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推荐:康德哲学中的transzendental、transzendent、apriori 
推荐:康德哲学中的transzendental、transzendent、apriori
康德哲学中的transzendental、transzendent、apriori
蛇蝎公子 时间 Tue Mar 2 11:49:57 2004

康德哲学中的transzendental、transzendent、apriori,英文分别译为transcendental、transcendent、apriori,中文译名现在比较通行的分别是先验、超验、先天。
这三个词区分开来的关键是弄清“先验”的意思。“先验”同另外两个词的意思都有关系,通常也最容易和另外两个词相混。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先验”的意思是康德硬生生规定出来的(尽管在古希腊以来西方哲学中就有了先验论证,但对先验本身进行说明并规定清楚的,却是始自康德),因此,也只有明了“先验”的意思,才可能真正进入康德哲学。
从词源上看,transzendental和transzendent都是应该都是来自拉丁文transcandere,其意思是跨过,越过。首先赋予该词以哲学意义的,据Kemp Smith说是那本被误归于托马斯.阿奎那名下的《类性论》一书。在中世纪哲学中,这两个通常是被当作同义词使用。直到康德才开始对transzendental赋予特别含义,而把两者区分开来。
这里不能不说一点德语的特殊性。德语词的派生比英语要规律的多,同时也就自由的多——只要按照规律,可以随心所欲得组合、派生新词,这似乎也正好反映了德国古典哲学中对自由的认识,呵呵。德语中--al 是形容词后缀,然而transzendent本身已经是形容词,再加上一个形容词后缀,似乎可以看成是“二阶”的形容词了(怎么翻译出那种“二阶”的意味来,下文再说)。英语中这样加个后缀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说法,然而康德就在这个新添的后缀上做起了文章。
在《纯粹理性批判》导论中,康德说:
“Ich nenne alle Erkenntnis transzendental, die sich nicht sowohl mit Gegenst??nden, sondern mit unserer Erkenntnisart von Gegenst??nden, insofern diese a priori m??glich sein soll, überhaupt besch??ftigt. ”
英译本为:
“I entitle transcendental all knowledge which is occupied not so much with objects as with the mode of our knowledge of objects in so far as this mode of knowledge is to be possible a priori.”
蓝公武先生中文译本为:
“凡一切知识不与对象相关,而惟与吾人认知对象之方法相关,且此种认知方法又限于其先天的可能者,我名此种知识为先验的。”
我手头没有韦卓民先生的译本(只记得他把apriori译为“验前”),但有倪梁康先生对这段文字的翻译:
“我将所有那些不是与对象有关,而是与我们关于对象之认识方式有关的知识,只要它们是先天可能的,都称作‘先验的’。‘先验的’并不意味着某种超出经验的东西(那将会是‘超越的’),而是某种虽然先于(‘先于’)经验,但除了使经验成为可能以外还没有得到进一步规定的东西。”
显然,倪梁康先生的这段译文更准确更全面地说明了“先验”与“超验”(在倪文中是“超越”)的意义分野,只可惜,他这段译文的后一句在德文原著中没有找到,英译本中也没有找到。后来我疑心出自《纯粹理性批判》德文版第一版,去查了一下,也没有原文对应,但意思还是有的。此处暂且存疑,待有机会再查证清楚。

关于“先天”以及与此相联系的“纯粹”,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说:
“Wir werden also im Verfolg unter Erkenntnissen a priori nicht solche verstehen, die von dieser oder jener, sondern die schlechterdings von aller Erfahrung unabh??ngig stattfinden.......Von den Erkenntnissen a priori hei??en aber die jenigen rein, denen gar nichts Empirisches beigemischt ist. So ist z. B. der Satz: eine jede Ver??nderung hat ihre Ursache, ein Satz a priori, allein nicht rein, weil Ver??nderung ein Begriff ist, der nur aus der Erfahrung gezogen werden kann.”
英译本为:
“In what follows, therefore, we shall understand by a priori knowledge, not knowledge independent of this or that experience, but knowledge absolutely independent of all experience.......A priori modes of knowledge are entitled pure when there is no admixture of anything empirical. Thus, for instance, the proposition, \'every alteration has its cause\', while an a priori proposition, is not a pure proposition, because alteration is a concept which can be derived only from experience. ”
蓝公武先生中文译本为:
“是以在本书以下所述所谓先天的知识非指离某某个别经验而独立自存之知识,乃指绝对离开一切经验而独立自存之知识。......当先天的知识未杂有经验的事物在内,则名为纯粹的。例如“一切变化皆有其原因”之命题,虽为先天的但非纯粹的,盖因变化乃仅能得自经验之
概念。”

Kemp Smith在其著名的《康德<纯粹理性批判>解义》中说:
“完全在经验之外的才是超越的;而先验是指作为必要的条件以构成经验的基础之那些先验因素而言的。超越的总是不可知的。先验的作为经验的条件,以使一切知识,无论是先验的或经验的,有其可能的东西。超越的之直接反面是内在的,而内在本身包含先验的和经验的。”“先验是超越的一种,因为超越超出经验的范围,而先验的超出经验的感性内容。”(中译本114页)
这里,超越的是指transzendent,先验的是指transzendental。斯密说的偶觉得已经很清楚了,只是后面两局可能有人会有疑问。为什么一会儿说内在包含先验的和经验的,一会儿又说先验是超越的一种,而超越是和内在(immanence)又是对立的,那么先验到底是内在的一种还是超越的一种?
这里恰恰揭示了康德哲学中先验的意义。因为先验恰恰就处在超越和内在之间的。超越和内在好比是两个极,超越的完全隔绝经验、不可知,内在的完全内于意识,是自明或可知的,而先验就在二者的交界线上,就其超越了感性经验而言,它好歹也算是一种超越,但又没完全隔绝经验,反而是经验得以可能的必要条件,只不过这个必要条件不在经验之内,而在纯粹主体性之内,反而是更加自明的东西,因而又可以说是内在的。先验的内在于纯粹主体性中,这一点在康德那里还没有得到清楚的说明,只有到胡塞尔那里才得以充分的展开。
而“先天的”(apriori)则仅仅表明是独立于一切经验的,既没有天赋的、清楚明白的等唯理论的意思,也没有与生俱来的生物学的意思,也没有时间在先的发生学的意思。仅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先天的也就是先验的,但先天的可以不杂有任何经验成分而成为纯粹的,而一旦杂有经验成分或者说用以使经验成为可能,就只能说是先验的了。
这三个词在中文中的旅行也是充满了艰辛。在30年代熊伟、张真如等就为这三个词的翻译有过一场小小的争论。可惜那时不是讨论这些琐碎学术问题的适宜时机,因此这三个词的翻译一直没有一个较好饿定论。这里举几家说法。
贺麟先生早年主张transzendent译为超越,transzendental和apriori都译为先天。他说:“中古经院哲学名词‘超越’,在康德哲学中即含有‘超经验’之意。但虽则两字同含有‘超经验’的意思,康德亦曾大加区别transzendent乃‘超绝经验’之意,即离经验独立而绝不可知。而transzendental乃‘超绝经验’而同时内蕴于经验之中,为构成经验知识可能之先决条件。换句话说,transzendent乃超越一切经验,故可译为‘超越’,而transzendental乃仅是超越任何经验,而不超绝一切经验,故可译为‘先天’,实与‘在经验之先’的先天(apriori)名异实同。”(《康德名词的解释和学说的概要》)
牟宗三先生主张transzendental译为超越,transzendent译为超绝或超离,apriori译为先验。他说:“在康德,‘超越’一词与‘超绝’或‘超离’的用法不大相同。‘超越’是指某中先验的(apriori)东西,先乎经验而有,不由经验得来,但却不能离开经验而又返回来驾驭经验,有此一来往,便是transzendental一词之意义。假如是超绝或超离,即‘transzendent’,则此超绝或超离就是与经验隔绝,完全隔绝,一往不返,而超越则往而复返。”(《中西哲学之会通十四讲》)牟宗三先生对这三个词的分解是很清楚的,只是他自己偏要在康德transzendent即超绝的层面建构“超越的存有论”,就让我难以明白了。
最后,看一下倪梁康先生对transzentental含义及译法的主张:“康德本人对此概念有两方面定义:首先用这个概念来表明一种哲学的提问取向:一门‘先验哲学’所涉及的应当是这样一种认识,这种认识‘所探讨的并不是对象,而是我们对先天可能之对象的普遍认识方式’;其次,康德用这个概念所表明的‘不是对所有经验的超越’,而是某种‘虽然先于经验(先天的),但却能使经验认识(Erfahrungserkenntnis)得以可能的’东西。就此而论,中译名‘先验的’有一定的合理性,它暗示了‘先验’的后一种含义,即它与‘感性经验’(empirisch)的对立。但是更确切地看,后一种含义实际上只是对前一种含义的有关可能回答,因此,‘先验’并不是一个能反映出transzendental全面意义的中译。而日译名‘超越论的’在这里则能体现出这个概念的第一个重要内涵,因而值得推荐和采纳。”(《胡塞尔现象学概念通释》)
“超越论的”来译transzendental,我觉得的确十分精妙,上文提到的这个词的“二阶”形容词的意味,在这个译名中也得到了绝佳的体现。新近已经有人在使用这个译名,比如王炳文老先生翻译胡塞尔的一部大作就译为了《欧洲科学危机和超越论的现象学》。

转自:世纪沙龙

一人发表于2004/4/9 18:16:42 
对于这三个词的理解可参见齐良骥老先生生前未完成的《康德的知识学》
该书24-28也对三个词做了比较详细的解释和说明。此书商务印书馆2000年出版。

一水寒发表于2004/4/9 23:44:54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