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全球化论坛»全球化读书小组翻译的讨论
全球化读书小组翻译的讨论
下文是全球化读书小组在阅读基欧汉的文章《Sovereignty in International Society》正文部分的一节。这一小节主要讨论了“霍布斯的困境”,这一节是理解整篇文章的关键,我们有必要对这一部分再进行深入的理解和讨论。我把这部分的译文发出来,供大家参考,如果对译文有偏差的地方,请各位学友批评指正。也恳请各位学友能对作者所谈的“霍布斯的困境”本身进行讨论。

霍布斯的困境与制度主义者的回应

我们可以将霍布斯的困境概括为以下两个命题:
1:由于人是理性的计算者,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寻求收益和荣耀,并且惧怕他人,因此在无政府状态下没有安全。集中性的权力对建立秩序是必要的;否则,“人的生活是孤独,贫穷,肮脏,野蛮和短暂的”。
2:但是正是由于人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并且热衷于权力,统治者的无限的权力意味着一个掠夺性,压迫性的国家。它们的领导人将会有违背诺言的动机,因此,他们发现很难说服他们的臣民长期投资,借钱给国家,或者在其他方面创造财富和权力的基础。这是马丁怀特所称的“霍布斯悖论”:“古典现实主义解决无政府状态的方法是将权力集中在单一的权威手中,并且期望这个独裁者证明一个规则的部分例外,这个规则是人性是恶的,不应该给予信任。”(10)
霍布斯紧紧抓住了权威——掠夺性国家进退维谷的境地。部分的因为他将理性看作情感的奴仆,对于不受集中权力控制的人们之间的合作前景,他持悲观态度。他的解决办法是建立“利维坦”,一个集中的、统一的国家通过暴力成为可能,以形成国内和平和相互协作以反对国外敌人的共同愿望。(11)然而,霍布斯解决国内无政府状态的办法重新导致了他在国际层面的困境:霍布斯的解决办法产生了“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主权者,“由于他们的独立性,他们永远嫉妒,在国家中处于斗士者的姿态”。(12)无论是在一般的无政府状态之下,还是在霍布斯对无政府状态的解决方法之下,国际贸易或其他形式的经济交往不可能繁荣,在这两种情况下,财产权都是不安全的。
对霍布斯而言,在国际层面造就战争的这一事实并没有被削弱,因为通过相互争斗,主权者“维持了他们臣民的工业”。也就是说,战争阻碍了国际经济交往带来的收益,而这种收益相比国内经济交往所带来的收益而言显得渺小。民族国家的“硬壳”——30多年前由约翰赫兹所描述的——保护臣民免受国际战争的最直接的侵害。(13)既然没有必要克服国际层面的无政府状态,霍布斯悖论的内在矛盾并没有给霍布斯解决国际关系的方法带来问题,但是霍布斯对国际关系的解决办法质疑他对国内无政府状态问题的解决方法。
在许多现实主义思想中,霍布斯解决国际问题的方法已经被具体化了,好像它就是世界的本质属性。然而根据霍布斯自己关于无政府状态的后果的论辩,它(解决国际关系的办法)的含义在道德上看起来是不能接受的。只有统治者保护他们臣民的这一特定假设表面上看起来使他的解决方法免受他自己观点的谴责。即使在17世纪,霍布斯对外的解决方法——通过保卫国土的能力来缓和无政府状态——仅仅对诸如英格兰这样的岛国起作用。三十年战争摧毁了德意志的许多地方,杀害了大部分人口,符腾堡的人口从1620年的450,000人下降到100,000人,那些大国估计有2,000,000人死于战场。如果接受现实主义的悲观看法的结果是大国之间不可避免的军事冲突,即这些大国陷入一个无法逃避的相互毁灭的竞争之中,那么我们不应庆幸自己意识到了悲剧,我们应该寻求一条走出现实主义陷阱的路径。
霍布斯解决其困境的两种方法都是有缺陷的。实际上,它们的缺陷源自相同的理由:缺乏对制度如何通过改变限制与动机来深刻地影响自利行为的关注。制度并不是自己的替代物,但在国内和国际层面上,它们可以塑造自我利益。
注释:
(10):Martin Wight,International Theory:The Three Tradition(New York:Holmes&Meier,1992),p.35
(11):Leviathan,part 2,ch.17.
(12):Leviathan,part 1,ch.13
(13):John M.Herz,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 the Atomic(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59)
吕晓丽发表于2006-5-7 22:03:33 
翻译阶段遗留的问题
2006年4月28日晚的翻译讨论中,同学们就文章中" A discrepancy between private and social benefits or costs means that some third party or parties, without their consent, will receive some of the benefits or incur some of the costs."一句中的their 是否是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展开了争论.
  个人认为,如果纯粹根据语法来看的话,their在此句中肯定不是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当然,在论证之前我们首先必须假定写该句话的作者没有犯任何语法错误,因为即便是外国人也有可能会犯语法错误的,如果写该句话的作者违反了语法规则的话,那么以下的所有论证就都失去意义了。
  论证过程如下:
  根据英语语法中their和or两个词的用法可以推断their不是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
  their在英语里称为复数第三人称物主代词的形容词形式,其指代的先行词必须是复数,或者出现在上下文当中,或者可以通过语境推测出来。当其指代的先行词同样也是该物主代词所在分句的主语时,为了强调物主代词和分句主语之间的互指关系,消除歧义,通常会在物主代词后面加上一个强制限定词own。“own强调了物主代词与分句主语间的互指关系”(见《英语语法大全》第495页——A comprehensive grammar of English Language,[英]伦道夫?夸克,东北师范大学,1989年版)。例如,在句子The Housing Associations are encouraging people to buy their houses中,这里的their可以指people,也可以指The Housing Associations,这就出现了歧义。如果加上own,则能够消除歧义:The Housing Associations are encouraging people to buy their own houses. 因此,如果有争议的句子中的their指代的是third party or parties,由于third party or parties又是that从句中的主语,那么为了消除歧义,作者应该会使用without their own consent。作者既然在原文中没有使用own那就说明作者在使用their时并不是要它用来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的。
  or的用法:“当or表示并列同位时(参见10.39),根据语法一致的原则,如果两个同位语的数不相同,动词的数就要和第一个同位语保持一致。” (见《英语语法大全》第1051页——A comprehensive grammar of English Language,[英]伦道夫?夸克,东北师范大学,1989年版)例如:Gobbledygook, or the circumlocutions of bureaucratic language, is intentionally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返回到有争议的句子中来看,third party or parties 这里面or前后两个词显然是同位语,根据“动词的数就要和第一个同位语保持一致”的原则,可以推断后面的will receive some of the benefits or incur some of the costs 如果是一般现在时的话就会要用单三人称形式来表示,由此又可以反推出without 介词短语中的第三人称代词如果是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 的话,就应该使用单数形式its,即without its consent,那么这又和原文不符。
  因此,结合their和or两个词的使用规则来看,without their consent中的代词都不可能是在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
  至于their到底是指代的什么,可能就需要结合上下文来理解了,因为英语中第三人称的指代非常灵活,通常都需要靠语境来支撑理解。
王苹发表于2006-5-28 10:01:45 
对译文的几点疑问和建议
对于晓丽的译文,我有以下几点疑问和建议:
1、“它们的领导人将会有违背诺言的动机,因此,他们发现很难说服他们的臣民长期投资,借钱给国家,或者在其他方面创造财富和权力的基础。”一句中,为什么不把ex post和ex ante翻译出来呢?
2、“Hobbes firmly grasped the authoritarian-predatory state horn of his dilemma.”一句,晓丽译为“霍布斯紧紧抓住了权威——掠夺性国家进退维谷的境地。”据查,horn一词有“on the horns of a dilemma”的用法,意为“进退维谷,左右为难,面临两种同样不受欢迎的选择”,显然,这是一个比喻的说法,好比被动物的两个犄角卡住,左右为难,所以此时的horn指得应该是“两种同样不受欢迎的选择”之中的一种。所以,我认为,“the authoritarian-predatory state horn of his dilemma”不是“权威——掠夺性国家进退维谷的境地”,而是“进退维谷境地中的权威—掠夺性国家”——即两难中的一难。因而,“霍布斯困境”或者称之为“霍布斯两难”中的一难可以通过这句话而明了,那就是“具有权威地位的掠夺性国家”,与此对应,另外一难则应该是“混乱的无政府状态”。最后,回到这句话本身,我觉得直译应为“霍布斯紧紧抓住了两难境地中的权威—掠夺性国家”,但意译为“在这种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下,霍布斯坚决赞成权威—掠夺性国家的选择”更好些。
3、“Sovereigns, ‘ because of their independency, are in continual jealousies and in the state and posture of gladiators.’”一句,晓丽译为“主权者,‘由于他们的独立性,他们永远嫉妒,在国家中处于斗士者的姿态’”,似乎有误,此句中,state的意思不应是“国家”,而是与posture并列的“状态”,可以合并译为“姿态”,所以本句译为“主权者,‘由于他们的独立性,所以总是处于嫉妒之中,并保持着一种角斗者的姿态’”似乎好点。
4、“Since it is not necessary to overcome anarchy at the international level, the contradiction inherent in the Hobbesian paradox does not pose the problems for Hobbes’s approach to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at it pose for his solution to problems of domestic anarchy.”一句,晓丽译为“既然没有必要克服国际层面的无政府状态,霍布斯悖论的内在矛盾并没有给霍布斯解决国际关系的方法带来问题,但是霍布斯对国际关系的解决办法质疑他对国内无政府状态问题的解决方法。”显然,晓丽此时是把“that it pose for his solution to problems of domestic anarchy”理解为“Hobbes’s approach to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的定语从句了,并认为其在该句中做主语,但是这显然与that后的it矛盾。在我看来,that确实引导的是定语从句,但其修饰和限定的是句中第一个problems,从句中的it指代的则是“the contradiction inherent in the Hobbesian paradox”,此时的that可以用as代替。所以整句可以译为“既然没有必要在国际层面克服无政府状态,所以霍布斯悖论的内在矛盾并没有给霍布斯解决国际关系的方案带来像解决国内无政府状态问题时所遇到的那样的难题”。
晁育虎发表于2006-6-9 21:11:32 
对于王苹同学置疑一句的一点线索
对于王苹同学置疑的那一句话,经查阅出自诺思与托马斯合著的《西方世界的兴起》一书。但遗憾的是没有查到英文原文。最新出版的中文版本全文译为:

个人必然受刺激驱使去从事合乎社会需要的活动。应当设计某种机制使社会收益率和私人收率近乎相等。私人的收益或成本就是参与任何经济交易的个人的利得或亏损。社会成本收益为影响整个社会的成本收益。私人和社会的收益或成本之间的不一致是指某个第三方不经他们同意会获得某些收益或付出某些成本。每当所有权未予确定限制或没有付诸实施时便会出现这种不一致。如果私人成本超过了私人收益,个人通常不会愿意去从事活动,虽然对社会来说可能有利。本书提到的一些历史上的争论说明每一种情况都与所有权有关。
——《西方世界的兴起》,[美]道格拉斯·诺思、罗伯斯·托马斯著,历以平、蔡磊译,华夏出版社1999年版,第7页。

显然,基欧汉引文中省略的两句话的译文为“私人的收益或成本就是参与任何经济交易的个人的利得或亏损。社会成本收益为影响整个社会的成本收益。”与后一句话关系不大,也不能为their的指代提供更多的线索。但是通过对中文完整译文的查找,可以知道,本段是“新制度主义经济学”关于“外部性”理论的经典表述,那么,根据外部性的理论,此处的their似乎确实应当指代third party or parties。
晁育虎发表于2006-6-9 21:35:57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