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在线论坛»对朱苏力新讲演的文本解读(转贴) 
对朱苏力新讲演的文本解读(转贴)
对朱苏力新讲演的文本解读(转贴)
作者:【未有乡富翁 】 发帖时间:2004-09-08 20:45:08  发言内容:

转自世纪中国

作者:老余杰 回复日期:2004-9-8 20:38:08 
    
  对朱苏力新讲演的文本解读
  
  朱苏力的讲演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文本分析的材料。通过对这一文本的批判性解读,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来理解朱苏力与既得利益阶层的合谋,进而理解为什么他会拒斥甘德怀与网民的合法诉求。
  整个讲演中最显眼的一个陈述是:“这里是北大法学院。”这种陈述以一句话构成了一个单独的段落,并且不断重复,因此它就不是对一个事实的简单陈述。显然,如果我们举起一杯水喋喋不休的重复说这是一杯水,别人一般会认为我们是精神病。这里应该顺理成章地问一下: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又怎么了?朱苏力并没有解释。正因为没有解释,所以这句话就变成了一个不证自明的公理:具有“免检产品”的“中国最好的法学院”。不断的重复变成了一种自我合法化自我神圣化的手段。类似的句法让我们想起了文革时代的话语策略。“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这比“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之类比较无赖的句式其无赖嘴脸要隐蔽得多。它把需要证明的东西作为一个结论发布出来了,独断论者总是如此强迫听众如此接受。
  我们可能要问:北京大学的符号资源来自于什么呢?如果你问北京大学人文传统有什么,我们可能会想到陈独秀、蔡元培、鲁迅等伟大人物,但是能和这些文化伟人比肩的北大的伟大“法律人”,恕我才疏学浅,一下子还真想不出来。即使想出来了,我们还应该继续问,他们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是什么?正是因为存在着某一些符号资源,才构成了一种精神召唤,让我们去从事他们未竟之事。我们没有听到这种召唤,于是召唤的主体就偷换成了讲演者即朱苏力本人。如果说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符号遗产并未得到凸现,不管是本来就没有多少还是被朱苏力刻意地略去,那么,其符号资源就不是来自于北京大学自身,而是悖论地来自于考上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因为他们在应试教育中脱颖而出,他们被认为是同龄人中中国最聪明的人。
  那么,这又意味着什么?朱苏力很坦率地指出,获得这里的文凭,就等于“铺下了一条总体说来比同代其他人可能更为平坦的从业和生活之路。”智力的超群和利益的唾手可得意味着社会精英的位置。那么,法律人意义上的社会精英又该是怎样的呢?这里,朱苏力窃取了刘翔的胜利成果,用它来为自己的本土资源理论服务,并利用这种煽情表演,把这个时代去历史化地赋予了与国家意识形态完全一致的宏大叙事内容(因为,哪个时代不可以声称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呢)。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作为未来的社会精英,被要求着做的不是追求法律正义(包括以前一度提到但是现在已经破产的程序正义),而是要利用自己的创造性成果为国家意识形态添砖加瓦,在这里,官方提倡的民族主义内容以某种后现代主义的方式取消了法律的普遍主义,因为,我们已经花了一百年的时间学习了西方人的法律文明,我们该玩自己的法律游戏了。是的,社会精英也就是所谓国家贵族,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这个国家是属于你们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归属感可不是我们通常说的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这种空泛不实的归属感(这后一种归属感国人只有通过类似于奥运这种集体性国家狂欢才能体会到,而精英们是通过自己享用的汽车洋房以及对别人的支配来体验的),而是利益共同体的那种归属感。
  最后,还要指出,在朱苏力把自己对于法学的理解(以不言而喻普遍性的名义)强行灌输给北京大学法学院新生的时候,他并没有像我们以为的那样放过甘德怀。但是他用了一种更巧妙我以为也更无耻的方式。他说:“因此,你们必须大气。你们必须首先关注、理解并且努力回答好——而不仅仅是回答——中国的问题。因为这才是你的、你的亲朋好友、你的同胞兄弟姊妹的问题;而且,这至少也是1/5人类的问题。”后面还有许多“你们必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必须”后面的期待对于个体生命价值的关怀是毫无关系的,“大气”的意思不仅仅是指要干大事,而且是指不管小事,尤其是像甘德怀这种遭遇到现实不公的小事。这样,朱苏力不置一词,就为自己的无耻的沉默进行了无耻的辩护。
  我承认,自己并不懂法学,但是,如果法学的真谛果真是朱苏力希望我们相信的那样,那么,不懂也罢。      
  
啊兵发表于2004/9/8 21:46:10 
是北大法学院又怎么了?
啊兵学友在解读苏力的演讲中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北大法学院又怎么了?”,这是对苏力演讲中反复提出的“这里是北大法学院”一语的直接追问。其实苏力的这种提法并不新鲜,我们似乎到处都可以听见类似这样的话,“我们是985院校”,“我们是211院校”,“这里是首都北京”。这种提法不新鲜,但这种提法后面所反映的问题却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1、哪里来的优越感?当某人提出类似说法的时候,他背后所隐含的前提就是,我们具有别人不具有的优越性,而说话的人则表现出了一种明显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但是不知说此话的人是否深思过,他的优越感来自哪里?北京的发展,就象北京奥运会的举办一样得益于全国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以北大、清华为代表985、211学校的发展离不开国家大量的资金投入,要钱得钱、要人得人、并吸引着来自全国的优秀生源;其中能够算作属于他自己的独特贡献与特质又有那些,试问北大的民主自由之风今何在?试问把国家每年给清华的钱拿来给吉大、哈工大、西工大,我相信这些学校的发展不会比清华逊色多少!我们允许有优越感的存在,但一定要有说得过去的优越理由,作为一个法学院如果出了世界知名的法学家,我们有理由优越!但如果只是某个人“就业和人生道路更为平坦”的话,那就没什么可自豪的。因为这无非是拿着别人做出的贡献,而为自己脸上贴金而已,而既无助于社会也无助于民族发展。
  2、人生的价值何在?从这个问题思考开去,我们还可以继续追问下去,为什么会有我们所说的“我们是——,这里是——”等现象的出现呢?这一问题实际上涉及到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人生的意义何在?当我们说,我腰缠万贯、开名车、住洋房、娇妻美妾相伴时,或者说我是某某大学的博士,我出过国、留过洋时,我是处长、厅长、部长时,似乎我就获得了人生的价值。但经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所谓的价值标准都来自于一个外部的评价体系,在别人眼中我活得如何如何。可是作为一个人不同于一个动物,当它者认为你有了漂亮的羽毛你就获得了优越感不同,人要有自我意志,有内在的人生感悟,有不从俗流的内在价值标准,当夜深人静时,当繁华已逝世时,扪心自问,我们幸福吗?也许你会得出不同的回答。社会中之所以有那么多浮躁,就因为我们缺少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东西,当追求物质欲望无止境或不可得时,而又没有心灵的平静和灵魂的安宁时,所有现代性的疾病:浮躁、焦虑、抑郁必然接踵而来!心灵需要安宁、人生需要智慧!
  3、社会的良心和学者的使命!知识分子被称为社会的良心,这是一个充满了何等尊重与期待的称谓啊!可偏偏社会中的某些知识分子却玷污了这一神圣的称谓,忘却了自身的神圣职责。当芸芸众生不自觉的卷入政治的漩涡、经济的浪潮而盲目优越、浮躁而焦虑的时候,许多知识分子不但未能以冷静的思考来为现实生活提供理论的智慧,反而自己置身其间乐而忘返或者推波助澜。知识分子一定要谨记且勿从俗啊!知识分子也是人但是还是要意识到与常人的区别啊!衣食无忧足矣,夫复何求??
ygq发表于2007/8/23 16:12:40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