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凯尔森《哲学与政治学中的绝对主义与相对主义》
原刊阅读:凯尔森《哲学与政治学中的绝对主义与相对主义》
Hans Kelsen: Absolutism and Relativism in Philosophy and Politics
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 42, No. 5, pp. 906-914
            姚远
  凯尔森本文的核心论点是:在政治学与哲学中的认知论和价值论分支间,存在着一种“外在平行”(external parallelism)和可能的“内在关联”,具体的说,就是把哲学上的绝对主义-相对主义之争与政治学上的绝对主义-相对主义之争(表现为独裁制与民主制的对立)勾连起来。
全文最出彩的部分就是前面对四个概念深入的梳理(后面凯尔森则凭借其深厚的哲学史功底对于古今绝对主义-相对主义之争依时间—人物的线索略加阐释,这里不再赘述):
  (1)哲学绝对主义:一种形而上学观点,认为存有独立于人类知识的、绝对的、客观的、无限的实在(absolute reality),并且不可避免的被人格化(personification),隐含着“根本性不平等”(fundamental inequality)。在认知论方面,它将导致一种被动的镜像反映论;在价值论方面,它将形成渊源于绝对权威的超时空完美。
  (2)哲学相对主义:遵循反形而上的经验论,认为实在仅仅存于人类知识之中并与认知主体相对。在认知论方面,康德坚持主体之自律的自由和作为个体世界的缔造者,并以个体间相互平等化解了两种“危险”——“悖反的唯我论”(paradoxical solipsism)和“悖反的多元论”(paradoxical pluralism);在价值论方面,因主张绝对之超验和不可理解而倾向于怀疑主义和多元主义。
  (3)政治绝对主义:与“暴政”(despotism)、“专制”(dictatorship)和“独裁”(autocracy)系同义词,排斥平等观。就国内政治而言,它指示着统治权能集中于一身以及被统治个体自由之全然灭失。该政体倾向于信奉哲学绝对主义为意识形态的工具,以谋求自身之道德正当性。延及国际政治,它将国家本身绝对化而成为以统治者为代表的超个人集合体,从而与“主权”概念联系起来,否定作为超国家法律秩序的国际法之自执行效力。
  (4)政治相对主义:意味着以自由和平等为基石的民主——其真谛是能够在对错间进行探讨和妥协,只有在这种政治环境中才能滋长宽容、思想和言论自由以及对少数者权利的尊重。它将国家界定为经由法律秩序构建起来的个体间专门联合,并非至上权威。它要求以民主的方式创设和服从国际法(国际共同体规则),甚至认为国家仅仅是内国共同体与国际共同体之间的相对性中介,从而颠覆了主权教条。
姚远发表于2007-2-28 15:57:15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