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丁东:博士教育大跃进
丁东:博士教育大跃进
博士教育大跃进

丁东
潇湘晨报2004-8-1

  博士生教育在中国大陆,不过二十几年的光景。现在已经出了大问题。前几
年博士还是香饽饽,许多大学开出优惠条件争相引进,现在,报纸上已经开始讨
论博士生就业难了。

  博士生多,是因为博士点多。最近几年,各地高等院校为增设博士点拼搏得
十分热闹。前些年,一些地方院校,博士生的特殊待遇高于教授,引得许多学子
纷纷争戴博士帽。还有一些官员和老板,对高学历发生浓厚兴趣,也调动公款、
私款,用各种方式“攻读”博士学位。博士点增长空前之快,博士招生数每年增
长三成以上,现在北大清华博士的招生人数已经超过哈佛大学,照这个速度,博
士生的总数几年也要超过美国。有人说,中国的研究生教育二十几年就走完了美
国一百多年的路。我看这是拔苗助长,水分很大。前些时候,杨东平主持了一个
教育论坛。上海学者许纪霖即席发言,对博士大跃进提出尖锐质疑,引起一片掌
声。他的看法,我也有同感。

  二十年前,博士生导师的含金量在中国大陆是很高的。连一些一流学者,都
不敢申请博士点。苏州大学的钱仲联教授只申请硕士点。钱锺书是学科评议组成
员,他说,如果钱仲联只能指导硕士,我们都没有资格指导博士。于是评议组商
定,钱仲联应当评为博导。现在,这种佳话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

  八十年代毕业的第一批博士多数处于学术前沿,甚至没有毕业,学术领先地
位就已经得到同行的公认。比如北师大的王富仁,复旦的葛剑雄。给予他们较高
的荣誉和待遇,是合情合理的,对于学术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到了二十世纪九
十年代,博士点和博士生的含金量便开始下降。老一代的博导退休了,去世了,
他的博士授予权就转移到了本校本系本所本室的新一代人手里。如果新一代的导
师也是国内公认的名家,博士点还算名副其实。但人们更多看到的不是青胜于蓝,
而是二世而衰,乃至二世而亡。博士生越招越多,考生的整体质量自然与八十年
代前期不可同日而语。就算导师本人够格,面对生源质量下滑也无可奈何。一些
名牌大学的博导发出博士硕士生源不如本科生的慨叹。更麻烦的是官员们也看上
了博士、硕士头衔的好处,于是纷纷挤进来攻读在职博士、硕士,他们入学考试
和普通考生就不是公平竞争。有人入了校,不上课,有些省级领导干部甚至让导
师坐飞机专程到他的官府上门面授,还有官员的毕业论文是秘书捉刀代笔。现在,
中国博士生的整体学术水平,不但不如八十年代前期的硕士生,能不能超过那时
的本科生,也很难说。

  现在,明白人已经不是看你的学位是什么,而是看你什么时候得的学位。如
果是八十年代拿的博士、硕士,含金量还比较高,越往后,泡沫越多。现在毕业
的博士找不上工作,我看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你确有学术创见,发表了一流的论
文,出版了一流的著作,比如像于建嵘博士那样,还用发愁找工作吗?可惜,这
样的博士,在如今的博士生当中,占的比例很小。

  很多博士生无心治学,只求文凭。老师讲怎么做真学问他嫌烦。他感兴趣的
是,怎么用最省力的办法把博士弄到手。

  能讲怎么做真学问的导师算是好的。有的导师本身就是靠包装假问题混上去
的。还有的导师虽然有真本事,但招的研究生太多,博士十几个,硕士几十个,
自己社会活动又多,几乎拿不出时间指导学生。这种局面,他自己也无力扭转。
因为学校好大喜功。经济过热可以搞宏观调控。我看,博士教育过热,也应当宏
观调控了。

  可惜的是,这种博士教育质量下滑,博士含金量降低的现实,并没有得到教
育界的正视。他们还说,中国研究生招生数量偏少。许多地方院校对博士的盲目
追崇有增无已。一些大学引进师资非博士不得入门,一些大学要求五十岁以内的
教师都要去攻读博士,否则不予评教授。一些年近半百的教授、副教授,只好放
下日常教学,离乡背井,去攻读博士学位。在这种以增加博士点为首要目标的导
向下,最受伤害的不是位居国内前十名的名牌大学,因为这些大学的博士点已经
不少,想增加新点也不难。最受伤害的是那些地方大学。他们的财力本来就不如
名牌大学宽裕,有限的财力和校系领导的精力,又都投放到争取设立博士点上。
为了建立博士点,他们费尽了心机,天南海北地寻找学科评议组成员联络感情,
拉关系。据说,为了增设一个博士点,投资数量达几百万元。在这样的气氛里,
博士点的增设很难不演变为设租寻租机制。

(XYS20040903)

正来发表于2004/9/3 17:50:44 
好象是吉林大学法学院的真实写照
看到这篇文章,不禁想到了吉林大学,特别是自己所在的法学院。有责任心的博导与硕导还管一管,而没有责任心的博导与硕导招进学生以后,一直放羊。在一个导师十多名甚至几十名硕士博士毕业时,毕业论文是不可能仔细阅读。只有注重标点符号,格式要求是否正确,至于内容,哪有闲心去看呀。在这种情况下培养的博士不如硕士,硕士不如本科生,什么质量,也就是天方夜谭~
无可奈何花落去发表于2004/9/4 14:06:24 
也难怪
教育部门的领导说咱们的硕士的人均比没有赶上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当然要大力赶呀,至于质量,有一种说法是,人多了,优秀的人就会多涌现出来。如以前招两个,那么,两个优秀只有两个,如果招20个,如果有百分之四十的优秀的话,那么优秀的人就有八个。呵呵
无可奈何花落去发表于2004/9/4 14:12:35 
从自己做起
时下一些人总是喜欢批评,甚至“胡批”一通,要知道我们需要的是建设。与建设相比,批评容易得多。有人说博士生的质量下降了,硕士生的质量更没有保障,甚至把自己学习的地方也批的一无是处。如果真是质量没有保障,那就退学,干嘛还要呆在这里,远走高飞吧。吉林大学法学院、特别是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一流的教师,一流的网络,一流的学风。如果你不利用这么好的条件,不创造性地学习,你的质量下降了,还埋怨谁?研究生学习从来就是创造性地自学,你的学习方式仍然停留在本科阶段,甚至停留在高中阶段,那不是学校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悲哀。张文显教授说过欢迎那些不能高质量完成学业的研究生自觉退学,我们每个研究生都要想一想这句话的分量,刑一想自己的责任。
nayang发表于2004/9/4 23:23:55 
吉林大学理发法学中心是做的最好的.道歉
发表一篇评论,丝毫没有贬低吉林大学理论法学中心的意思.反而我觉得吉林大学守住了大学的理论的城堡.率领中国的理论法学走向高峰.那里有辛勤的老师,抵制着外在的物质的诱惑.如张老师,邓老师,姚老师,黄老师等等.但是,理论法学固然很好,但看看刑法等其他部门法情形是非常痛心的.或许,因为爱,所以就发牢骚是不对的.但作为一个已经毕业的校友发表的片面之言,伤害了很多的师友,我表示珍郑重的道歉.并请斑竹删掉我的片面之言
无可奈何花落去发表于2004/9/5 22:38:23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