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H. S. Thayer: Pragmatism: A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Origins and Consequences
原刊阅读:H. S. Thayer: Pragmatism: A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Origins and Consequences
Pragmatism: A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Origins and Consequences
By H. S. Thayer
载于Pragmatism, Its Sources and Prospects(1981)
Edited by Mulvaney and Zeltner,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姚远
  该文写作乃为纪念实用主义——一种“元哲学”(metaphilosophy)而非某种体系,彷佛一条走廊通达形形色色的体系和理论化(威廉·詹姆斯的隐喻),是“对主观性的叛逃”(刘易斯语)——诞生100年(同时也是美国建邦200年)。纪念方式是“批判性的反思其发端和存在的情势,检讨其主要理念和倾向,以及评估其价值”,这种批判性再认知恰是哲学的“精神支柱”(the breath of life)。本文的论证大致分为如下两个部分:

  一、“提出一种假说,使我们能够理解和体念实用主义的起源,特别是其起源的复杂性和范围”[3]:作者认为美国的实用主义自始至终都不是一种“完全独立的思想形式”,作为“一种澄清问题的方式和发见答案的方法”[4],它“很大程度上与进步的和改革的趋势勾连起来,经常是批判性的,偶尔是建设性的”[4]。
  本文的一个核心问题是:“19世纪晚期,是美国经验中的什么智识形式和行动看起来产生了实用地澄清观念的需要?”[6]作者对此给出了两种回答,并详尽论述了第二种:
  1、古典实用主义者们是在欧洲的思想传统中历练出来的:具体包括先验论、苏格兰唯实论、康德和黑格而的唯心论、英伦经验论(特别是密尔),以及达尔文主义和斯宾塞崭新的进化论。于是他们通常围绕着信念的性质、理性的行为和实在的进化观等“技术性问题”进行讨论。
  2、放眼更广阔的社会环境,作者又获得了第二种解释,一种有些被遗忘的方面(但不要被理解为“历史的或社会学的决定论”):19世纪号称“进步的世纪”,“进步”(progress)与“成长”(growth)几乎俯拾皆是(以世纪初的Wordsworth和Peirce为例证),经济力的极大拓展充分佐证了“启蒙的理性”(Enlightenment Reason),一种“实践理性”,科学并具有工具性,生动而富于想象力。然而19世纪的天国依然存在蛇的诱惑——一种不和谐(discord),或曰“冲突和分歧”(conflict and variance)。
  (1)南北战争中关于黑奴制合宪性问题的争论,或者更一般的说,是关于宪法的适当解释方法的争论。双方均承认宪法效力且均对宪法文本持一种本质主义的态度,问题处在“意义”(meaning)上,这样以历史解释和字面解释为代表的各种意义理论便浮出水面。霍姆斯主张“不回溯地探寻原初本质,而前瞻性地研究语言的后果,即可明定、可预测的社会行为形式”[11]。
  (2)关于货币问题的争论。主流是采纳英国的理论,把黄金作为纸币的标准价值,但异议者以为纸币体系宜追随国民经济总量,后者才是“真正的价值”。这里的一般性社会问题是决定通过控制货币和信用机制,谁将是最大的受益者,这样人以群分,平民的、民主的理论家与银行家、工业主义者站到了不同的阵营中。

  二、“举荐在实用主义的遗产中,什么可以被视为恒久的价值和兴味”[3]:作者认为“形而上学俱乐部”(该名称既是“嘲讽的”也是“叛逆的”)的智识氛围是“启蒙的、科学的和不可知论的”,与“上流波士顿(Brahmin Boston)的繁荣的、审美的、儒雅的传统”格格不入。[15]作者我们要求远离对实用主义的批判套路,即视之为“一种反映美国政府界与实业界中营利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哲学”[3],并总结了他本人对实用主义的理解:实用主义的范式(paradigm)是科学,具体来说,它建议性地试图将实验科学中使用的种种方法和策略应用和拓展于哲学主题。“该学说的形成,最初只是实现语言和概念澄清的技术,却导致发展成为一种针对受制于新旧经验的概念结构之功能和相关用法的批判性理论。该理论在我看来,其生成乃是作为实践理性和思想之目的性一般概念;作为行为工具之知识的一般概念;作为意义和行为之不可分的和基本的关联的一般概念。在该理论中还存在一种价值与知识的勾连——知识被视作行为的形式和价值的实现。”[15]

  附:C. S. Lewis对实用主义的简明评介:“实用主义学说可以被这样描述:所有问题说到底都是行为问题,一切判断都毫无疑问地(implicitly)是价值判断,既然最终理论不能从实践中被有效区分出来,那么真理问题与行为的正当目的问题间就不会存在最终分离。”[20尾注]
姚远发表于2007-3-1 11:42:11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