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原刊阅读:霍姆斯 vs 萨维尼:一个简单比较
原刊阅读:霍姆斯 vs 萨维尼:一个简单比较
原刊阅读:The Influence of the German Concepts of Volksgeist and Zeitgeist on the Thought and Jurisprudence of Oliver Wendell Holmes
Author: James Knudson
载于Journal of Transnational Law & Policy, Vol. 11 (Spring, 2002), pp. 407-419

          姚远
  “学术圈的一大问题一直是哪些思想和哲学尤其影响了霍姆斯”【408】,本文试图解读霍姆斯与19世纪德国法律科学,特别是其“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命题的关系,方式是与霍姆斯的各种智识渊源进行比较。
  根据作者的学术积累,萨维尼所创始的德国法律科学——导源于德国浪漫派哲学——有两个方面的特征:一是置重自然生长的现象而非逻辑;二是剔除伦理和价值判断,反对自然法。其核心“民族精神”扎根于一国的全部文化史和社会共同经验,并产生出法律。德国法律科学对美国法发展的操控力是不容忽视的,具体表现在兰代尔的案例教学法、美国法学会的“法律重述”以及《统一商法典》的编纂。然而,由于其方法论的浪漫且近乎神秘的色彩,与霍姆斯的主流思想成份间存在明显的断裂,尽管二者同样倡导“科学”分析:
  1、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高度科学并远离浪漫的,强调利益冲突而对共同精神持审慎批判态度的,霍姆斯常言的主导、权能、生存、斗争、强力等属于这一脉络;
  2、怀疑的而非正统的功利主义侧重社会成员为避苦求乐的欲望而争竞,这暗示着法律发展的祛魅化和社会发展的建构性;
  3、《法律之道》在一处拥护实证主义的同时,又在另一处模糊表达了对民族精神命题的不以为然,并且对历史决定论的立场保持警惕,虽然霍姆斯本人颇为敬重德国法学在基础性研究方面的知识贡献;
  4、实用主义在理解周遭世界时把个人经验和事实效果作为首要因素,这与国民整体精神想象无甚关系。

姚远发表于2007-4-11 9:12:56 
支持
很受启发,支持下
dallen发表于2007-11-20 15:21:27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