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第34次小南湖读书小组报告会读书报告概览
第34次小南湖读书小组报告会读书报告概览
第34次小南湖读书小组报告会 (2009.6.19) 阅读文本: 《否思社会科学——19世纪范式的局限》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刘琦岩 叶萌芽 译 三联书店2008年版 指导老师: 邓正来 教 授 主 持 人: 刘小平 朱振老师 报告顺序及内容(报告人以上交时间为序): 1. 主报告人:李燕涛(2008级博士研究生) 报告题目:当社会科学成为一种意识形态      ——读沃勒斯坦《否思社会科学》 内容提要: 沃勒斯坦《否思社会科学》一书旨在通过对主导社会科学研究范式前提的否思,批判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以及与之相伴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就此而言,沃勒斯坦的理论努力可谓一种意识形态批判。本文正是在分析这种意识形态批判的基础上,试图在一般的层面上讨论社会科学和意识形态的关系问题,以一种对文本解读的方式,通过分析沃勒斯坦使用的意识形态概念、沃勒斯坦对自由主义社会科学批判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意识形态弥散等问题,本文认为,沃勒斯坦的《否思社会科学》是一种在认识论层面和社会功能层面上对自由主义进行的意识形态批判;社会科学,以及某种意义上的社会实践,都是意识形态弥散的结果,或者说,意识形态对社会实践和社会科学以一种“弥散”的方式产生影响。 2. 主评论人:周国兴(2008级博士研究生) 报告题目:意识形态弥散,还是其他? ——评《否思社会科学》,兼评《当社会科学成为一种意识形态》 内容提要: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在《否思社会科学——19世纪范式的局限》一书中的主要论旨无疑充分地体现于本书的书名之中:旨在通过揭示社会科学之性质,否思19世纪社会科学范式存在的局限,其最终的目标在于建构一个历史社会科学的框架来阐释社会科学家乃至社会主体在过渡期内的历史选择。在我看来,正如一位评论者所指出的那般,其否思的框架在于将意识形态与社会科学、政治运动(反体制运动)联系起来,而其提供的解决方案则在于通过世界体系分析建构一种历史社会科学。与此同时,我认为,较之其所提供的解决方案,其所据以进行否思的分析框架就本文的论旨而言更为重要,倘若其分析框架不成立的话,那么其提供的解决方案也就可能是无的放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主报告从社会科学与意识形态之关系的角度来解读沃勒斯坦,对于我们分析与理解沃勒斯坦是有意义的,甚至开放出了批判与推进沃勒斯坦的可能性。但是,由于主报告并未洞见到沃勒斯坦所预设的意识形态特质与社会科学的知识分析的有效性间的内在勾连,又将这种批判与推进的可能性趋于封闭。 本文的讨论将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展开。第一部分,在分析主报告论证理路的基础上揭示出主报告存在的问题,为本文第二部分开出“意识形态弥散还是知识社会学分析”这一问题做铺垫。第二部分将以曼海姆的意识形态理论为参照,着重讨论沃勒斯坦的意识形态分析框架,以期既能洞见到沃勒斯坦之意识形态分析终结“两种文化”之对立、统一真与善之智识努力的理论贡献及其可能具有的限度。 3. 主评论人:王琦(2008级硕士研究生) 报告题目:意识形态可以弥散吗? ——评《当社会科学成为一种意识形态》 内容提要: 本文的第一部分总结主报告对意识形态的基本认识并总结主报告对意识形态的概念规定,并进而提出疑问,主报告对意识形态的理解是否和沃勒斯坦本人的观点相同或者至少是在一个层面上?本文认为,主报告忽视了沃勒斯坦在《否思社会科学》一书中对意识形态极为关键的限制性规定,实质上对意识形态进行了一种泛化的处理、为了说明主报告对沃勒斯坦观点的误解,在本文的第二部分,我将考察沃勒斯坦本人对意识形态的几段重要论述,并概括出沃勒斯坦意识形态的两个核心规定,即,其一,意识形态与政治目的之间具有一种必然性关联;其二,意识形态是一种特殊的世界观,具体的说的乃是一种出现于特定历史阶段(19世纪法国大革命后)的经过系统表达的世界观。这两项规定使沃勒斯坦的意识形态区别于其他的如传统文化,民族习惯,个人世界观等思维影响因素。在此基础上,在本文的第三部分,我将进而考察主报告所提出的“意识形态弥散”,指出所谓的意识形态弥散实际是将意识形态所具有实际效果——即思维支配作用——当成了意识形态本身。本文认为,在沃勒斯坦对意识形态的概念规定下,意识形态弥散这一观点并不成立,意识形态并非普遍性的存在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并影响各种社会实践,主报告之所以主张意识形态弥散,乃是基于在日常生活和学术语言中所存在的对意识形态术语的“比喻性”使用这一现象,而对意识形态术语进行比喻性使用的基础乃在于意识形态本身所具有的思维支配作用的三种可普遍化特性 4. 报告人:杨晓畅(2008级博士研究生) 报告题目:不确定性与历史社会科学 ——对沃勒斯坦《否思社会科学》之认识论基础的解析 内容提要: 沃勒斯坦对现代社会科学所进行的批判,乃至他对一种整体性历史社会科学的建构,都是建立于他的该项认识论的基础之上的,即无论是社会还是知识都具有不确定性。本文将集中于讨论沃勒斯坦历史社会科学的该项认识论基础。 本文的第一部经由分析普利高津的宇宙(系统)不确定性命题,试图廓清沃勒斯坦所坚持的社会及知识的不确定性的含义。本文的第二部分梳理并分析了沃勒斯坦是如何以不确定性为基点建构其历史社会科学的,从而试图廓清其历史社会科学主张的独特属性。本文的第三部分试图分析沃勒斯坦为什么要将不确定性引入社会科学研究,从而将其在知识上的创见与其对经验世界所做的判断联系起来,并试图以此为基础洞见他对知识、道德和政治之间关系的看法。而本文的最后一部则试图指出沃勒斯坦以不确定性为出发点建构历史社会科学的努力可能为我们开放出来的问题及其对当下中国社会科学可能具有的启示。 5. 报告人:洪建(2008级硕士研究生) 报告题目:世界体系、复线历史与社会科学的范式 ——《否思社会科学》读书笔记 内容提要: 沃勒斯坦批判了传统的单线的进步史观,这种进步史观与科学主义一起对19世纪社会科学范式形成了支配,使社会科学专门化、科学化,形成了深刻的学科壁垒,实际上是一种现代化范式。立基于世界体系理论,沃勒斯坦对这种范式进行批判,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就是对体系的演变进行的分析,这种体系化的分析特别是对发展和时空概念的分析与复线历史的观念形成了内在的勾连,从而为打破旧有的范式,建立新的历史的社会科学做了准备。 6. 报告人:张延祥(2008级博士研究生) 报告题目:世界体系逻辑的偏执 ——对《否思社会科学》中唯经济理性与欧洲中心主义的批判 内容提要: 沃勒斯坦在解释世界体系之形成及世界体系的运行时完全依赖于经济理性的,而经济理性逻辑并不能完全覆盖历史与人们的现实生活逻辑,人性是复杂多面的,生活也是复杂多面的。欧洲从世界帝国进入世界体系是资本主义与人权运动双重作用的结果,而中国进入世界体系则是在人权运动缺位的情况,欧洲列强与中国专制权力双重压制的结果,资本主义是其两者共谋采取的压制形式。
yxc发表于2009-6-25 20:57:17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