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原创】罗尔斯正义的脆弱基石?
【原创】罗尔斯正义的脆弱基石?
我在这里想提出的问题是,罗尔斯“作为公平的正义”的逻辑起点是不是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证明的直觉命题?这个直觉命题就是“自然资质是一种集体资产”
 国内对罗尔斯的研究可谓方兴未艾,大体上这些研究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对其正义原则的实体内容的研究,二是对罗尔斯采用的方法论的研究。但是,在我接触的有限的文献中,我发现,没有人对正义论的逻辑起点提出怀疑。虽然国外的社群主义者对自由主义的自我观提出了批评,但这一批评是更广泛意义上的。它并不是罗尔斯正义论证的逻辑起点。
  众多的罗尔斯研究中,罗尔斯正义的逻辑起点也许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大多数目光被无知之幕下的理性选择理论所吸引。他们也许忽略了这样一个不太起眼的命题,即“任何人都不应当因他在天赋或社会背景关系的偶然性因素得益或受损”这一道德命题,在“作为公平的正义”的重要性。从无知之幕的设计到差别原则选择,罗尔斯事实上都围绕这一命题展开。无知之幕设计的目的在于排除自然或社会的偶然性因素对人们选择正义原则中的干扰,在排除了这些特殊信息之后的处于无知之幕的人们,根据最大最小值规则将选择差别原则。我们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罗尔斯要排除这些偶然因素呢?罗尔斯告诉我们,是因为任何人都不应当因他在天赋或社会背景关系的偶然性因素得益或受损。但如果我们继续追问,这里“不应当”的理由何在?罗尔斯又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自然资质是一种集体资产(社会性偶然因素不应当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似乎是一种共识,因此罗尔斯并没有对此做进一步的分析)。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罗尔斯正义的基石——任何人都不应当因他在自然资质上的偶然性因素而得益或受损,因为这些自然资质是集体资产。我们可以发现,如果这两个命题不能成立,那么罗尔斯的正义大厦似乎将立即土崩瓦解。因此,怎么强调这两个命题的重要性都不为过。然而,这么重要的而且需要证明的命题,罗尔斯却轻描淡写的划过。他说,“如果我们希望建立这样一个社会体系,它使任何人都不会因为他在自然资质的分配中的偶然地位或社会中的最初地位得益或受损,而不同时给出或收到某些补偿利益,我们就会被引导到差别原则”(第102页)。就这样,正义从这一“如果”假设开始了其逻辑论证。
  诚然,任何理论的起点总是某种假设。例如功利主义的逻辑起点就是人的“趋乐避苦”本性;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与这一假设相似,人们希望以最少的投入换取最大的回报。但罗尔斯正义的逻辑起点/基石太脆弱了。罗尔斯在批评直觉主义时指出,找不到“建设性的道德标准”一直困扰着直觉主义者。而作为公平的正义就是试图提出一种建设性标准来证明直觉主义的某些直觉原则。但是,经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发现罗尔斯在否定直觉主义的同时,似乎掉入了另一个更大的直觉陷阱中去——自然资质是一种集体资产。这种观点可能是很有诱惑力的,但罗尔斯没有给出证明。功利主义和经济学将自己的理论建立在人的本性的假设基础上,如果有人证明,人的本性不是这样,那么它们将面临巨大的危机。但它们的假设是如此可靠,以至于要完全推翻它几乎不可能。然而,人们对罗尔斯自然天赋的假设的认同程度没有像他本人想象的那么高。
  遗憾的是,只有在天国中才能去追问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高度直觉的命题作为其理论的起点了!
晏子 发表于2004/3/11 11:01:12 
回复
同学你好:
     我不是个学法学的学生,但也看了点罗的书 对他的理论也很感兴趣.看到你的留言很兴奋, 不知道你是个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吉林大学的学生真的很不一般啊.我自己没能有幸进入吉林大学很遗憾.
  说说你的观点, 在我看来,你还没理解无知之幕的含义,如果你身处其中,人都会趋利弊害,你会不会去冒险不接受那个才智是集体资源的观点?
反正我不会 哈 我害怕自己是白痴啊!

  一点浅的不能再浅的想法,别笑话我哦! 哈

    我的邮箱wangg228@nenu .edu.cn
   想交朋友就找我哦!     -----------一个怕是白痴的人
wakin发表于2004/3/26 20:52:07 
补充一句
补充一句:我认为他的"不应当"就是用来保护社会上由于自然资质弱的人就象我这样的人, 似乎也是出于一种"直觉主义"的伦理观吧,虽然他本人对直觉主义也有批判,但我认为任何人,无论在做什么事的时候包括做学问都会受到直觉的影响,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是切身感受.

      还是一些废话!
wakin发表于2004/3/26 21:07:04 
补充一句
因为你是智力高的人 自然资质高的人 所以你认为"不应当"
但对于我这样资质差的人我就认为是应当 哈

纯属是感性理解 没通过大脑的哈 !别见怪!!
wakin发表于2004/3/26 21:12:58 
非常遗憾,我写了近1小时的东西,却……
wakin,非常遗憾,我写了1小时的东西,可是系统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帮我自动退出登陆,在我提交后才说我没登陆,堂堂千言就这么消失了,后退也找不回来!!!我……,无言。

但我还是很感谢你的意见,我简单的说一下我的观点(我实在没有能量将这千言重新打出来):自然资质是一个客观事实,客观事实是不能被选择的,它完全由遗传、基因这样的偶然因素决定,我们只能选择对待它的方式,换句话说,无知之幕下的选择对象中没有“自然资质是集体资产”和“它不是”,而是选择我们对待它的方式,即如果我是个白痴,“保护我”还是“不保护我”。请注意“是不是集体资产”和“保护不保护我”是两个相关但本质上不同的问题,后者是一个正义的问题,而前者不是!!我直觉上认为正义的社会应当保护白痴,但我只是想指出罗在摆脱直觉的同时是如何掉入另一个直觉陷阱中去的!!
晏子发表于2004/3/27 21:25:15 
不要过于谦虚,东师大也是很强的
我与你一样,也不是吉林大学的。我来自南京大学,是对邓老师的景仰让我关注这个网站!
晏子发表于2004/3/27 21:27:50 
再清楚一点!
不是我们在无知之幕下“会不会去冒险不接受那个才智是集体资源的观点”,而是在对待自然资质偶然性分配的各种正义原则中,我们会选择哪一种!!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不知我的观点兄台是否赞同!!
晏子发表于2004/3/27 21:31:30 
谢谢你
同学你好:

     看到你的帖子引发了我很久就想但没太想清楚的问题,就是罗的理论中到底有没有"直觉"的东西,你那句话说的我很认同:"我直觉上认为正义的社会应当保护白痴,但我只是想指出罗在摆脱直觉的同时是如何掉入另一个直觉陷阱中去的!!"  我想,他可能的确有些直觉的道德判断在里面.
     另外,你说在人们选择对于自己有利的生活方式时是否一定要有个必须遵循的"原则"呢?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必须或不必须,所以请教你.
但在我的观念中总是想,在处理社会利益关系的活动中,只要最后的结果对大家都有利或都无害,这样似乎也就足够了,是不是也就达到了所谓的"善"了?这也只是些粗浅的想法.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的.我觉得有时后人们过分追求一个既定之规,最后往往不尽人意.比如罗的理论确是很高深很富有逻辑性,但它的实用性有多少我们很难确信.至多给我们提供了些实践的参考和启迪.

     我对他的书理解不是很深,觉得太难了,所以不能和你谈论些很深的东西,每次只有些琐碎,粗浅的不能再粗浅的想法.只是从理论以外引发的一些想法和你说说,别见怪,哈!
wakin发表于2004/3/28 9:53:43 
回复
尼采曾说过,Kant是一个可爱的老头,用一个庞大复杂的理论体系来论证所谓的“绝对律令”及“历史的合目的性”,可是在尼采看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那老头玩的一个概念游戏罢了。那么我们又怎样来评价ROWLS呢?我认为《正义论》里面理论价值最大一节就是第40节,就其理论做一个KANT式的解释,我以为他在那自认为解决了KANT 也未能解决的在善与幸福之间的协调与统一,也即解决如何实现正义的问题。“无知之幕”是KANT“绝对律令”的另一种表述,而“做为公平的正义”的基础“社会基本的善”,如自由等则是幸福,在它们之间必须协调,也即正义的实现。《正义论》如同KANT的著作一样难读、费解,而且里面不会有像尼采著作中所弥漫的激动人心的浪漫精神,而只有冷冰冰的理性的分析,论证,这正如KANT所谓的“纯粹理性”一样纯粹、单调。但我想当我们面对复杂的社会政治问题时更应该多的是冰冷的理性而非如法国大革命时浪漫的 政治激情。因此,《正义论》的价值可见一番。正义的问题是困恼历史上多少哲人的问题,就连KANT老头都未能作一很好的处理,尽管他后来写了《判断力批判》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似乎不太完美(这点可见之牟宗三的《心体与性体》,也是牟先生阐发心学的目的)。坦言《正义论》一书我并未读完,也为能读透,这里更要向各位大家学习、请教。是否存在真正的正义,我实在不明白;我们朴素的正义感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 习惯?百思不得其解。当列奥。斯特劳斯把我们带回古西腊去寻求“何为自然正义”的时候,尽管我十分佩服斯氏把握西方思想史的独特视角与超凡能力,我仍怀疑即使在那我们找到了我们所需的东西,但它还适合于我们的现代社会、现代国家吗(众所周知,在古希腊城邦与现代民族国家之间存在太大的区别。)?请教各位高人!
  鄙人还十分想与各位高人探讨米歇尔。福柯,如有可能?可以EMAIL到einedreammaker@163.com。谢谢!
善意第三人发表于2004/3/28 22:02:25 
今天去看了看何怀宏对<正义论>的名家解读中关于自然资质的问题
wakin,我今天特地到书店把何的"名家解读"中的相关部分,我很高兴他的观点与我一致!!他同样强调了”自然资质是集体资产“在罗正义中的基础性作用,最关键的是,他在这句话的背后加了个括号“(没有证明)”。当然他没有尖锐到“脆弱基石”这样的评价!
晏子发表于2004/3/29 23:27:08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