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知识增量与思想史的研究方法
知识增量与思想史的研究方法

小平发表于2004/3/9 15:56:48 
希望更多的讨论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希望大家发表意见,我们是否可以听听张琪同学的意见?不知她对这个问题是否有高见?
正来 发表于2004/3/9 16:02:16 
谈谈感想
首先我得说:“知识增量”这种说法成不成立以及它将具有何种意义,这并不是我的问题。我之所以读书,仅仅是因为读书能带给我一种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快乐感。除此之外,就没有想过要为自己的这种生活方式再多预设什么或承诺什么,对我来说没有这种必要。所以,坦白地说,我对“知识增量”这个问题并不感冒。其次,说点感想(也只能说点感想了),我总觉得“知识增量”的提法本身暗含了太多的承诺。我想提出它的本意绝非是要解决一个私人性的问题,而是要将作为个体的、有限的知识分子的实践活动放置在一个发展的过程中去以便澄清或赋予它以意义。该意义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无疑是一种美妙但却可能是致命的诱惑!一旦这一承诺被本体化了,知识增量所依循的客观规律也就成了一个有效的问题。麻烦也就接踵而来。一方面,原本属于纯粹愉悦思维的求知活动便具有了程度不同的功利性;另一方面,如果不能有效的解决由此所产生的客观与主观、结构与要素之间的关系问题,那么知识分子的意义又再次成了问题。最后只能是焦虑!呵呵,可以把邓老师作为个案分析一下:您提出“知识增量”的动机何在?它又给您带来了那些后续问题?
在路上发表于2004/3/9 22:40:21 
知识增量与学术传统
知识增量确实隐含了许多承诺.之于我,提出"知识增量"这个问题的关键目的乃在于推进中国社会科学学术传统的建构.在我看来,中国社会科学学术传统的建构,不仅取决于知识生产制度安排的确立,知识生产规范的形成,学术共同体的营建,也不仅取决于规模和数量,在实质上更取决于知识生产和再生产本身.没有增量的知识生产和再生产,充其量只是知识复制而已,根本无从建构起不同脉络的理论,学术传统也就更无从谈起了.这也许就是我当初提倡"知识增量"的承诺之所在.当然,由此带来了许多困惑和烦恼,但是我以为这些所谓的困惑和烦恼实是这种承诺的一部分.因此,我不可能,而且也无法,因这些困惑和烦恼而否弃这一承诺本身.进一步看,这一承诺所带来的乃是对这个问题的更多的思考和探究.
正来 发表于2004/3/10 8:00:31 
解释的知识、创造的知识与知识增量
我想是存在这样两种相结合而又相区别的知识。
知识增量需要做的不是争论何为知识增量或者其提出的意义之类的问题(或者感想?呵呵),因为,“知识增量”应该被看作一种要求,它和创造财富是相当的(可以是财富的流通(引进)也可以是财富的创造)。
也许不太相关的是,我想起了马克思的一句话,以往的哲学家只是不同地解释了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虽然这句话有划清界限的味道,但是也指出了两种理论形态,或者说是两种知识增长形式,虽然二者也不是截然分开的。
运生发表于2004/3/10 10:19:11 
一种担心
“知识生产制度安排的确立”、“知识生产规范的形成”、“学术共同体的营建”以及“规模和数量”所维持的仅是学术传统的基本面,而知识增量则是一个高标准的诉求。前者的完成并不必然引发增量。面对知识增量,我有一种担心:如果只是在智识上重构知识增量赖以发生的轨迹,并且满足于这种智识上的重构,那么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却在对其客观规律、增长轨迹的探寻工作中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实践倾向。这一倾向可能引发作为群体性“事业”的知识增量与个体性的知识生产活动之间的紧张关系。预设了增量轨迹的存在,也就意味着作为个体的知识分子要么是无意识的与之默会契合,要么是有意识的去迎合以至于变成为了获得增长而生产知识。这样既功利又可能陷入决定论的境地。庞德之所以能在二十世纪开出社会法学来,我宁愿将它解释为是“问题”使然,而不是存在一个“门道”或“轨道”。否则,我们岂不都成了投机取巧者,只不过有成功的与失败的之分而已?
在路上 发表于2004/3/10 10:56:49 
头晕,有这么复杂吗?呵呵。
吃饭也有不少方式吧,我们并不是因为吃饭的方式而去吃饭。吃饭的方式并不决定吃饭的目的,也不能决定吃饭与否。但吃饭又需要一定的方式。
运生 发表于2004/3/10 11:20:32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知识增量,我觉的不如用“思想增量”更好吧,知识一词暗含着某种功用目的,有点科学主义的东东在里面。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我们现在的“知识”够多了,可“思想”却死了。做学问,写文章都成了“考据”了。大师们的东西不是“知识”而更多的是“思想”,读的时候,每当觉得自己能理解它们的时候,或者由原来的不理解到理解的时候,或者觉得自己跟大师也有“所见略同”的时候,内心里总由一种莫名的愉悦、兴奋。可惜当代已经是一个不产大师的时代。
偶遇 发表于2004/3/11 20:36:20 
简单化处理与复杂化处理
“知识增量”的提法让人浮想联翩。对它的讨论可以存在一种简单化的处理方式:针对目前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现状,它实际上就是要求重视、借鉴、深化已有的讨论和成果?这就只是一个经验层面的规范性问题了。这样做无疑将大大削减“知识增量”所可能引发的颇为复杂但也是更为有趣的理论问题,也就是能让人浮想联翩的那一部分。如此看来,讨论就应分成两个层次:在中国这一特定语境下的规范性层面上;在科学进步史的视角中的描述性层面上。想请问邓老师的是:您对于“知识增量”的探究是在两个层面上同时展开的呢,还是只限于那个特定语境?
一点 发表于2004/3/14 0:32:40 
知识增量与快乐感!
在路上提到:“我之所以读书,仅仅是因为读书能带给我一种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快乐感”。时间久了,只怕快乐感积累多了也会有生产知识增量的冲动吧。与我,也不是一种承诺,而是一种责任。
考拉 发表于2004/3/14 0:53:21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