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推荐:休谟难题:能否从“是”推出“应该”? 
推荐:休谟难题:能否从“是”推出“应该”?

休谟难题:能否从“是”推出“应该”?


王海明


导言:休谟难题之缘起


所谓道德,如所周知,是一种社会制定或认可的行为应该如何的规范:道德亦即道德规范。由是观之,道德便正如休谟所言,无非是人们所制定的一种契约,是主观任意的,因而有优良与恶劣或正确与错误之分。伦理学的意义无疑全在于此:避免恶劣的、错误的道德,制定优良的、正确的道德。因此,伦理学乃是关于优良道德的科学,是关于优良道德的制定方法和制定过程以及实现途径的科学。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够制定优良道德而避免恶劣道德呢?
人们所制定的道德规范是否优良,取决于是否符合行为的道德价值。道德价值与道德规范根本不同:它不是人制定或约定的。一切价值——不论道德价值还是非道德价值——显然都不是人制定或约定的。试想,玉米、鸡蛋、猪肉的营养价值怎么能是人制定或约定出来的呢?人们所制定如何享用这些东西的行为规范既可能与其价值相符,也可能与其价值不相符:相符者就是优良的规范,不相符者就是恶劣的规范。一个人每天应该吃半斤肥肉的行为规范是恶劣的,因为这种行为规范与肥肉的营养价值不相符。反之,一个人每天应该吃一个鸡蛋的行为规范是优良的,因为这种规范与鸡蛋的营养价值相符。
同样,人们所制定或约定的行为应该如何的道德规范与行为的道德价值也可能相符或不相符:与道德价值相符的道德规范,就是优良的、正确的道德规范;与道德价值不符的道德规范,就是恶劣的、错误的道德规范。举例说,按照现行道德,应该倡导无私利他而不应该倡导为己利他。这种道德规范是否优良,便取决于是否符合无私利他与为己利他的道德价值。如果确实只有无私利他才具有正道德价值,而为己利他并不具有正道德价值,那么,这种道德规范便符合无私利他与为己利他的道德价值,因而便是优良的;反之,如果为己利他也同样具有正道德价值,那么,这种道德规范便不符合为己利他的道德价值,因而便是恶劣的。
可见,为了制定行为应该如何的优良道德,关键在于科学地确定行为的道德价值。因此,伦理学是关于优良道德的科学之界说,实已蕴涵着:伦理学是关于道德价值的科学。这样,伦理学就其根本特征来说,正如约翰逊(Oliver A.Johnson)所言,乃是一种价值或规范科学而不是描述或事实科学:“哲学家们把伦理学称作规范科学,亦即研究规范或准则的科学;而与研究经验事实的描述科学相对照。”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伦理学只研究应该、价值、规范而不研究是、事实?究竟怎样才能科学地确定行为的道德价值、行为之应该如何?是否能够从“事实”、“是”推导出“应该”、“价值”、“规范”?



这就是顶顶有名的“是与应该关系”之难题。直接说来,它是个如何确定行为的道德价值的问题,是个道德价值的推导方法的问题,因而是元伦理学的基本问题;根本说来,则是如何科学地确定伦理学的研究对象的问题,是伦理学能否成为科学的关键,因而也是全部伦理学的最根本、最重要的问题。不解决这一难题,便不可能科学地确定行为的道德价值,因而也就既不可能制定与其相符的优良道德,也不可能科学地确定伦理学研究对象,因而也就不可能科学地构建伦理学。所以,赫德森(W.D.Hudson)说:“道德哲学的中心问题,乃是那著名的是-应该问题。” 但是,最先看到这一点的,是休谟。他这样写道:
“在我所遇到的每一个道德体系中,我一向注意到,作者在一时期中是照平常的推理方式进行的,确定了上帝的存在,或是对人事作一番议论;可是突然之间,我却大吃一惊地发现,我所遇到的不再是命题中通常的‘是’与‘不是’等连系词,而是没有一个命题不是由一个‘应该’或一个‘不应该’联系起来的。这个变化虽是不知不觉的,却是有极其重大的关系的。因为这个应该与不应该既然表示一种新的关系或肯定,所以就必须加以论述和说明;同时对于这种似乎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即这个新关系如何能由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些关系推出来的,也应该指出理由加以说明。不过作者们通常既然不是这样谨慎从事,所以我倒想向读者们建议要留神提防;而且我相信,这样一点点的注意就会推翻一切通俗的道德学体系。”
这就是所谓的“休谟法则”或“休谟难题”:“应该”能否由“是(事实)”产生和推导出来?这个问题的难度之大,竟至从休谟起一直到十九世纪末,没有一人能对其进行系统论述。1903年,摩尔发表元伦理学革命的代表作《伦理学原理》,系统论述了这个问题。但他只是揭示了以往伦理学在这个问题上的所谓“自然主义谬误”,而并没有真正从正面解析这个难题。从那以后,近百年来,元伦理学家们对于这个难题进行了大量研究。从这些研究可以看出,解决这个难题的关键是:应该以及善和价值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究竟是客体的什么属性?它们究竟如同形体、质量一样,是客体的“第一性的质”,还是如同重量、颜色一样,是客体的“第二性质”?抑或如现代英美哲学家亚力山大(S.Alexander)和桑塔耶那(George Santayana)所言,是客体的“第三性质”?换言之,它们究竟是客体的不依赖主体而独自存在的“固有属性”,还是客体的依赖主体而存在的“关系属性”?


一 解析休谟难题的关键:固有属性、关系属性和事实属性


所谓固有属性,便是事物独自具有的属性。一事物无论是自身独处,还是与他物发生关系,该物都同样具有固有属性。因为这种属性,正如马克思所说,“不是由该物同他物的关系产生,而只是在这种关系中表现出来。” 反之,关系属性则是事物固有属性与他物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因此,一事物自身不具有关系属性;只有该物与他物发生关系,才具有关系属性。举例说,质量是物体独自具有的属性。无论就物体自身,还是就其与引力的关系来说,物体都具有质量。所以,质量是物体固有属性。反之,重量则是物体的质量与引力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物体自身不具有重量,只有当物体与引力发生关系时,物体才具有重量。所以,重量是物体的关系属性。电磁波是物体独自具有的属性。无论就物体自身,还是就物体与眼睛的关系来说,物体都同样具有电磁波。所以,电磁波是物体固有属性。反之,颜色则是物体的电磁波与眼睛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一般说来,波长760~400dmm之间的电磁波,经过人眼中锥状体以及其他生理器官的接受、加工、转换,便生成各种各样的颜色。如波长590~560dmm的电磁波,经过人眼的作用生成黄色;而波长560~500dmm的电磁波经过人眼的作用则生成绿色。物体自身仅仅具有电磁波而不具有颜色;只有当物体电磁波与眼睛发生关系时物体才有颜色。所以,颜色是物体的关系属性。
与黄、绿等颜色一样,应该、善和价值显然也都是客体的关系属性,而不是客体的固有属性,因而也就都是客体的只有与主体发生关系才会存在的属性,而不可能是客体独自具有的属性。那么,它们——颜色与价值或黄与善——的区别何在?善与黄的区别,是揭示善的存在本质的枢纽,因而是元伦理学家――从摩尔到图尔闵――一直争论不休的难题。破解这一难题的关键,依我所见,恐怕是比较三种属性——固有属性和关系属性以及事实属性——之关系。
客体的事实属性与客体的固有属性显然并不是同一概念。因为所谓客体的事实属性,如前所述,乃是客体的不依赖主体需要的而存在的属性;而不依赖主体需要而存在的属性,却可能依赖主体的其他东西,因而便是关系属性,而不是固有属性。颜色、味道、声音都是不依赖主体需要的属性,然而却仍然依赖主体而存在:颜色依赖主体的眼睛,味道依赖主体的舌头,声音依赖主体的耳朵。所以,颜色、味道、声音都既是客体的事实属性,同时又是客体的关系属性。反之,客体的固有属性必是客体的事实属性。因为固有属性是事物独自具有的属性,客体固有属性便是客体不依赖主体而独自具有的属性。这就是说,客体固有属性,如质量和电磁波,是不依赖主体的任何东西而独立存在的属性,因而也就是不依赖主体需要而存在的属性,也就都是客体的事实属性。因此,客体固有属性与客体事实属性是种属关系:客体的一切固有属性都是客体的事实属性;但客体事实属性却既可能是客体的固有属性,也可能是客体的关系属性。更确切些说,客体的事实属性主要是客体的固有属性,如重量、质量、电磁波等不依赖主体而存在的属性;但也包括客体的关系属性,如颜色、味道、声音等依赖主体而存在的属性。那么,客体的关系属性是否也都是客体的事实属性?显然不是。因为价值是客体的依赖主体而存在的属性,是关系属性;但是,价值不是事实属性。所以,客体的关系属性与客体的事实属性是交叉关系:一方面,客体的有些事实属性,如颜色,是客体的关系属性,有些事实属性,如电磁波,则不是关系属性;另一方面,客体的有些关系属性,如颜色,是客体的事实属性,有些关系属性,如价值,则不是事实属性。
这样,红、黄、颜色与应该、善、价值都是客体的关系属性,而不是客体的固有属性。但是,红、黄、颜色是不依主体的需要欲望而转移的关系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关系属性。反之,应该、善、价值则是依主体的需要欲望而转移的关系属性,是客体的价值关系属性。所以,培里写道:“我们现在可以把价值界定为任何兴趣和它的客体之间的一种特殊关系;或者说,它是客体的这样一种特性,这种特性使某种兴趣得到了满足。”
于是,一切属性便可以经过两次划分而分为三类。第一次是把属性分为固有属性和关系属性两类。第二次是依据是否依主体需要而转移的性质而把关系属性再分为两类:价值(亦即价值关系属性)和事实(亦即事实关系属性)。所以,一切属性实际上便分为三类:○1 固有属性或固有的事实属性,如质量、电磁波;○2 关系的事实属性或事实关系属性,如红黄颜色;○3 价值关系属性,如应该、善。如图:


固有属性
属性 事实关系属性(如红与黄)
关系属性
价值关系属性(如应该与善)


不难看出,这三种属性的客观性和基本性是有所不同而递减的。因为固有的事实属性,如质量、电磁波等等,是一事物完全不依赖他物和主体而存在的东西,是完全客观的和独立的东西,因而我们可以像洛克那样,称之为“第一性质(primary qualities)”。事实关系属性,如红黄颜色,是客体的固有属性或第一性质与主体的某种客观的器官——如眼睛——发生关系的产物,是在固有属性或第一性质基础上产生同时又依赖主体的某种器官而存在的东西,因而是不能独立存在的和不完全客观的东西:它们正如洛克所言,是“第二性质(secondary qualities)”。价值关系属性,如应该、善等等,是客体的事实属性——亦即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与主体的某种主观的东西,如欲望、愿望、目的等等,发生关系的产物,是在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基础上产生的、并且依赖主体的某种主观的东西而存在的东西,因而是更加不能独立、更加不基本和更少客观性的东西,我们可以像现代英美哲学家亚力山大(S.Alexander)和桑塔耶那(George Santayana)那样,称之为“第三性质(tertiary qualities)”。
因此,应该、善与黄、红的区别,一方面在于所依属的实体——亦即所由以产生的基础——的不同:善的实体较广,是客体的事实属性,因而既可能是第一性质,也可能是第二性质;黄的实体较窄,是客体的固有属性,因而只是第一性质。因为红、黄等颜色是客体的不依赖主体的属性——电磁波——与主体发生关系的结果,因而也就是客体的固有属性、第一性质与主体发生关系的结果。反之,应该、善等价值则是客体的不依赖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属性与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所产生的属性,因而也就是客体的事实属性——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与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所产生的属性,是客体事实属性——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对于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效用性。二者的区别,另一方面则在于所依赖的主体的属性不同。因为红、黄等颜色是客体与主体的某种客观的东西——如眼睛——发生关系的结果;反之,善、应该等价值则是客体与主体的某种主观的东西——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的结果。因此,离开主体,二者都不可能存。但是,颜色却可以离开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而存在,因而属于“事实”范畴,是客体的第二性质。反之,应该、善的存在却依赖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因而属于事实的对立范畴“价值”,是客体的第三性质。



二 解析休谟难题:道德价值推导方法


综观颜色和价值的存在本质之比较,可知 “应该、善、价值” 与“红、黄、颜色”一样,都是存在于客体之中的客体的关系属性。只不过,“红、黄、颜色”是客体不依赖主体的需要而具有的属性,是客体无论与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还是不发生关系都具有的属性,因而是客体的事实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关系属性,是客体的第二性质。反之,“应该、善、价值”则是客体的不能离开主体需要而具有的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属性与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属性对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的效用,是客体的价值关系属性,是客体的第三性质。这样,颜色与电磁波虽有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之别,却同样属于事实范畴,是构成事实的两部分——颜色是客体的关系事实属性;电磁波是客体的固有事实属性——而与价值相对立。
因此,“善、价值、应该、应该如何” 与“是、事实、事实如何”都是存在于客体之中的客体的属性。只不过,“是、事实、事实如何”是客体不依赖主体需要而具有的属性,是客体无论与主体的需要发生还是不发生关系都具有的属性,是客体的固有属性或事实关系属性,是客体的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反之,“善、应该、应该如何”则是客体依赖主体需要而具有的属性,是客体的“是、事实、事实如何”与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是、事实、事实如何”对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的效用,是客体的价值关系属性,是客体的第三性质。
于是,“价值、善、应该如何”产生于“是、事实、事实如何”,是从“是、事实、事实如何”推导出来的。不过,仅仅“是、事实、事实如何”自身决不能产生“价值、善、应该如何”;因而仅仅从“是、事实、事实如何”决不能推导出“价值、善、应该如何”。只有当“是、事实、事实如何”与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从“是、事实、事实如何”才能产生和推导出“价值、善、应该如何”:“善、应该、正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符合;“不应该、恶、负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不符合;无所谓善恶应该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无关。这就是“价值、善、应该如何”的产生和推导的过程,这就是“价值、善、应该如何”的推导方法,也就是价值、善、应该如何的发现和证明方法。
例证1:善或价值的推导方法。人类是主体,燕子是客体。于是,“燕子吃昆虫”与“燕子是具有正价值的、善的鸟”都是客体燕子的属性。只不过,“燕子吃昆虫”是燕子独自具有的属性,是无论是否与人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都具有的属性,是燕子的事实属性。反之,“燕子是具有正价值的善的鸟”则不是燕子独自具有的属性,而是“燕子吃昆虫”的事实属性与人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燕子的关系属性。因此,“燕子是具有正价值的善的鸟”便产生于“燕子吃昆虫”事实,是从该事实推导出来的。但是,仅仅“燕子吃昆虫”事实还不能产生和推导出“燕子是具有正价值的善的鸟”;只有当“燕子吃昆虫”事实与人类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从“燕子吃昆虫”事实才能产生和推导出“燕子是具有正价值的善的鸟”。这就是善或价值的推导方法,我们可以将它归结为一个公式:


燕子吃昆虫(事实)
人类需要消除昆虫(主体需要)
燕子吃昆虫符合人类需要 (事实与主体需要关系)


燕子是具有正价值的善的鸟(善或价值)


例证2:应该的推导方法。张三是饮食有节的行为者,是主体;他饮食有节的行为目的“健康长寿”,是主体的目的;他的饮食有节行为是他自我评价的对象,是客体。于是,“张三饮食有节”与“张三应该饮食有节”便都是客体“张三饮食有节行为”的属性。只不过,“张三饮食有节”是张三饮食有节行为独自具有的属性,是该行为无论与他的健康长寿的目的发生关系还是不发生关系都具有的属性,是该行为的事实属性。反之,“张三应该饮食有节”则不是饮食有节行为独自具有的属性,而是饮食有节的行为事实与健康长寿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张三饮食有节行为事实对他的健康长寿目的的效用,是张三饮食有节行为的关系属性。因此,张三应该饮食有节便产生于张三饮食有节事实,是从该事实推导出来的。但是,仅仅张三饮食有节事实还不能产生和推导出张三应该饮食有节;只有当张三应该饮食有节事实与其健康长寿目的发生关系时,从张三饮食有节事实才能产生和推导出张三应该饮食有节。这就是应该的推导方法,我们可以将它归结为一个公式:


张三饮食有节(事实如何)
张三的目的是健康长寿 (主体目的如何)
饮食有节符合健康长寿的目的(事实与主体目的关系如何)


张三应该饮食有节(应该如何)


例证3:道德应该的推导方法。每个人的行为是社会道德所规范的对象,是客体;社会是活动者,是主体;社会制定道德的目的是主体活动目的。于是,“张三杀人了”与“张三不该杀人”便都是客体“张三杀人行为”的属性。只不过,“张三杀人了”是张三杀人行为独自具有的属性,是该行为无论与道德目的发生关系还是不发生关系都具有的属性,是该行为的事实属性。反之,“张三不该杀人”则不是张三杀人行为独自具有的属性,而是张三杀人的行为事实与道德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张三杀人事实对道德目的的效用,是张三杀人行为的关系属性。因此,张三不该杀人便产生于张三杀人事实,是从该事实推导出来的。但是,仅仅张三杀人事实还不能产生和推导出张三不该杀人;只有当张三杀人事实与道德目的发生关系时,从张三杀人事实才能产生和推导出张三不该杀人。这就是一种道德应该的推导方法,我们可以将它归结为一个公式:


张三杀人了(事实如何)
道德目的是保障社会存在发展(主体目的如何)
张三杀人不符合道德目的(事实与主体目的关系如何)


张三杀人是不应该的(应该如何)


综上可知,“善、价值、应该、应该如何”,是通过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而从“是、事实、事实如何”产生和推导出的:“应该、善、正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符合;“不应该、恶、负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不符合。这就是“善、应该、应该如何”的产生和推导的过程,这就是善、应该、价值的推导方法,这就是善、价值、应该如何的发现和证明方法,亦即价值推导方法。我们可以将它归结为一个公式:


前提1:客体之事实如何
前提2: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如何
两前提之关系:事实符合(或不符合)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


结论:客体之应该、善、正价值(或不应该、恶、负价值)


价值推导方法是一切应该、善、价值的普遍的推导方法。如果将其推演于道德价值或道德善领域,我们便会发现道德应该、道德善或道德价值的推导方法,亦即只对伦理学有效的道德价值推导方法。那么,只对伦理学有效的道德价值推导方法究竟是怎样的?道德应该、道德价值或道德善不同于非道德应该、非道德价值或非道德善的特点,如前所述,主要在于它的客体和主体以及主体的目的。在道德价值或道德善领域,每个人的行为是社会道德所规范的对象,因而是客体;社会是活动者,因而是主体;于是,社会制定道德的目的便是主体活动目的。这样,推演价值推导方法于道德应该、道德善、道德价值领域,便可以得出结论说:
道德价值、道德善、道德应该、伦理行为之应该如何,是通过道德目的、亦即道德终极标准,从伦理行为事实如何中产生和推导出来的:伦理行为之应该等于伦理行为之事实与道德目的之相符;伦理行为之不应该等于伦理行为之事实与道德目的之相违。这就是伦理行为应该如何从伦理行为事实如何之中产生和推导出来的过程,这就是道德应该、道德善、道德价值的推导方法,这就是道德应该、道德善、道德价值的发现和证明方法。我们可以将它归结为一个公式:



前提1:行为事实如何
前提2:道德目的如何
两前提之关系:行为事实符合(或不符合)道德目的


结论:行为应该如何(或不应该如何)


三 解析休谟难题的理论:自然主义与情感主义


摩尔发现——这大约是他对伦理学的最大贡献——以往伦理学在解决“应该与是”的关系时大都犯了自然主义的谬误。所谓自然主义谬误,也就是仅仅从是、事实(自然)就直接推导出应该(伦理)、从而把应该(伦理)等同于事实(自然)的元伦理确证谬论。穆勒,如摩尔所说,是这种谬论的代表。他在《功用主义》中便这样写道:“我们最后的目的乃是一种尽量免掉痛苦、尽量在质和量两方面多多享乐的生活……照功用主义的看法,这种生活既然是人类行为的目的,必定也是道德的标准。” “这一学说应该需要什么——它必须满足什么条件——才有充足的理由使人相信呢?可能提供的、证明一事物是可见的唯一证据,是人们实际看到了它。证明一种声音是可闻的唯一证据,是人们听到了它;并且,我们经验的其他来源也都是这样。同理,我觉得,可能提供的,证明一事物是值得想望的唯一证据,是人们确实想望它……幸福已经取得它是行为目的之一的资格,因而也取得作为德性标准之一的资格。” 在这种论证中,正如摩尔所说,犯了“自然主义”谬误:仅仅从人的行为事实如何便直接推导出人的行为应该如何(因为幸福事实上是人的行为目的,所以幸福应该是人的行为目的;因为人们确实想望某物,所以人们应该、值得想望某物),从而也就把人的行为事实如何当作了人的行为应该如何。很多大思想家都犯有这种自然主义错误。马斯洛亦曾如是说:“你要弄清你应该如何吗?那么,先弄清你是什么人吧!‘变成你原来的样子!’关于一个人应该成为什么的说明几乎和关于一个人究竟是什么的说明完全相同。”
“自然主义谬论”的发现无疑极其重要。但是,自然主义并非如摩尔所说:一无是处。因为,如上所述,应该、价值是事实对于主体需要的效用性,是在事实与主体需要发生关系时从事实产生和推导出来的属性。所以,自然主义说应该如何存在于、产生于事实如何,是从事实如何推导出来的,确乎说出了一大真理。马斯洛说:“是命令应该” “事实创造应该” “一个人要弄清他应该做什么,最好的办法是先找出他是谁,他是什么样的人。因为达到伦理和价值的决定、达到聪明选择、达到应该的途径,是经过‘是’、经过事实、真理、现实发现的,是经过特定的人的本性发现的。” 这些说得多么深刻!自然主义的错误不在这里。自然主义的错误在于不懂得,虽然应该确实产生于事实,是从事实中推导出来的;但只有与主体需要发生关系,从事实才能产生和推导出应该——离开主体,不与主体需要发生关系,仅仅事实自身是不能产生和推导出应该的:事实是应该产生和存在的源泉;主体需要、事实与主体需要的关系则是应该产生于、推导于事实的条件。自然主义只看到事实是应该产生的源泉,却看不到主体需要、事实与主体需要的关系是应该产生的条件;因而误以为仅从事实自身便能直接产生和推导出应该,于是也就把事实如何当作应该如何,把事实与应该等同起来。马斯洛断言“是和应该等同”、“事实与价值融合”、“关于世界看来如何的陈述也是一个价值陈述” 的错误就在于此。
与自然主义相反,情感主义则认为应该不能从是推导出来。因为所谓情感主义,正如厄姆森(J.O.Urmson)所说,是认为价值判断的本质在于表达主体的情感而不是描述客体事实的元伦理学确证理论。 情感主义的代表,如所周知,是罗素、维特根斯坦、卡尔纳普、艾耶尔、斯蒂文森。但是,里查德•A.斯帕隆(Richard A.Spinello)说得不错:情感主义的真正奠基人是休谟。
休谟等情感主义者看到,事实自身无所谓应该,应该的存在依赖于主体,于是便得出结论说,应该存在于主体,是主体的情感、意志、态度,是主体的属性,而不是客体的、事实的属性:“就以公认为有罪的故意杀人为例,你可以在一切观点下考察它,看看你能否发现出你所谓恶的任何事实或实际存在来。不论你在哪个观点下观察它,你只发现一些情感、动机、意志和思想……你如果只是继续考察对象,你就完全看不到恶。除非等到你反省自己内心,感到自己心中对那种行为发生一种谴责的情绪,你永远也不能发现恶。因此,恶和德都不是对象的性质,而是心中的知觉。” 所以——罗素补充道——“关于‘价值’的问题完全在知识的范围以外,这就是说,当我们断言这个或那个具有‘价值’时,我们是在表达我们自己的感情,而不是在表达一个即使我们个人的感情各不相同但仍然是可靠的事实。”
善和应该既然仅仅是或主要是主体的情感、属性,而不是客体的、事实的属性,那么显然,善和应该也就只能从主体而不可能从事实推导出来了。所以,休谟在阐明应该是主体的情感而不是客体的事实属性之后,接着便提出了那个尔后成为元伦理学基石的著名论断:“应该”不能由“是”推导出来,“应该”与“是”之间存在着逻辑鸿沟。 斯蒂文森则进一步总结道:“从经验事实并不能推导出伦理判断,因为经验事实并非伦理判断的归纳基础。”
应该的存在,确如情感主义论者所说,依赖于主体:离开主体便无所谓应该;存在主体便有所谓应该。但是由此只能说主体是应该存在的条件和标准,而不能说主体是应该存在的源泉和实体。因为,如前所述,应该是客体事实对主体需要的效用性,是在事实与主体需要发生关系时,从事实中而不是从主体需要中产生的属性:主体需要只是应该从事实中产生的条件和衡量事实是否应该的标准;事实才是应该产生和存在的载体、实体。情感主义的错误在于:把应该产生、存在的条件和标准——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当作应该产生、存在的源泉,因而认为应该存在于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之中,是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的属性,于是也就只能从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而不能从事实中推导出来。
综观自然主义与情感主义,可知二者都是关于“应该能否从是产生和推导出来”的片面的错误的理论。情感主义把“应该”所由以产生和存在的条件与标准——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当作应该产生和存在的源泉与实体;因而误认为应该存在于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之中,是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的属性,于是也就只能从主体的需要、欲望、感情而不能从事实中推导出来。反之,自然主义则未能看到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是“应该”产生和存在的条件与标准,而只看到“事实”是“应该”产生和存在的源泉与实体;因而误以为从事实自身直接便能产生和推导出应该,于是也就把事实与应该等同起来。这些理论的片面性进一步显示了我们所揭示的“应该、善和价值产生和推导过程”的真理性:
“价值、善、应该如何”是客体的“是、事实、事实如何”与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是、事实、事实如何”对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的效用:客体事实属性是价值、善、应该如何产生的源泉和存在的实体;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则是它们从客体事实属性中产生的条件和标准。因此,“善、价值、应该、应该如何”,是通过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而从“是、事实、事实如何”产生和推导出的:“应该、善、正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符合;“不应该、恶、负价值”等于事实对主体需要欲望目的的不符合。这就是“善、应该、应该如何”的产生和推导过程,这就是道德价值的推导方法,这就是休谟难题之谜底。



注释:


Oliver A.Johnson:Ethics Selections From Classical and Contemporary Writers Fourth Edition Holt,Rinehart and Winston,Inc New York 1978 P2
W.D.Hudson:The Is-Ought Question:A Ccollection of Papers on the Central Problem in Moral Philosophy, ST.Martin’s Press New York 1969 P11
休谟:《人性论》下册,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 509页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上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103页
Ralph Barton Perry: General Theory of Value its meaning And Basic Principles Construed In Terms Of Interest Longmans,Green And Company 55 Fifth Avenue,New York 1926 P124
穆勒:《功用主义》商务印书馆1957年版, 13页
穆勒:《功用主义》商务印书馆1957年版, 28页
马斯洛:《人性能达到的境界》云南出版社1987年版, 113页
马斯洛:《人性能达到的境界》云南出版社1987年版, 113页
马斯洛:《人性能达到的境界》云南出版社1987年版,122页
马斯洛:《人性能达到的境界》云南出版社1987年版, 122页
马斯洛:《人性能达到的境界》云南出版社1987年版, 110页
Lawrence C.Becker : Encyclopedia of Ethics Volume II,Garland Publishing,Inc.New York 1992P304~305
John K.Roth: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Ethics,Printed by Braun-Brumfield Inc U.C 1995 P258
休谟:《人性论》下册,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508页
罗素:《宗教与科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12页
休谟:《人性论》下册,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 509页
Charles L.Stervenson: Facts and Values :Studies in Ethical Analysis,New Haven and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1963 P28

一人发表于2004/4/16 22:25:09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