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大立法者与中国的主体性
大立法者与中国的主体性
主体性中国的呈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下意气风发的知识精英、政治精英们是否具有起码的历史感,是否具有起码的历史批判力及恰切的批判态度与批判标准。任何一个“当下”都处于“过去”与“未来”之间,它很容易被错误的“未来”想象所淹没,而错误的“未来”想象恰恰在很大程度上又源自于对“过去”的历史认知与公允的评鉴,所谓,鉴往知来。对于今天的情势而言,对“过去”历史 的评鉴已经具有了不可估量的 现实意义,其中一点体现为我们在与世界的他者的横向比较中是否能不迷失自我。懂得定义并型塑世界的人,一定是哲人,哲人之为哲人其站得太高,想得太深远 ,以致于历史中的一百年两百年在其看来不过一瞬,只是人们几乎无法理解他,同时却受其事功的荫蔽。对于哲人而言,“当下”就是一座不断升腾的高峰,直逼皓月苍穹,“过去”和“未来”就像可爱的孩童围着这座高峰欢快地永不疲倦地跳着名叫“永恒”的圆圈舞;对于非哲人而言,“当下”就是不断下降的深渊,直到阴暗可怖的冥界,“过去”和“未来”就像一条绳索的两头,套住下沉的“当下”的脖子使劲的勒......,同时传来“当下”对历史的无限恐惧、怨恨和无尽诅咒。

  
  新中国成立后 毛泽东以世界为棋盘下了两局棋
    2009年01月16日
转自凤凰网http://phtv.ifeng.com/program/tfzg/200901/0116_2950_972822.shtml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使中国人民能够真正站立起来,使新中国成为世界性大国,毛泽东用二十年时间,豪赌了两局棋。两局棋都赢了!这两局棋改变了世界格局,使世界由二极争霸,变成三足鼎立!

  毛泽东的两局棋都是和美国人下的。毛泽东就喜欢和世界最强者下棋,并且赢得对手口服心服。

第一局棋是“抗美援朝”

  一九五零年的新中国刚刚从战争的废墟中走出来,可谓一穷二白、两手空空。这样的国情,竟然敢与世界经济军事最强国-美国及其麾下的联合国多国部队兵戎相见,着实让当时的人们想不通。麦克阿瑟也想不通,也瞧不起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所以,麦在朝鲜坏了他一世的军事威名。当然,毛泽东并不是鲁莽从事,而是抓住苏联作战略后盾,边打仗边换装备,三年“抗美援朝”,打出了一支威名世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打出了全球华人的脸面。从此,再也没有人瞧不起中国了。“抗美援朝”战争是年轻的中国与美国的一次直接的军事较量。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巩固和增强了新中国的独立、安全和国防力量,显示和提高了新中国的国威、军威和世界声望。"抗美援朝"战争是当时东西两大集团对抗的第一次地区性热战,也是此后40年全球冷战的开端。

  与强者交手,能打成平局的,也一定是强者!

第二局棋是“抗美援越”

 “抗美援越”是毛泽东晚年所下的最精彩的一局棋。

越战前,是美苏两霸横行霸道包围着中国的的时代,是中国夹在两霸的夹缝讨生活的屈辱时代,是对中国充满敌意的时代。尤其以苏联为甚,苏联在中国北方陈兵百万,并威胁随时以核弹解决中国。但是,如何突破美苏两霸的包围圈呢?毛泽东选择了“抗美援越”作为突破点。“抗美援越”风险极大,军事上,中国如何南北两面作战,而且还要准备应付可能爆发的核子战争?毛巧妙地运用美苏之间的矛盾,在战略上以霸制霸,用苏联牵制美国,因为中国同苏联之争是真假马列主义之争,谁都不是搞资本主义,所以苏联不敢因此而联合美国对付中国;不但如此,苏联为了表示它才是正统马列主义者,才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又不得不率领社会主义国家援助越南对抗美国。毛同时反过来用美国牵制苏联,因为美国的谋略家一直梦想分裂共产主义阵容,以中制苏,缓解苏联对西方的压力,所以反对苏联摧毁中国的核子基地。

  鉴于“抗美援朝”中国直接参战牺牲太大的教训,毛泽东采取了一九五四年“抗法援越”的奠边府模式,间接参战。实际上是一种隐蔽战争,或代理战争,也即让北越出面同美国正面作战,中国在背后全力提供战略、战术、人员和物资的支持。当然,如果美军敢于跨越十七度线,深入北越,则将改为“抗美援朝”模式,派遣志愿军直接参战。结果,自始至终,美军地面部队一直未敢越雷池一步。美国人是崇拜实力的,如果你没把它打得口服心服了,如果不是中国在越战中起著不容漠视的关键作用,尼克松会跑到中国与毛泽东商谈如何安排国际格局这样的大问题吗?

  从此,越战后的世界,不再是二分天下,而是三分天下,国际政治由两极变为三极。

  毛泽东以其高超的政治智慧、非凡的的政治胆识和杰出的军事艺术,先是利用“抗美援朝”为契机,壮大了新中国;后又利用“抗美援越”为突破口,打破美苏的围堵,为中国人打出了广阔的生存空间。毛泽东的两局盘精彩呀,为中华千秋后世子孙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并直接为我们今天的改革开放铺平了道路,提供了政治前提
伯化发表于2009/1/21 9:37:18 
对不起,更正一下
"而错误的“未来”想象恰恰在很大程度上又源自于对“过去”的历史认知与公允的评鉴,"

更正为
"而错误的“未来”想象恰恰在很大程度上又源自于对“过去”的历史认知与评鉴",
伯化发表于2009/2/1 20:39:26 
关于“三个世界”理论的一篇研究专论
杨奎松:中美和解过程中的中方变奏——“三个世界”理论提出背景探析
  载于《冷战国际史研究》Ⅳ,
作  者: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研究中心 编著
出 版 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7-8-1
野稻发表于2009/2/8 21:56:23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