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书海过眼录之六——胡适谈大陆学者
书海过眼录之六——胡适谈大陆学者
胡适先生不仅是五四以来文化运动的开拓者,而且是自孔子以来的一位哲人、思想家,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位大儒。他在哲学、历史、文学、教育诸方面都有独到的建树,仅提倡白话文一项就可名垂青史。新中国建国以来大陆学界没有忘记他,甚至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搬进了胡宅,“保存”和“利用”了胡先生大量的信札。所谓“保存”,是指未被红卫兵化为灰烬;所谓“利用”系指前三十年将这些往来信札用做批胡的反面教材,后三十年又作为研究胡先生的珍贵资料。前后三十年,两代人过去(西人三十年为一代),同一个胡适,形象大变,正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连胡先生都无法“大胆假设”出来的。余藏有胡先生的书和关于胡先生的书若干种,在阅览中特别注意胡适对大陆文人的评论,现摭拾数则,以供咀嚼。 1.谈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事。 胡颂平编《胡适晚年谈话录》(以下简称《谈话录》)1959年12月26日载:中午,留胡颂平午饭。……又谈起杨昌济,他是毛泽东的老丈人,在北大当过教授,教伦理学的。胡颂平因问:“毛泽东进北大图书馆是他老丈人带进去的吗?”先生说:“不是,毛泽东在湖南师范毕业后到了北平,他和五个青年上书于我——这封信我是交给竹淼生的弟弟保管的。在抗战期间,放在上海,竹垚生怕生事,把它烧毁了。——当时北京有个攻读辅助会,他先在辅助会攻读,很苦。”胡颂平问:“是否先生介绍他进图书馆?”先生说:“不。当时章行严当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当主任。章行严是湖南人,大概是章和李大钊两人把他介绍进去的。他整理报纸阅览室,每月八块钱,那时八块钱也可以过活的。” 这段话与大陆关于毛泽东进北大图书馆通说不同,一是当时北大图书馆馆长通说为李大钊,胡称是章士钊(行严);二是,是否为毛之岳父引荐给章士钊或李大钊;三是毛泽东等五青年上书于胡适,哪五位青年,这些都有待研究毛泽东的专家进一步考证。 冯友兰在《中国哲学史新编》中称:“毛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在北京大学当旁听生,又在李大钊所领导的北大图书馆中当职员”(《三松堂全集》十卷584页)。易竹贤《胡适传》称:“一九一八年九月,毛泽东来到新文化运动中心北京。他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做过助理员,见过陈独秀,很受他思想的影响;也去拜访过胡适,希望能支持湖南学生的斗争。”《胡适传》的作者引述的是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这是毛泽东的口述。 2.谈王国维。 1960年11月21日(星期一):先生谈起王国维,胡颂平因问:“我从前听人家传说,先生住在北平的时候,梁任公先生来看先生,先生送至房门口为止;王静安先生来,先生送至大门口,不晓得这种传说是否可靠?”先生说:“没有这回事。我是住钟鼓寺,静安先生住在我的后面不远的地方,他只来过几次。任公先生就没有来过。他住在天津,我倒常去看他,吃饭,有时候打牌。这种对我的神话,外国也有很多,将来把它写出来才对。”先生又说:“静安先生的样子真难看,不修边幅,再有小辫子;又不大会说话,所以很少出门,但他其用功……”。这段谈话足见胡先生绝不贬低他人抬高自己,在舆论的喧嚣声中飘飘然。这和目下传说中的大师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也。 1961年1月26日(星期日):“先生谈起王国维,说他‘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少年时用德国叔本华的哲学来解释红楼梦,他后来的成就,完全是罗振玉给他训练成功的。当然要靠他自己的天份和功力。’”先生问胡颂平:“你见过静安先生吗?”胡颂平说:“没见过。”先生说:“他的人很丑,小辫子,样子很难看,但光读他的诗和词,以为他是个风流才子呢!” 3.谈郭沫若。 1960年6月2日(星期四):今天先生说起“郭沫若这个人反复善变,我是一向不佩服的。大概在十八九年之间,我从北平回到上海,徐志摩请我吃饭,还请郭沫若作陪。吃饭之间,给徐志摩说:‘沫若,你的那篇文章(是谈古代思想问题,题目忘了),胡先生很赏识。’郭沫若听到我赏识他的一篇文章,他跑到上座来,抱住我,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我恭维了他一句,他就跳起来了。唐德刚博士在《胡适杂忆》中也有这段记载,但又有如下一段评语:‘如今胡氏早已长眠地下,郭氏年届耄耋却在大作其诗,但是以胡适的标准看,郭沫若后期的诗就很错了!’将来他地下若逢老朋友,恐怕胡适之也就要拒吻了(119页)。” 4.谈鲁迅。 “二次世界大战中后的美国文艺之所以**十分丑恶的缘故,便是由于多欲。《鲁迅全集》中最好的作品如《祥林嫂》、《阿Q正传》等等都是他欲念最小的时期写的。等到他欲望心烦,那个“杂感专家”的文章就很少有几篇可看的了。” 5.谈钱钟书。 1959年4月29日:一位香港的朋友托人带来一本钱钟书的《宋诗选注》给先生。先生对胡颂平说:“钱钟书是个年轻有天才的人,我没有见过他。你知道他吗?”胡颂平:“十年前在南京,蒋慰堂同他到教育部来,匆匆见过一面。他是钱甚博的儿子,英文很好。”先生说:“英文好,中文也好。他大概是根据清人《宋诗钞》选的。”先生约略翻了一翻,说:“黄庭坚的诗只选四首,王荆公、苏东坡的略多些。我不太爱读黄庭坚的诗。钱钟书没有用经济史观来解释,听说共产党要清算他了”。过了一天,先生看了些书后又说:“他是故意选些有关社会问题的诗,不过他的注确实写的不错,还是可以看的。”(引文见该书20页)。据说,钱钟书知道胡适的评价,颇为得意。胡适说未见过钱钟书是不确的,因不在本文论列之内,故不赘述。
liutonghai2002发表于2010-2-22 11:05:59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