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转]作为法学教授, 我为甘德怀同学的考博遭遇深抱不平
[转]作为法学教授, 我为甘德怀同学的考博遭遇深抱不平
作为法学教授, 我为甘德怀同学的考博遭遇深抱不平

  欧阳一舟

  作为一名普通法学教授, 我和朱苏力先生和甘德怀同学素不谋面. 但我为甘
德怀同学的遭遇深抱不平.

  朱苏力本人当年也是穿着草鞋从黄山脚下来北京读书的. 他应该懂得一个底
层的人在中国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向上攀登的困苦. 假如没有邓小平大人的恢复高
考, 那些底层的民众, 包括朱苏力本人及其亲友, 如果不借助高度竞争的考试,
是否有机会过今天体面的生活? 一朝权在手, 便动辄以学术尊严和学术想像力来
吓唬人. 在今天国内既定的考试程序依然被大众认可的情况下, 在中国目前学术
公信力如此低下的情况下, 是不是可以我行我素, 对弱势群体的权力熟视无睹?
中国是有着13亿人民的发展中国家.如果给中国的导师像美国的导师一样的权利,
不正是助长了今天国内教授们“膀大款” “膀官员” “膀美色”的恶风吗?
届时, 相当多的博士硕士可能会从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一拨人中”脱颖而出”,
而老百姓的子女们就更无指望了. 不晓得为什么: 人一旦功成名就, 对底层人
就另眼看待了, 君不见: 强世功教授的姗姗来迟, 周旺生教授对学生陈述的的粗
暴打断, 朱苏力教授对当事人的名字记忆错乱, 等等. 实在令我们同情那些千
里迢迢赴京赶考的可怜学生们!

  人无完人, 不可以求全责备. 对教授如此, 对学生也是一样. 有人说, 朱苏
力本人在美国得了个冷门博士学位, 在美国没有找到出路.作为一个至今仍然英
语讲不流利的“早期海归”, 我们的祖国和人民对他是很宽容和厚爱的.这种讲
法的确有些刻薄, 但也基本接近事实. 朱苏力当年扛着铺盖卷回到北大时, 并没
有人苛求和保证你就一定能成材呀! 能有今天的学术成就和地位, 正说明路都是
人一步步走出来的. 你凭什么在短短的半小时内马上就看出甘同学没有你要求的
那种“研究能力”? 这大概是朱教授在美国学到的模式. 当年该接轨的时候没
有接上轨, 如今不该接轨的时候拼命接轨.一个简单的问题必须面对: 当年朱苏
力在美国考博士时有几个人在竞争呢? 在美国留过学的人大概都不难想象:朱教
授所学的法社会学类学科的美国博士导师门前的冷落景象; 可是,如今在中国朱
教授的门前的人潮涌动,国人不是也不难想象吗? 客观地说,甘德怀复试的表现
的确平平,但艾佳慧回答得又怎么样呢?会复述朱教授书中的几句话,这难道就
是朱教授所谓的“学术想像力”吗?法学界很多人都知道, 北大法学院的王铁崖
教授当初招收了那么多“美女研究生”, 后来又有几个成了法学界的人才呢? 所
谓“捍卫心目中的学术事业”,其实是很虚伪的借口. 不过是在捍卫自己头顶
上的既得光环和掩盖过错罢了。

  中国的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是所有人文科学中底子最薄的. 从周旺生教授
在博士面试时问的那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就可见一斑了. 本来中国的法学家们和其
他人文科学家相比, 是应该有自卑感的.可恰恰相反, 在中国法学界, 出几本小书,
发表几篇论文就以法学家自居的人比比皆是.在低层次的竞争中, 法学界帮派林立,
人际关系紧张异常.朱苏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在一篇文章中说, 自己要象一
个萤火虫那样为中国的法学事业发点光.在中国这样的萤火虫还需要很多. 在自
己周围多几只勤奋的萤火虫又何乐不为呢? 可以招3个博士, 只招2个,道理何在?
你研究的学问就那么高不可及.人们看了你的书并没有感到很深奥啊? 犯不上象
国家队教练选运动员那么苛刻吧!(据说, 一位北大法学院的副院长后来成为第三
人, 其中奥妙更值得探究). 甘同学在本科期间读的是自然科学, 后来又攻读法
律研究生, 从事司法实践,并在投考北大的法学博士的笔试中名列第一.他的人生
转轨经历足以使法学界的很多人感到汗颜. 就凭他的这一独特背景, 就不应轻视
他的智商. 在美国, 这样的学生往往最受导师的看重. 可是, 从美国回来的朱教
授则对此不屑一顾. 令人感到不可理解. 

  甘同学落选风波的幕后到底有什么内幕? 现在并不清楚. 奇怪的是,到现
在为止,国家的教育监督部门居然还能保持沉默, 为什么不积极介入? 将此事彻
底调查清楚, 给众人一个交待。

  最后, 还是让我们仔细听听甘德怀那充满委屈的声音吧!

  “原本以为,在当今不再谈论什么学术、追求真理的大气候下,自己能够寻
找到一块安静之地。2001年,我正是抱着这样的愿望和信念从法院返回到高校。
相信有许多青年学子和我一样对于北大有着不一般的期待,也相信在法学界有许
多和我一样的青年学子对于朱苏力老师、周旺生老师有着深深的崇敬!在这样的
精 神支配下,我参加了今年北大的博士生入学考试,因为,我相信,具有百年
历史和悠久自由传统的北京大学是真正的学术殿堂,同时我相信,在法学界声誉
隆盛的朱苏力教授、周旺生教授是人格与学术兼备的楷模。 然而,此次的考博
经历带给我的却几乎是致命的,北京大学的所作所为不仅让我深深失望,而且使
我对于自己追求学术的道路开始产生动摇,我开始重新审 视一些以往自己所崇
敬的对象,所向往的地方!在和北大相关部门艰难的沟通过程中,北大留给我的
印象是蔡元培先生开创的北大精神已经蜕变成傲慢、轻侮、任性、随意!在和我
的一些圈内朋友谈论此事时,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感到吃惊! 在他们的头脑中,
北大和北大的人物不应该如此呀!对于他们的反应,我只能说, 我愿意对自己
所讲的每一个字负责!”

  甘德怀同学, 你写得好! 我同情你, 为你深抱不平!

  2004年8月5日于北京

(XYS20040809)
小里发表于2004/8/9 18:37:07 
写得好
作为一个学生,我感谢这位教授的理解和支持
讨教发表于2005/2/15 14:28:59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