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实用主义俱乐部»有关实用主义的讨论辑之一:[转]罗蒂与施特劳斯  
有关实用主义的讨论辑之一:[转]罗蒂与施特劳斯
罗蒂与施特劳斯
作者: 罗岗

理查德·罗蒂在前几天接受《东方早报》的访问时说:“施特劳斯并非非常重要的一个哲学家……在知识分子中间的影响非常小”。我想十多年前他写那篇著名的自传文章《托洛斯基与野兰花》的时候,也许并不这样想。在那篇文章中,罗蒂回忆自己15岁进芝加哥大学,那时大学各学院零星散布着一些逃离希特勒政权的令人生畏的博学的避难者,施特劳斯便是其中最受人敬重的一位,他吸引了芝加哥大学最优秀的学生,包括艾伦·布鲁姆和理查德·罗蒂。这也是施特劳斯一生引为骄傲的成就,他在给友人的信中不无自得地说:“要想见到心态尚未老化的青年学子,那就必须到芝加哥来”。

尽管罗蒂后来重新拥抱了他的“文化英雄”杜威,并且成为批判施特劳斯派的主将之一。但在我看来,罗蒂的哲学思考从来就没有摆脱过施特劳斯的影响,即使他想以杜威来“证伪”施特劳斯时也是如此。

罗蒂告别施特劳斯的关键在于他由一个“柏拉图主义者”变成了“黑格尔主义者”,他把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称之为“达到了最高成就的鸿篇巨制”。正像罗蒂自己描述得那样,他用了40年时间来探索一条连贯的、令人信服的途径来表述对哲学推崇的事物的疑虑,而探索的起点就是发现了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在这部作品中,罗蒂看到了令人兴奋的“反柏拉图因素”:对于无法还原的暂时性的赏心悦目的承诺。

而我们知道,施特劳斯一生的密友和对手科耶夫(Alexandre Kojeve)是当代最伟大的黑格尔研究者,他1933年至1939年在巴黎高等研究实验学校教授《精神现象学》的精读课程,直接哺育了法国存在主义和结构主义两大思潮。施特劳斯也派自己的得意门生如布鲁姆等去巴黎拜科耶夫为师。科耶夫在自我意识和历史哲学两方面极大地拓展了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中“主奴关系”的论述,把“主奴关系”看作是人的主体形成的基本环节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深刻地洞悉到现代性的基本动力就是“争取承认的斗争”。

罗蒂当然在立场上不会同意科耶夫对于黑格尔的阐释,他在《列宁主义的终结、哈维尔和社会希望》一文中甚至把本来深刻对立着的施特劳斯和科耶夫归为一类,认为他们同属于历史的罗曼司,而这种罗曼司是“知识分子生活和左派政治学最好给与剔除掉的一条路线”。但剔除了这条路线,又如何保持罗蒂所看重的“社会希望”呢?因为科耶夫在把“主奴关系”提升为历史哲学的同时,他也从“主奴辩证法”中发展出“解放”的希望,那就是“奴隶”创造的历史:“如果懒惰的主人导致了死路,那么,与之相反,勤劳的奴隶就是所有人类、社会和历史进步的源泉。历史是奴隶劳作的历史。”

罗蒂不仅在希望哲学上与科耶夫殊途同归,而且这种希望还必须经得起施特劳斯式的追问和质疑,那就是这种“希望”的来临是不是同时就意味着尼采早就预言了的所谓“末人”(The last man)时代的到来呢?罗蒂近年来不断强调“后形而上学的希望”,可以看作是他试图从根本上摆脱施特劳斯“影响焦虑”的努力。






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代文化研究网 www.cul-studies.com

小雪人发表于2007-4-12 21:25:32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