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究竟谁在撒谎,谁想误导公众?
究竟谁在撒谎,谁想误导公众?
究竟谁在撒谎,谁想误导公众?

作者:天外来的客人

对“不同声音”在博客中国上一贯拙劣表演,偶实在感到义愤。现在,甘德怀先
生的战斗檄文刚一发表,不同声音又在博客上为已臭的朱门辩护,不才不由地要
讲几句公道话。

【不同声音】一、巩老师没带法学院的通讯录,你甘德怀不是有吗?为什么不提
供给巩老师呢?

  甘德怀有法学院的通讯录?不同声音的声音真是奇怪!甘德怀有什么资格能
够拥有法学院的通讯录。暑假期间,甘德怀就算是能够提供法学院屈指可数的几
个办公电话给巩老师,恐怕不同声音也要考虑巩老师半夜三更打越洋电话的辛劳
以及越洋电话是否可以找得到人。否则,我就只能理解为不同声音的恶毒用心了。

【不同声音】二、你甘德怀拿着一个打印的东西,说是巩老师写的东西,你凭什
么让人相信那是巩老师写的东西(搞法律的甘德怀应该懂得这一点吧?)?

  甘德怀如果拿的是一张白纸的话,确实,北大不会相信那是巩老师的东西。
但也仅于此而已。不同声音是要为了给朱苏力辩护而降低北大领导的智力水平呢
还是不同声音本人的智力存在缺陷。甘德怀能够伪造出拥有这样的信息含量的信
函,这未免和阁下攻击的甘德怀的智力低下存在大大的冲突呀!

  不同声音总是在强调甘德怀是学法律的,不知不同声音阁下是否为法律专业,
如果是,不同声音连推理这样的法律中的最一般的概念都显示了无知。上段文字
就为不同声音展示了什么叫做推理。

【不同声音】研究生院说由法学院决定,难道就等于法学院说行,研究生院就一
定通过吗(搞法律的,可不能轻易画等号呀!)?

  不同声音难道忘了北大书记闵维方的“此事由法学院处理决定”“最高指示”
吗?不同声音先生的辩论可谓顾后而不瞻前呀!

【不同声音】什么东西没个时效性?有些人不是一直强调程序的正义吗?注重时
效难道不是程序正义的重要外延吗?北大博士录取工作既然已经结束,难道就因
为甘德怀能闹,就为你开绿灯?甘德怀不应该是法盲吧?

  看呀!不同声音先生这个时候把程序正义抬出来了,可是,在我们质问朱苏
力复试资格、复试通知、强世功迟到、朱自问自记以及复试中接听电话的时候,
不同声音先生的程序正义跑到哪里去了?当甘德怀要求法学院、研究生院以及纪
委给予一个书面的正式的答复甚至一个口头的合理答复的时候,不同声音先生的
程序正义又跑到哪里去了?

  不同声音的逻辑真是可笑!朱苏力以制度赋予的权力作出一个不合程序不合
公平的决定,这就好比债务人朱苏力赖帐不还,债权人甘德怀(至少甘德怀先生
主观上认为他是债权人)一直主张权利。甘德怀先生持续不断主张权利到达一定
时间,不同声音先生就立即抬出了时效的制度。

  不同声音先生的法律知识不可谓不丰富,但是不同声音的法律精神实在贫乏!
你再去翻翻法律教科书吧,看看什么叫做时效中断。你攻击甘德怀是法盲,我看
你到蛮适合这个词!

【不同声音】由于时效问题,北大今年不能录取你不是明摆着的吗?研究生院其
实本来就可以告诉你,但毕竟涉及法学院,总不能不知会法学院吧?让法学院具
体处理此事,有什么不正常吗?难道研究生院这么做就意味着研究生院有意让法
学院录取甘德怀吗?

  由于你对时效制度的无知,由于北大的官僚作风,我不能苟同你的结论。你
在研究生院和法学院之间用知会一词,看来你是深知法学院在北大就是一个独立
王国,朱苏力就是这个独立王国的史无前例的暴君。

  你的胡乱猜测真不少。甘德怀暗示过研究生院有意让法学院录取甘德怀吗?
甘德怀先生不过是在告诉世人,除了朱苏力以外,没有人能够决定他的录取与否。
我发现,你的理解力怎么存在如此大的偏差,我真有点为你担心,哪天有网友撰
文《不同声音已疯》,让我们一齐哀悼你这样一个“伟大的”朱苏力式的辩手。

【不同声音】既然甘德怀知道巩老师询问过申请结果,也知道“被告知(调剂)
不行了”,难道甘德怀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不行了?难道甘德怀真的不会问巩老师
为什么?难道巩老师会拒绝告诉甘德怀个中原因?

  不错,不同声音先生在这点上显示他还有点正常人的思维。可是,不同声音
先生,如果朱苏力答复巩老师的理由真的充分的话,为什么就不能对甘德怀重复
一次呢?按照阁下的程序正义理论,这里有两份申请而不是一份申请呀。法院会
不会因为共同原告拿的是一样的判决书而只给一份判决书呢?每个人都是独立而
不可替代的,包括不同声音先生在内,虽然我极端地厌恶你!

【不同声音】人们或许要反驳我,你要那么理解是你的事,人家甘德怀又没有非
要让你那么理解。但我要说,甘德怀上面的文字,显然是容易误导公众的。显示
的,到底是甘德怀智力水平或文字水平的低下,还是像过去一样在刻意地误导公
众?甘德怀最欠缺的,是智力,还是道德?

  究竟是谁在刻意地误导公众?我的分析足以表明,是这段时间不停地跳出来
为朱苏力辩护的不同声音先生!只可惜螳臂挡车,不同声音先生的声音只能被淹
没在历史的沙尘之中,公众也决不会被不同声音颠三倒四的语言和混乱的逻辑所
迷惑。在违心地恭维过甘德怀的文字水平之后,不同声音先生最后终于露出他的
獠牙!他的獠牙和朱某人暴露在外的獠牙一样让人恶心!

  不同声音,如果你真的想在此好好辩论的话,就不要一味地说甘德怀刻意误
导公众,公众不是甘德怀想误导就能够误导的,只要甘德怀陈述的是事实,是他
自己经历的过程,没有任何虚构,那么我们就有理由相信甘德怀所说的一切,也
请不要一边摆出一副貌似讲道理的面孔,一边却对甘实施人身攻击。你这样做实
在无聊的很!

 至少到现在,我们看不出甘德怀在撒谎。而你这位不停地跳出来为朱辩护的
人,却为事实真相如何没有提供任何贡献!你的猜测如何能让人信服呢?

  所有的一切难道不足以显示朱人格的低下吗?!这位善于伪装自己的伪君子
该到了被撕破面孔暴露真相的时候了。

  甘德怀如果真的就在初试结果公布时就通知过,拿出证据来呀。我想你不至
于否认通过现代科技能够查找出当初的电话记录吧。

 如果还要在复试通知问题做文章的话,我可以告诉阁下一个事实。艾佳慧、
何远琼早在甘德怀打电话到法学院研究生办公室之前就收到了复试通知,以她们
各有一门不及格的成绩,若是在甘打电话的4月15日之后收到复试通知,那才叫
令人奇怪呢!

  朱苏力说和艾认识不熟悉,和何不认识,以此两人的成绩,何以能独独得到
朱教授的青睐,走破格批准复试的程序。不要和我说什么降分,这样的话只会让
人对朱的为所欲为更加厌恶!

(XYS20040907)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freedns.us)◇◇
apple发表于2004/9/7 22:22:51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