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献宝:与老邓的对话之一
献宝:与老邓的对话之一
跟老邓聊天是人生一大悦事!从聊天记录中大商已经掏到了不少金子。此等宝贝,不敢一人独占,特此呈献出来,与天下读书人共享之。
  此次对话的缘起是老邓的这样一句话:“把做学问视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这正是一直以来困惑大商的一个难题。

(大商)“做学问”这样一个动宾搭配的短语真的能够足以支撑生命活动的全部?怎样做、如何做与那个被做的“学问”的性质之间何者更为重要以及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一时还想不通。但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想的是:什么是我的问题?我以为只要找到了它,我研究的态度就自然会无比认真、无比端正,因为我想毕竟它是关乎自己生存的问题嘛,怎么可能不认真对待它呢?!一切一切的关键就只在于发现达致它的那条路径。但是,有一天我突然问自己:你的问题本身存在吗?我同意您的那一说法,我们应该有问题想去思、想去考;当下绝大多数人就是因为没有找到自己的问题,才只能做一些无关痛痒的“短命问题”,结果也必然就是做的流于形式、无法深入骨髓。做出这一判断之后,我就将这一不正常的现状完全归罪于“体制”,是这种体制不允许我们去找自己的真问题。但现在我有点不确定了:体制,一个无论是多么不公平、不合理的体制,就它自身而言,真的就天然具备这种魔力,竟然能够消解掉人们对于生存的感悟,能够使人们无暇顾及那个最为本源性的问题?您曾经清楚明白地提醒大家:别以为自己就只是体制的受害者,我们更是这种体制的共谋者。我当时的理解是:对啊,当我们迁就它的同时,也正是为它的繁荣昌盛在不懈的增砖添瓦。如今想想,这种理解好像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在“我”之外保留了那个有意志的、能被归罪的责任主体。反过来想想我们自己对此应负多大的责任呢?如果说体制没有认真对待过我们,我们自己是否就曾认真对待过自己?在一年365天的某一段里,在那些自己完全可以对自己负责的日子里,我又曾花费过多少精力去耐心仔细的探求一下自己的问题?这已不再是我们有没有去找问题的问题,而是一个更为可怕的问题:像我们这些对自己不负责任、对生命不负责任的人,是不是就是一种根本就没有什么根基、没有什么问题的东西?上帝在造物之初就惩罚了我们?
  这种追问让我很是沮丧。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压根就没有问题呢?!现在我怀疑我所读到的经典文本中的那些问题本就属于昨天的那些英雄们,只有像他们那样肯对生命负责的人才配有属于自己的问题。

(老邓)“做学问”,在我看来之所以是安身立命之本,实是因为你自己把自己视作是一个学者或知识分子。我所谓的做学问,乃是爱智并以智的方式去追究与你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未来,自己的生存紧密相关的那些问题。做学问,不是,也决不是,把字词或术语拼凑在纸上,当然也不是当下的人把字词或术语拼凑在电脑上。
  当你自以为是一个学者或知识分子的时候,你实际上预设了对一种社会秩序的伦理安排,在更深的层面上设定了学者或知识分子以智性活动为生而与其他并非以智性生活为生的人群区别开来。这是一项作为非原子论的个人对社会秩序的伦理担当。这也与你所提到的对生命负责的问题紧密相关的。再者,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或学者,你的智性活动并非只是甚或根本就不是对那些“常识性问题”做“常识性回答”——一如中国的学生在各种学校日复一日所做的那些所谓的考试题式的回答,或者博士生开题时所给出的那些教科书式的安排。
  因此,最为关键的是你真的要努力去发现你的问题,当然,当我说"你的问题"的时候,乃是指你立基于你所在的知识传统脉络上而发现的在知识上有意义的关于人的生存,发展和维续及其正当性的问题.这里显然涉及到若干极有意义的问题:比如说,一是如何发现这样的问题,二是为什么要在那样的基础上进行发现,三是发现什么样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很复杂,今天先不展开说了.
  上述问题的追问,当然会涉及到知识生产的环境以及你与这种知识生产环境的关系,由此也就当然产生了知识研究的自主性的问题以及你是否在研究你的问题的时候与"他者"共谋而产生了不是你的回答这样的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意味着仅仅发现问题是不够的——这是在你自己发现自己问题的意义上讲的,因为这并不当然地意味着你会以一种自主的思考方式对自己的问题进行思,进行考.
  你——作为一个自以为是的学者或知识分子——的生命乃至它的意义乃是以你对一定的社会秩序的预设为依凭的(而不论你是否意识到这种预设),因为离开了后者,前者及其意义乃是可以任意设定的,而且纯粹自然或动物意义上的生命决非人的生命之全部或重要之意义.坦率地说,这种预设,对于一个知识生命体来说,实应当是经由负责且严肃的态度而追问出来的一个结果.因此,我以为,一个学者或知识分子如果想严肃对待自己的生命,甚至前提就是要对你所在的社会秩序及其正当性予以追问,进而使之成为你存续的预设.
大商 发表于2004/3/9 14:42:32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