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边沁的虚构理论
[原刊阅读]边沁的虚构理论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reviewed by Filix,S,Cohen, The Yale Law Joural,Vol.42,No.7.pp1149-p1152.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 reviewed by L,LF,uller,Harvard Law Review,Vol47,pp367-370.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reviewed by Hessel E,Yntema,Columbia Law Review,Vol.33,pp1082-1084.

               边沁的虚构理论
                 李燕涛
  《边沁的虚构理论》是C.K.Ogden从边沁的诸多著作和手稿中整理汇编而成的一部著作,它旨在“澄清隐含在边沁法律思想当中的哲学方法”,本书于1932年初版后列入国际哲学书库“思维与语言”系列再版,为西方研究边沁法律理论的重要著作。其重要不仅在于本书是编者从边沁数量颇巨的手稿著作中选摘汇编了关于“方法论”的专论,而且和那本使得边沁声名鹊起的《政府片论》的流行版本一样,作者在正文之前添加了一百多页的导言,更兼编者本人对方法论也颇有研究因而愈加增其分量。
   在导言中,编者倡言其汇编此书的目的在于“提供一些后人可能会归于边沁的学术恩惠,当他在那个伟大传统中居于第六位”,这个传统中有培根、霍布斯、洛克、贝克莱、和休谟。“如果哲学史有机会重写以至于哲学家们需要被重新评价,这种评价不是因他们认同哲学的语言学基础的能力,而是因他们在对各种类型‘语词-魔术’的遗留物的想象性重构和静态分析的尝试上”。编者在很大程度上践履着这一目的,这不仅体现在导言中对边沁法律的虚构理论形成过程和内容作的考察,更直接体现在本书的主体部分中。对于边沁的虚构理论的具体内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法律研究所的Yntema教授将边沁虚构理论的特征归纳入以下几个特点中:1、语言是思想的标识、是思想交流工具,因此,除了对简单理解和要求的表达外,他限于对观点的陈述。2、所有的语词表述都很复杂,相应的没有语词可称为那些甚至是最为简单的思想的完全地标识。3、以言语形式指涉的与实体相关的话语称为“实质性名词”。实体(entity)分为可感知的(perceptible)和推论的(inferential),更为特别的,无论是可感知的实体还是推论的实体,还可另外分为真实的(real)或虚构的(fictous)。4、真实和虚构的重要区别在于“存在归结”(the ascription of existence),即这种区本由与一个名称或实体名词相应的实体是否可感知决定。这正如边沁对真实实体(real entity)和虚构实体(fictious entity)所作的界定:“一个真实实体是在特定场合为了交流目的,存在(existence)可归结其上的实体”(p10),“一个虚构的实体是尽管可用和语法的话语形式来谈论,并也是可归结其上,然而在事实和真实性方面却不可归结其上。”(p12)。5、虚构实体与真实实体相关联并仅能参照后者得以解释,此外,他们也有看起来是真的这样的单一的表达限度(limitation of being expressible)。6、虚构行为赖于他们在话语和语篇中的必要性,由此观点,这种没有人类的交谈就不不可能存在的虚构,其在属类上不同于诗歌和政治信念。7、作为一种语言本性的结果,所有证据都倾向于证明事实的存在,相应的,对事实问题的确定性和不可能性是虚构物。除此之外,在边沁对自然法理论的批判包括对权利和社会契约的驳斥中都可见这种虚构理论的存在。在《立法理论》中,边沁不仅把虚构归为“关于法律的错误的思考方法”(91),而且明确指出“我所谓的虚构,指的是一种假定为真,明显为假的事实,人们在这种事实的基础上进行思考,好像它是真的一样。”(91)他进而以下述理由批驳了霍布斯和洛克建立在虚构之上的政治理论。首先、“它们只存在作者的想象中。我们没有在历史中发现他们的轨迹,倒是到处都看到相反的证据”;其次、“一个契约的本质在于有关双方的自由同意”,现实中并不存在这一同意,“在绝大部分君主国家里,这一所谓的契约甚至连表面的存在也没有。”同样,他甚至将流行于其时代的自然权利观念斥为“站在高跷上的胡言乱语”。
   应当指出,边沁对社会契约论的虚构性的批判或许对后人而言并不新奇,但其独特之处在于边沁在这一批判基础上阐发了主权者意志或命令的法律观,并为奥斯汀所承袭,从而开辟了影响深远的实证主义的法学研究领域。
纵观边沁的虚构理论,正如科恩教授所说的那样,他不仅认为诸如权利、义务、财产和所有权等概念都是一种虚构,发明了一种“功能路径”(functional approach)的逻辑方法来从时间和空间对物质进行二维检验,并溯及这些可感知事物的源起来确证其合理性,而且,在方法论上假定了一不可争辩的前提,即任何不直接指涉存在的物理实体的事物都是谬误。然而,这一虚构理论本身和编者的导言部分都受到了学者的批评。那些被称为谬误的虚构面临“结构”、“功能”等有明显物理指涉的术语时,像权利这样的词语在司法运作中就被赋予了实际意义,这正是一些现实主义者们的主张。此外,“他把物理实体当作智识活动的首要基础显然难以被其他哲学家接受”,也有一些哲学家指斥他用作分析基础的快乐和痛苦本身即为一种虚构。凡此种种都意在表明,边沁理论缺乏一种可证明的理论基础,其经验论立场用于自身时便产生了悖论。确实,边沁的功利被一些学者斥为一种不合实际的假设,是建立在虚构之上的取代了自然法理论的另一种“自然法”。任何理论都有一终极假设,虽然人们可依许多特例来反驳其下的各个推断,然而这些终极性命题本身并不容易被颠覆。在众多评论者中,朗富勒教授的批评可谓独辟蹊径,他指出编者存在依自己逻辑解读边沁和将边沁等思想重新归入一个术语命名系统存在这滥用这一系统的可能,而且他指出在边沁宏富、庞杂涉及面颇广的理论——从模范监狱、运河工程到法典和功利原理——并没有展现对逻辑工具的娴熟使用。总之,人们对这本著作可谓见仁见智,褒贬不一,但这是否也正表明了边沁的虚构理论连同其方法论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
   尽管如此,透过“虚构理论”也有一些问题值得进一步思考,其一、终身致力于法律改革并在立法理论、功利主义、法典、模范监狱、司法证据、刑法等领域广为建树的边沁是否在阐发其理论过程中贯穿着自始而终的方法论原则。其二、虚构、法律虚构本身对边沁、实证主义的影响及意义。其三、同时代及前代哲学家的理论对边沁方法论的影响,如果可称为“方法论”的话。以上都是深入探讨的理论契机,本文侧重于对有关《边沁的虚构理论》的评论作一综述,以作为深入研读此书和边沁相关论著的一个准备。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Founded by C,K,Ogden.published by Routledge,2000)
参考文献:
1、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Founded by C,K,Ogden.published by Routledge,2000。
2、 King,Peter J,American Legal and Constitutional History, pressed by Canland publishing,Inc.1986.    
3、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reviewed by Filix,S,Cohen, The Yale Law Joural,Vol.42,No.7.pp1149-p1152.
4、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 reviewed by L,LF,uller,Harvard Law Review,Vol47,pp367-370.
5、 Bentham’s Theory of Fictions,reviewed by Hessel E,Yntema,Columbia Law Review,Vol.33,pp1082-1084.
6、 [英]边沁:《立法理论》,李贵芳等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苏拉发表于2006-12-26 8:23:1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