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知识上的团结
知识上的团结
我在与同学们交往的过程中发现,你们因老乡而团结,你们因兴趣(比如说足球等)而团结,你们因恋爱关系而团结,因邻居而团结,因师门而团结,但是却甚少是因知识兴趣而团结的。我们当年读书,或读一篇佳作、或读一部好书,都会激动不已地去告诉好友,甚至会走很远很远的路去告诉好朋友,让他们一起来分享其间的快乐。喝酒所谈之事大多是谁读了什么好书或好文章,哪个出版社最近又出版了什么好书,哪本杂志又发表了谁的大作。这种因知识兴趣而达成的团结,不分系,没有科,没有师门之限,更没有学校之别。这种团结很美,没有利益冲突,有的是智性的激励。因此,它至少是一种,或又一种,团结。建议同学们能够在重视其他各种团结的同时也关注一下这种团结。
正来 发表于2004/3/13 18:26:56 
极赞成邓老师的提议~
这也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
这种通过知识的交流与沟通所达到的团结或者说是理解,不如说是一种知己的关系吧。
其实这样关系也未必仅限与同学之间,只要我们的思想擦出了火花,只要我们因相互间的理解而感到喜悦,又哪怕我们素未谋面,远隔万里呢。
Nadia 发表于2004/3/13 20:40:31 
再加一点
一、没有读书的氛围,没有读书的人,没有要谈论的书,更别说在酒桌上谈学问的雅兴了;二、小作坊式的“精读”研磨出来的精品豆腐渣一定要藏好,这可是商业情报啊!不到万不得已决不拿出杀手锏,否则,像程咬金的那三斧,别说被砍的人烦了,连砍人的人自己都烦得要命。
一点 发表于2004/3/13 21:00:36 
+1
当且仅当我们是爱智之人,而非利益中人时,方能彼此分享和增进知识。而一旦知识沦为竞争的工具,便不仅不能指望知识总量良性增长,还难免坏了人心。此时此地,知识就像嘟儿小朋友说的炮仗,或光辉夜空或伤及身体,均取决于行为主体的心态与行为规范。

正来所言美哉!
琴歌 发表于2004/3/14 0:10:49 
我看知识团结
在以前的学校的时候,很有几个朋友在一起读书、一起讨论问题。那种感觉是非常惬意的。我不知道那个算不算邓老师说的知识上的团结,因为我们也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共同的爱好。但是,现在到了新的学校,新的环境,很难说有新的知识上的团结。也许有一个磨合的过程,我不知道时间会有多长,能不能达到那种以前曾经感到过的惬意。第一次听到“知识的团结”这个词通过邓老师的嘴,当时心里有一种深深的触动,哦!原来我一直不习惯这边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这样的啊!我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在自己的身边形成新的知识的团结,不过我又担心不久的将来我就要离开这儿……
考拉 发表于2004/3/14 0:39:28 
愿望与结果
快乐感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便会产生表述的愿望。这个我们都会有所体会,当你读书读到佳处,那种喜悦,是会想要找人来分享的吧。而这种快乐感与体悟积累多了,自然希望能够表述出来给更多的人分享,于是知识增量便产生了吧。当然这仅是朴素的快乐的一种结果,也是知识增量的一个原因。
Nadia 发表于2004/3/14 1:17:52 
怎么由知识上的团结转变成知识上的竞争了?
是啊,一旦形成病态的知识上的竞争关系,出现知识上的疏远乃至知识上的封锁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一点 发表于2004/3/14 8:49:42 
知识团结与学术共同体
知识团结其实是学术共同体的基础,中国人文科学的重构在很大程度一是因为我们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学术共同体。所谓学术共同体我的理解是要有一群在知识结构、学术旨趣、学术品格、研究视角等方面具有共通性的知识分子组成的一个学术群体。在这个共体内部学术资源能够共享,学术问题能够得到充分讨论,学术思想能够争鸣,与此同时并能够达成一定的学术共识。长期以来,我国的法学界还没有形成学术派别,我认为这与学术共同体没有形成不无关系。然而没有分歧并不能代表知识上就团结了,恰恰相反,只能是说各自在进行一种学术上逢迎。这对于学术界来说可是一种灾事呀!为什么春秋学术如此的繁盛?但是我也要声明一点知识团结并不要搞小集体主义,以知识团结为基础的学术共同体对外是具有开放性、可参与性的、吸收性的,而不是知识的封闭主义。以上只是我个人的管见请邓老师及各位学仁批评。
智航 发表于2004/3/14 15:21:07 
现实的浮躁
现在的人在商品社会中太注重功利而没有为学问而学问的精神,所以在知识上的团结在学生中有时是一种奢望,那种在知识海洋中尽情翱翔的感觉如今只能在独处时静静回味。
张黎发表于2004/3/17 23:31:37 
知识是需要交流的
无论在什么时候,一人读书和思考都是一种最美的享受。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知识是需要交流的,每个人视角的限度、每个人思维方式的依赖、每个人对某种东西的担当、每个人意识形态的立场、每个人的具体的社会经济环境、每个人在学校群体中的具体位置以及每个人的小圈子,等等因素,都会使我们在思考和认识问题时受到一定的局限。这就要求我们进行交流,并通过这种知识上的交流发现我们自己的限度,进而打破这种限度。当然,这只是知识需要交流的一个方面。
正来发表于2004/3/18 8:44:22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