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三)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Can Interdependence Work?
原刊阅读(三)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Can Interdependence Work?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Can Interdependence Work?
Robert Keohane,Foreign Policy,No.110,Spring 1998,pp.82——96.

国际制度:相互依赖有效吗?

相互依赖、国际制度和全球治理是基欧汉世界政治思想的基本内容。本文通过对国际制度研究历史的回顾,探讨分析了国际制度在当今世界政治相互依赖背景下的作用。基欧汉吸收了理性选择理论和制度经济学的相关理论,建立了自己的功能性国际机制理论。全球化需要有效的全球治理,而有效的全球治理需要广泛的国际制度。国际制度在相互依赖的背景下反应如何?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较为深刻的分析。
国际制度如何是如何有效的促进国家间的合作的?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非洲统一组织等效率低下的国际制度与《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欧盟等高效的国际制度并存的情况表明,国际制度本身并不是先天的披着成功的外衣,虽然它越来越重要,但它也有局限性和脆弱性。全球治理不仅需要国际制度,而且需要有效的国际制度。
作者所界定的“国际制度”大体上包括以下三种形式:1:正式的政府间组织或跨国的非政府组织。这种组织由国家精心设计,具有明确的规则,是为一定目的服务的实体,能够监督行为体的行为并对其做出反应。例如,在联合国系统中就存在着数以百计的政府间组织,并且联系着众多的跨国非政府组织;2:政府间的明确规则。这些规则经过政府同意,构成了适合于国际关系特定领域的制度;3:国际惯例。这是指具有隐含规则的非正式制度。这些东西尽管没有明确的制度形式,但能够塑造行为体的预期,使行为体能够彼此理解,并自愿协调它们的行为。(1)对“国际制度”的评价,目前三种主流的国际关系理论(新现实主义、新自由制度主义和建构主义)有不同的解释。国际制度是否能够有效地促进国家间的合作?如何促进国家间的合作?基欧汉作为新自由制度主义的代表人,他从自己的功能性国际机制理论出发阐释了他的观点。
基欧汉认为,在一个并不和谐的国际政治领域实现合作,可以通过国际制度这一中介能够实现。虽然在国际社会中,国家之间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但共同利益的存在并不一定意味着合作自然会产生,只是合作的可能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而要实现合作,必须依赖制度。(2)他接受了现实主义的假设,即国家的权力和竞争的利益是世界政治的核心要素,但在对国际制度对世界政治进程的影响上,他与现实主义者却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现实主义认为,在无政府状态下,国家间的合作尽管是可能的,但却是很难实现和维持的。因为首先,国家进行合作无法解释欺骗问题;其次,国家对相对获益特别敏感。基欧汉在本文中较为清晰地表达了新自由制度主义的观点,他从经济学中的“交易成本”出发,认为国际制度赋予国家进行合作的能力,以降低制定和实施协议的成本,达到共同受益。国际制度增加了互惠的机会,使一国政府信守诺言,并促使他国也这样做,它通过减少不确定性、减少达成或实施协议的成本等方式,帮助国家实现集体获益。基欧汉对国际制度所进行的功能主义解释也招致了许多批评意见。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作者主要针对批评意见作了回应。但我们也可以发现,作者的回应大多是以美国为参照,这难免会忽视大多发展中国家问题。在他的理论中,国际制度是谁的制度?国际制度如何有效的实现全球治理?一些批评基欧汉理论的学者指出基欧汉的国际制度理论规避了“制度霸权”的问题,但在本文的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我们发现他试图努力兼顾集体利益,他提出了国际制度本身的合法性和民主性问题,他提出,目前许多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制度存在着“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他呼吁学者们现在应该探究:如何设计不仅适用,高效而且至少最终对民主大众负责的国际制度。他还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方案——鼓励以个人和非政府组织等网络形式的跨国社会得到发展。未来国际制度对大众所负的责任只能部分依赖正式民主制度的代议制,另一支柱则是透明度下的自愿多边主义。基欧汉一直在努力为国际制度寻找更为宽阔的发展道路。他的目标是以此而解决全球治理的困境。在他本人看来,他的理论中是不存在制度霸权问题的。但是他的关照对象却紧紧地以美国等发达国家为参照,以欧盟,北约等有效的国际制度为参照,而对“制度霸权”的受害者的那些弱小国家关怀甚微。他所设想的克服了“民主赤字”的国际制度能有效的实现全球治理吗?面对全球这样一个如此庞大的国家集合体,权力资源的有限性与利益追求的无限性势必导致国家间的不断竞争冲突,而为了化解冲突进行合作,单一地依靠国际制度是否有效值得怀疑。在我看来,基欧汉国际制度作用的基础上一直在夸大其作用,固然,国际制度在相互依赖背景下已经并且继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他的乐观视角也遮蔽不了国际制度所不能解决的问题。基欧汉本人是反对乌托邦的,但他的这一努力本身是否也不自觉地陷入了乌托邦呢?我认为,只要国家主权存在,不管其被削弱的程度如何,那么国家就永远是一个独立的实体,再民主的国际制度也无法协调每个国家的利益。基欧汉虽然也强调了国际制度的局限性,但他的强调是不够的。罗伯特·吉尔平指出:“在新自由主义制度者看来,国际规则、国际制度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了,足以应对全球化了的国际经济挑战,就算现存的国际制度有所不足,新的国际制度也会被创造出来,或者像过去那样被改造成功。……要达到他们的理想还存在重大障碍。各国对于限制主权行为的不断抵触、国际机制与国际制度活动领域的有限性以及遵从的严重问题意味着,新自由制度主义不能单独治理好全球经济。”(3)
本文的标题是“国际制度:相互依赖有效吗?”,以我的理解和看法,我认为,在相互依赖背景下,国际制度是局部有效的,一个面对全球治理的民主的国际制度设计是不可能运行的。

注释:
(1):Robert Keohane,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State Power,Westview Press,1989,p3-4.
(2):罗伯特·基欧汉,《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纷争》,苏长和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95页
(3):罗伯特·吉尔平:《国际治理的现实主义视角》,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3年第5 期,第84——91页
吕晓丽发表于2006/4/20 13:25:2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