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在人类社会发展长河中 中国当前所处位置
在人类社会发展长河中 中国当前所处位置
著作证书 编号:BK--071475 袁德云同志: 您撰写的<在人类社会发展长河中,中国当前所处位置>一文已经入刊<中国新时期思想理论宝库>一书,并被<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CPCD) 全文收录,您享有该文的著作权。 特颁此证。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印) 中国未来研究会(印) 发现杂志社(印) 二00七年十二月 在人类社会发展长河中,中国当前所处位置 定位问题,是科学与愚昧的分水岭,也是成功与失败的界碑。 当全人类把地球定位为宇宙的中心,太阳和星星都是围绕地球转时,人类经历了漫长的愚昧时代,直到哥白尼,冒死打破了这种定位:否!是地球围绕太阳转,尽管有人因此被投入监狱,有人被活活烧死,但毕竟迎来了天文科学的春天,全人类逐渐知道:原来地球只是太阳系中的一颗行星,而太阳是银河系中千万颗恒星中的一颗砂粒,迷信站不住脚了。 16世纪,欧洲有人把哥白尼投入监狱,有人将布鲁诺活活烧死,但是,欧洲一直没有人能阻止地球围绕太阳转。 有些人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是: 原始无阶级无主义社会 --- 奴隶主义社会 --- 封建主义社会 --- 资本主义社会--- 社会主义社会 --- 消灭阶级 (以上简称第一模式)。 这种模式是个人迷信的产物,它是不科学的,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 大家想想:地球上有那一个社会主义社会是由纯资本主义社会转化而来的,当今所有发达资本主义社会,那一个又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化以去,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都是得到了该两国为数众多的联系手工生产力的农民阶级的支持与参与才取得的,单靠工业无产阶级一个阶级的力量,该两国都是不可能取得革命胜利的,当时中国工业无产阶级人数不足300万,仅占当时全国总人口的1/220,再看当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那儿联系手工生产力的农民阶级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幻想那儿的农民阶级能够像基督耶苏那样,死而复活,支持工业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现实的。 抬轿子的农民与坐轿子的地主老财,他们之间的矛盾和开轿车的工业无产者与坐轿车的垄断资本家他们之间的矛盾虽都属于剥削与被剥削之间的矛盾,但前者联系落后生产力,矛盾尖锐,而后者联系电器化生产力,矛盾缓和,并且随着生产力水平的再提高(比如电子自动化生产力)甚至矛盾可以消除,企图用一种方式去解决所有剥削与被剥削的矛盾,那会陷入经验主义的泥沼。 坚持第一模式,容易突出两大弊端: 1、盲目认定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社会主义已走在时代前列,我们一稍有成绩就滋生骄傲情绪。 2、容易忘记我们全国人民要彻底摆脱贫穷与落后,根本出路在于国家电气化,所谓电气化不是单指公民家中都有几件电器用具,而是泛指劳动者都能使用电气化生产工具进行生产,大大提高劳动者创造剩余价值的能力,这就需要大量资金和大批人才,单纯强调抓个人财富,极易产生惊人浪费,延缓国家电气化进程。 那么,人类社会究竟是遵循什么发展规律呢? 只能是我以下要陈述的,第二种模式: 原始无阶级无主义社会--- 奴隶主义社会 ---封建主义社会--- 分两支发展: 1支:封建主义社会---自由资本主义社会 --- 垄断资本主义社会--- 超级垄断资本主义社会--- 无阶级无主义人类更高级社会。 另支:封建主义社会--- 封建主义、自由资本主义并存社会--- 暴力革命---工人阶级(少数)农民阶级(多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 工人阶级(多数)农民阶级(少数)社会主义中级阶段--- 工人阶级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无阶级无主义人类更高级社会。 这种模式不是我虚构出来的,而是因为我发现了, 《物质运动双重性规律》: 宇宙间任何运动的物质,它都要承受多方面因素的作用,其中决定这一物质采取何种运动形式,是两个主要因素(见我的近两万字的社科论文,)。 从第二模式,我们知道,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要走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级阶级到建成工人阶级科学社会主义至少要50—100年。 换句话说,我们要赶上欧美发达国家现有的生产力水平和人均收入水平,至少得50年以上,而在此期间人家不可能原地踏步走,他们还在向前发展,而且起点比我们高,我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啊! 这里,着重提一提:人们的主观认识(简称认识)与客观物质的运动规律(简称规律)的辩证关系: 人们可以发现规律,可以认识规律,可以利用规律,但是,任何人不能创造规律,也不能改变规律。 中国人民化几十年时间既然培养出一位社会科学家发现了人类社会的真实发展规律,就应该在党的领导下组织相关人员评议核实,去认识它,去利用它,造福人民. 当前,我们国内的定位是:依法治国,科学发展观,这是完全正确的,前者是硬件,后者是软件。 硬件:依法治国,宪法、法律都是写在白纸上的黑字,是按一定法律程序出台,是不能轻易更改的,是全国公民严格遵守的。 软件:科学发展观是可以开发的,不是权威人士说科学就是科学。 比如:我所发现的《物质运动双重性规律》任何人都可以站出来否定它,推翻它,只要他能举出一个实例:某一物质,它的性质的构成,它的运动规律,只受一个因素的影响,那么,这个人,他就可以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胡说八道,妖言惑众,毒害人民,该千刀万剐!” 否则,拿权威来压人,在科学领域是没有效果的。能愚弄人民于一时,但不能愚弄人民于久远。靠权力来控制思想,把科学领域的新发现扼杀在摇篮里,那是对人民极端不负责的做法,也违反我国宪法第20条: 国家发展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事业,普及科学和技术知识,奖励科学研究成果和技术发明创造。 只是我国距完全依法治国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关键时刻往往权大于法,应该是权服从于法,天大地大,不如法大。 法与权的区别是, 法律保障的是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与长远利益,只有工人阶级立场坚定的人才会坚持依法治国不动摇,诚如毛泽东早已指出的, 因为只有工人阶级最有远见,大公无私,最富于革命的彻底性。 权力维护的是极少极少极少人的既得利益,有的还是来路不明的,比如,凭自己手中的权力任意压制人民的言论自由(不含反政府反人民的自由)就说不出是依的何种法。 只有非工人阶级立场坚定的人才有时做出权大于法的事。 非工人阶级劳动者是工人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与工人阶级一道都是国家的主人,如何才能使他们将自己手中的权力自觉的服从国家大法呢,那就只有四个字: 耐心等待。 如是而矣,岂有他哉。 作者:袁德云
dwidid发表于2009-7-14 10:57:13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