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邓正来:第十八周点评——“读者死了”或“作者死了”
邓正来:第十八周点评——“读者死了”或“作者死了”
此前,中国法学界的一些学者和学友不断在强调我们在阅读或写作的时候应当提倡“提出问题”。关于他们“提出问题”的建议,我的回应是:我在一定程度上赞同他们所说的在强调阅读或写作的同时也应当提倡“提出问题”的建议。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之所以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赞同这种建议,其原因乃在于我还在根本上认为,中国法学界在学术方面始终无所建树的根本问题不是我们的学者或学友提出的问题少了,而是提出的有意义的理论问题太少了。在我看来,问题是不一样的,有一些问题是常识性的问题,它是不需要以理论脉络或对理论脉络的认识为依凭的,因此这样一类问题是不可能成为理论问题的;还有一些问题是有可能成为理论问题的,因为它是以理论脉络或对理论脉络的认识为依凭的,因此这样一类问题有可能成为理论问题.而这里需要期待指出的是,"理论脉络或对理论脉络的认识"则是以我们的基本阅读为前提的,丢失了这个前提,我们是不可能提出有意义的理论问题的。
  但是,仅此不够,我们还必须高度重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作为读者或作者的我们,我们在阅读或写作的时候在“哪里”?我在阅读一些论著的时候,或者在与朋友们或同学们交流的时候,往往感到“读者”或“作者”并不存在。在这个意义上,这里的“作者”,充其量只是“留声机”,他们认真且严肃地讲述着或描述着根本“没有他们”的各种观点或理论,进而认真且严肃地讲述着或描述着根本“没有他们”的各种问题,甚至是理论问题;而这里的“读者”,充其量只是“复印机”,他们认真且严格地复制着根本“没有他们”的各种观点或理论,进而认真且严格地复制或放大着根本“没有他们”的各种问题,甚至是理论问题。我把前者称之为“作者死了”的现象,而把后者称之为“读者死了”的现象。
  当然,在写作的时候,我们的确可以讨论其他人的理论问题,而且也应该研究其他人的理论问题,但是这样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有自己的理论问题;与此同理,在阅读的时候,我们确实需要对作者怀有最为基本的尊重,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带着我们自己也已建构起来的理论问题去阅读那些论著——我们实际上需要的是一种“六经注我”与“我注六经”间互动的阅读方式。
  如果我们不高度重视这个问题,我们无论如何强调“问题”的重要性都将于事无补,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没有我们的情况下提出我们自己的问题!进一步言,在我们提不出自己的问题的境况中,我们基本上只能用“各种方法”或“各种视角”去讨论其他人的理论问题。但是更令人担忧的是,当我们发现我们所采用的“各种方法”或“各种视角”都是其他人的东西——亦即表示我们自己的东西——的时候,我们甚至连我们自己论说“读者死了”或“作者死了”的能力都将丧失殆尽。当然,这是后话,我将在另一个场合来讨论这个问题。
  因此,我还是强调基本的理论阅读,以及养成在我们个人自主意识的支撑下进行阅读和写作的习惯——这是我们知识分子如何建构我们个人学术自主性的大问题。
正来发表于2004/7/11 10:18:06 
严重同意,呵呵!
非常同意正来老师的意见!我也冒昧发表一点自己的个人浅见:

学术上的创见,首先来自独立的精神。老子在《道德经》第三十九章里说,“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提出在客观规律面前,人、自然、神都是平等的。进一步来说,在第二十五章里,他说“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提出客观规律也并不高高在上,它和人、自然同样是平等的。我在“正来学堂”上贴出来的小品“上帝一思考”正是这种观点的反应,也反过来算是证成这个观点的一个小小尝试。

我个人读书不多,但是脸皮比较厚,愿意发表意见。错了,有人指出来,我就得到了个人智识的突破,就进步了,就很开心,有什么丢人了?(待续)
波冲发表于2004/7/11 11:18:09 
续前贴,
个人浅见以为,世上事最糟糕的就是极端,或者说“唯理主义”。有些强制的“唯理主义”容易识别,但是有些隐蔽的“唯理主义”就不太容易看出来。学术上的“唯理主义”就是“唯上”和“唯书”。尊重老师是作学生的美德和本分,尊重知识是读书人的美德和本分。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个度,一旦过了这个“度”,就成了极端主义了。尊重变成了膜拜,等级就自然出来了。有这样的高山仰止的框框在脑子里,我个人浅见以为就成了个人智识突破上的“画地为牢”。老师或者知识本身被我们捧上云端,老师和知识也成了隐蔽的受害者。呵呵,亲爱的师友们,冒昧放炮,胡言乱语,你们同意吗?欢迎你们的批评和指正!(待续)
波冲发表于2004/7/11 11:26:26 
续前贴之三:吉大法学院的精神
我自认为有福气,在吉大遇到这么多明师。吉大法学院的精神里,我个人浅见以为,不仅仅有严肃的一面,更有宽容的一面。这一点,无论在我们法学院的哪一位老师身上,我都有体会。我很开心,很珍惜!反过来,这也是我敢于放炮,有机会放炮的原因。

但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是建宗老师反复告诫我的。我很同意。希望在认真读书的基础上,坚持独立思考的原则。如果各位学友同意我的看法,也希望我们一起在正来学堂上把它体现出来!

呵呵,不多说了,各位学友周末愉快!

波冲
波冲发表于2004/7/11 11:32:39 
向邓老师致贺:正来学堂,桃李芬芳!


向邓老师致贺:正来学堂,桃李芬芳!

邓老师主张要“认真读书”,我深有同感。古人早就有“敬书”之说,但今天我们学术界的许多人恐怕在这一点上实在应有些惭愧!希望正来先生的呼吁能够导致一些改变。

今天匆匆浏览正来学堂,确实办得别开生面,很有品位。难得正来先生苦心经营。我丝毫不怀疑这里将成为未来中国法学家的摇篮。当然,更会是我们这些老网迷的乐园。学而识友,不亦悦乎!


龙卫球
龙卫球发表于2004/7/16 4:50:40 
呵呵
哪里都有龙老师的身影啊,您简直就是新一代网络精英型教师的代表。
您什么时候回昌平?俺还想听您的课呢~

邓老师,我是很仰慕您的一个学生,以后在您这里多多学习,望您不吝赐教!
logitech发表于2004/7/19 1:10:25 
这样去读书
正来先生上面的主张,是在阅读的时候,要在一种知识的脉络之下,提出真正的理论问题,而不是常识问题。同时,真正的理论问题的提出,是要在一种互动的状态下完成的,即是“六经注我”和“我注六经”的互动,这种互动就是要达到作者与读者在思想上能够“同在”。
  刚刚看过学堂首页的沃特斯的《读书时间》,颇有感触,同正来先生上面的论述,在我看来,都是在谈怎样读书的问题,只是角度不同罢了。沃特斯要我们在读书的时候放慢时间,慢慢品味。
  在我看来,读书是要有一种心境的,是要一种状态的,是能够真正的静下心来,在一种心外无物的状态下,沿着知识的脉络,读者同作者在一个平台上对话,这样,才有可能将现有的知识向前推进,也就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才能感受到智性的快乐。
子缘发表于2007/4/22 22:11:14 
抱歉
上面有误
应是“六经注我”与“我注六经”
子缘发表于2007/4/23 9:19:31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