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样态

怎么看全、看真呢?我觉得有几个方法:

一、联想的方法。有点像看“三维立体画”,你通过联想,“看”到这里是手、那里是头,把很多看到的元素连到一起,可能看到了一个人。你不去联想,可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人家看到一头大象,你看到一根尾巴。采取联想有利于把问题看全:横向、纵向与周边——得到一个立体的形象,就有利于把它看真。在研究中,往往是通过联想得到一个大体的想法,再小心的证明
——现在的教育流行不联想而机械复制的方法

二、分层的方法。有点像画画的过程。画画一般是分起稿、上调、着色几个过程。但绝不是严格一步一步的来,不是由头推出脖子、由脖子推出身体。画是一层一层画出来的,书读千遍,其意自见,道理也是一层一层的悟出来的
——现在的教育流行分步骤背诵的方法,只有分步背诵才能达到记忆的效率,才能取得好成绩

三、艺术创造的方法。艺术创造往往不按常规,书法中夸张的一笔,某种程度上说是不规范,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艺术。这种艺术能力在于长期的熏陶与培养,随便的几笔可能就有抽象画与废纸的区别。艺术性在认识问题、解决问题中有太多的体现。王泽鉴老师的论证语言和体系就像工整、美观的楷书,不是一种艺术吗?萨维尼等人对物权行为的发现与论证,打破常规但于技术和功能上有所突破,不是一种艺术创造吗?
——现在的教育流行通过机械背诵的学习方式和禁锢思维的考试来打破艺术性的方法
newgirl发表于2006/4/8 17:16:50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