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一)CARDOZO: A LAW CLASSIC
原刊阅读(一)CARDOZO: A LAW CLASSIC

BOOK REVIEW: CARDOZO: A LAW CLASSIC


Cardozo By Andrew L Kaufman.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p.xii,55.00


NAME:Review by Judith S.Kaye


Harvard Law Review March,1999 .112 Harv.l.Rev.1026


       


正如波斯纳法官所说,“考夫曼的著作也许是至今为止关于重要的美国法官的最好的传记,该书令人信服地澄清了形成卡多佐一生事业的人格、才智、阅历等因素,并解释了卡多佐司法成就的长处与局限。”在这篇文章的开头,作者对卡多佐一书作了一个总体性评价,作者认为《卡多佐》一书是关于美国法律中一位巨人的巨著。该书由考夫曼教授经历41年写作而成,由于经常要看后面很长的尾注并且需要经常性思索,所以需要足够的时间来阅读,作者认为这么做也是很值得的。


作者认为这本书所描写的很多内容都很熟悉,特别是对作为卡多佐职业生涯核心的纽约上诉法院的描写,因为作者本人是纽约上诉法院的首席法官,对他们来说,虽然卡多佐去世几十年后发生了很多变化,但卡多佐似乎从来没有远离上诉法院。他们仍然在卡多佐的环境中生活,继续他的工作,作者想作对比并且发现关于卡多佐的新的细节,而这本书充满了很多这样的细节。


作者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一直在思考卡多佐的影响问题,到底是什么使他成为一名伟大的法官呢?为什么在美国的法律中他是如此杰出呢?为什么在他去世六十多年后他的上诉法院的司法意见以及他的著作如此著名呢?他的伟大只简单的是一个历史事实呢还是与今天有关?在作者从学习法律一直到当上首席法官的35年期间,作者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但是直到现在作者才准备作出回答。《卡多佐》一书提供给了人们一个更好对卡多佐为什么能够在美国司法中取得这样的地位的理解,在读完这本书之后,作者认为卡多佐的伟大之处有三个来源:他的个性、他的审判的技巧和他关于法律的总体哲学。然后作者从这三个方面对卡多佐的伟大之处作了具体的分析。


一、卡多佐的个性


  虽然一个法官的工作通常是他的伟大的证明,但是对于卡多佐来说,他的个性造就并扩大了他的地位。卡多佐生于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后不久,在1938年的罗斯福新政时逝世。这是一个美国发生大变革的时期,与此背景相反,他的生命故事是一些细小的材料:出生于一个自豪的、精英的西班牙系犹太人家庭,卡多佐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哥伦比亚大学上学期间就表现出了学术特长,23岁作为“律师的律师”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他的故事开始变得更好,在他父亲曾经工作的法院的选举中获胜,几周后,在上诉法院法官的催促下,州长提名他到纽约高等法院工作,作为高等法院的法官,他的工作很快就得到了认可,然后成为他那个时代的普通法法庭的首席法官,后来在绝大多数人支持的情况下,总统提名将其任命为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填补了霍姆斯法官的空缺,在他到美国最高法院六年后去世。这都是一些众所周知的事实。考夫曼教授经过大量的研究所得出认为卡多佐是一个保守的、正式的、热爱学习的人,而且有思想、有吸引力,但是作者认为这并不是对卡多佐的最好的描述,虽然我们不知道卡多佐在一些事情上最真实的想法,但是我们知道他是一个正直、负责任、奉献给义务——对法律和被疾病和死亡所困扰的家庭的义务的人。卡多做的个人生活既不是“冰冷”也不是“空寂”的,他深受爱戴,朋友和家庭占据了所有他的空闲时间。考夫曼更加彻底的研究也揭示出了卡多佐的人性所固有的一些弱点,例如他很有野心并且在很多方面他也很爱慕虚荣,他贪求赞扬。考夫曼也讨论了卡多佐对种族和性别的态度,虽然在他的那个年代很正常,但现在的读者还无法接受。


  卡多佐不能容忍缺陷这一个性毫无疑问是他成为伟大法官的一个重要因素。他的作品中包含了很多塑造了他的生命的价值:荣誉、正直、个人责任以及得体的行为,考夫曼教授并不是要展现一个令人崇拜的卡多佐的形象,而是一个客观的形象,他的认真的研究也表明他完成了那个目标。最终,这本书表明了这样的结论:卡多佐是通过他的工作成就而不是通过他的思想意识、个人气质、或者著名的宪法判例赢得了他在美国历史中的地位,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是在普通法的普通案件中成长起来的,他通过非比寻常的天赋、不知疲倦的奉献和完美的正直品格,奠定了他在美国历史中的地位。考夫曼的开篇句子表达了这一切:“本杰明·内森·卡多佐为法律而生,法律也使他成名.”


  二、卡多佐的审判技巧


  卡多佐的职业生涯将他置于美国转折时期两个很重要的法院,19141932年的纽约上诉法院,其间很多基本的普通法原则由于新的社会和经济现实而接受了检验,19321938年的美国最高法院,其间宪法的地位的激烈论战很是盛行。卡多佐将自己区分为两个角色,然而他还是因为作为一个普通法法官的工作而被很好的记住了。考夫曼教授始终认为卡多佐是一个很谨慎的创新者,作为一个传统和秩序对他很重要的人,卡多佐只是一个“谨慎”的创新者,他确实不是一个革命家,就像他的上诉法院的意见所表明的那样,但至少在两方面作为一个法官他是大胆的:他综合性的思考;他在特殊中寻求一般,他大胆的写作,麦克弗森诉别克汽车汽车公司是卡多佐在司法判决上谨慎与大胆结合的最主要的例证。


  卡多佐的麦克弗森案的意见书不承认有任何重要原则受到威胁。他对与本案相反地先例的处理方法是,或以这些判例中的过失绝无仅有为由予以化解,或者认为它们不过是同一规则的不同运用。所以,卡多佐是以最为温和的方式推出新规则。这种立论风格将成为卡多佐作品的典型特征:试图缩小原则的差异,或把原则上明显的差异解释为运用上的不同。虽然纽约州的先例支持他的主张,但新规则的确与其他司法管辖分道扬镳。如首席法官巴特利特在其异议中所指出的,其他司法管辖区的一些相反先例体现了原则上的差异而不只是运用上的不同。


三、卡多佐的司法哲学


卡多佐的司法意见,毫无疑问,保证了他在美国法官中的伟大的地位,但是他的伟大之处超出了他对司法判决书的贡献。他通过司法工作之外的写作,为人们理解法官如何进行自己的工作建立了一个框架。这样,在他的一生中,他不仅改变了法律,而且改变了很多关于法律的思考的方式。卡多佐的第一部也是他最著名的一部法理学作品是《司法过程的性质》,作为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演讲在1921年出版,他在New Haven的演讲总的来说是很令人难忘的。


卡多佐在他的第一次演讲中的陈述“我将法官造法看作是在生活中存在的事实”被有些人认为是异端邪说。但考夫曼经过研究发现很多法学家都有这样的观点。在他的演讲中,他探索出了当现存的先例不能决定手头的争议时四种判决案件的方法:“要发挥原则的推动作用,可沿逻辑推理的路线,——我称之为类推规则或哲学方法;可遵循历史发展的路线——我称之为演化的方法;可按照社会习惯的路线——我称之为传统方法;可以走正义、道德、社会福利、当时的社会风尚的路线——我称之为社会学方法。”他设想了一个法律的实用的方法:法律规则最终的检验不是他多好的适用于抽象理论,而在于在现实世界中它发挥了多大的作用,有些人发现卡多佐的方法“在实际案件的判决中并没有多大帮助”。确实如此,《司法过程的性质》并没有为审判提供规则系统,然而,它也虚无的东西。卡多佐小心的强调对法官裁量权的限制,并且注意到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在一个秩序良好的社会中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然而,他认为最终争议的处理还需要个人的智慧、人性和写作。


《司法过程的性质》一书描述了卡多佐的司法哲学:他的观点适用于它。显而易见的是,他在宣讲他所实践的东西,在上诉法院法官席上,他猛烈抨击概念法理学的危险,并且痛斥那些“在法律规则的发展中更多的考虑对称性和逻辑而不考虑获得公正结果的实践适用…”他在判决案件时运用他的四种“方法”,并且没有试图隐藏它,他的普通法意见利用人们已经接受的正义观念以及合理行为来决定个人争议并为未来行为设定指南。即使他的最具有创新的判决也强调普通法的连续性、体系的稳定性,如果准确适用原则不过时的话。


然而,在他发表次演讲十年后,卡多佐能够将同样的原则适用于当时最具影响的宪法争议,虽然卡多佐对新政立法的支持使他赢得了自由主义的名声,他的哲学不是意识形态,二是一种方法,一种对法官工作的态度。考夫曼认为大多数法官仍然在卡多佐所描述框架内进行审判案件的工作。作者认为这确实与他的个人经验相符合。


四、卡多佐适合于今天吗?


考夫曼认为卡多佐的地位也许在这么多年后有所下降,“自从卡多佐去世之后出生的新一代不会体会到卡多佐的人格魅力,他们的批评更多。”作为一个相信进步并且接受变革事实的人,卡多佐认为时间会对即使最好的法官的工作带来损害,“法官的工作在某种意义上是持久的,在另外一种意义上是短暂的,好的方面持久,错误的方面必定会消失。好的方面仍然是新的结构得以建立基础,坏的方面将被反对并且在岁月的实验室中被丢弃。”从卡多佐去世之后半个世纪的视角来看,很明显他已经经受了考验,波斯纳法官对卡多佐的地位的描述是一个很好的判断他在今天的价值的资源。在学术著作的引用方面,有数据显示卡多佐比他之后最著名的一个州法院的法官高很多,他的引用率超过了所有他的州法院和联邦法院的同事,在侵权和契约的判决书中的意见的引用率也独领风骚,他的联邦司法意见也留下了深远的影响:在最近十年,,卡多佐的最高法院的司法意见比和他同时期的其他的同事的司法意见更频繁地被引用,作者认为自己在州法院的亲身经历更能说明卡多佐的影响。在州法院,卡多佐的著作在审判案件过程中仍然很重要,在这个发生很大变化的世界里,很多卡多佐的司法意见仍然作为解决纠纷的北极星而闪闪发光。当然,并不是所有他的观点都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然而时间也许侵蚀了卡多佐的观点,但它却没有侵蚀他对司法过程描述的生命力。今天我们读《卡多佐》一书是因为考夫曼教授加深了我们对这位杰出法官以及他的才能的理解。


在文章的最后,作者认为今天我们阅读卡多佐的主要原因它仍然教给我们很多审判的美好艺术,他对先例有技巧得处理,他对价值有远见得平衡,他的美妙的语言都是今天的法学学生的学习资源。卡多佐为当时以及现在的法官设立了一个优秀的标准。


 

王浩发表于2006/11/26 17:57:38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