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刊阅读»[评论]找寻郊区的位置——《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评论]找寻郊区的位置——《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找寻郊区的位置——《哈佛法律评论》阅读笔记(一)

               沈映涵

《找寻郊区的位置》(LOCATING THE SUBURB)一文发表于《哈佛法律评论》2004年第4期,(117卷的第2003-2022页)。全文共分三大部分:引言部分、正文部分和结论部分。

这篇笔记(note)以这样一个看似矛盾的现象作为开头,即当问到某人在哪里居住时,一个人获得的最初印象便是没有人住在郊区,每一个人都来自纽约市、波士顿或洛杉机,而无数环绕这些城市的郊区团体似乎是怪异的空地。然而,如果我们推进一步,我们不可避免地认识到郊区的确是“每一个人”的住处,并且通常的理论基础经常是“没有人在事实上是住在城市的”。这一矛盾显示出来的便是郊区、城市等这些概念之难以处理的本质以及我们对这些名称的理解——尤其是对“郊区”的理解。在作者看来,郊区是一个复杂的主题。它既被界定为一种物理位置,也被理解为一种生活方式,此外,它是一个嵌入我们历史和普遍文化的场所。它是一个不断死亡的场所,但却是我们始终确信存在的场所——某处(somewhere)。因此,这篇笔记试图找寻那个“某处”的位置,并希望至少可以尝试揭示某个我们始终视之为当然的东西的复杂本质。

正文部分以“难以应付的郊区”(The Slippery Suburb)作为标题,是全文论述的核心。作者通过三个方面的论述以试图掌握难以应付的郊区,即“变动中的郊区”( Suburb in Motion)、 “遗失的世界”(The Lost World)以及“排外的郊区”(The Excluding/Exclusive Suburb)。首先,作者探讨了处于变动性与稳定性之交叉点的郊区空间不确定性,郊区的兴起与运输以及运输相关的基础设施的发展是相一致的。然而,在物质变动性的日益增长的重要性的深处,也是居民和他们的团体之间的关系的日益变化的社会观念。大多数郊区已经不再遵循一种稳定团体的模式,郊区可以被视为在本质上更多地是一种过程而非一个可认明的场所。其次,作者揭示了郊区与其利用历史的、关于历史的以及反历史的特征以创建其自身的能力之间的现世的不协调。很难说郊区的社会存在形式真的毫无根源,郊区不仅产生了新的社会关系形式,而且其物质建构也是围绕着历史发展而线形前进的。然而,郊区最终会消失并且居民只能面对他们曾接受的空洞神话,而即使郊区被历史化所毁灭,它们也会不断地依靠逃跑的冲动来复原。因此,像一个遗失的世界的自相矛盾的幻想一样,郊区看起来只存在于历史之外、原离经验并且与任何居住者相分离。寻找郊区、描述郊区或者居住于郊区就是启动了其最终消失的时钟。最后,作者思考了“存在”(presence)是如何存续于郊区的排外性空间的。郊区化最初是建立在为所有挤进内部城市的美国人提供住房的需求上,随着郊区化变得更加普遍化,它也被理解为所有“美国人”(“Americans”)的基本的与生俱来的权利。然而在这种观念背后,仍存有支配性的上流社会的特权。事实上可以看到,郊区的欢迎因素与排外因素之间的紧张一次又一次地在所谓的转变中的郊区那里展现出来。每一个个人,在每一时刻都同时是排外的用户、目标和从事者,这一事实使人质疑作为居住者和“外部”(outside)世界之间的关系网络的一个团体的基本存在。此外,郊区看起来总是一个没有人居住的非场所(non-place)。

据此,在全文的第三部分,作者得出了“结论:死亡、遵从以及散乱延展的郊区”(Conclusion :Death , Deferral and Sprawling Suburb)。在找寻郊区的准确位置的努力中,似乎所有一次又一次已经找到的东西便是它的死亡。然而,尽管学者已经宣布了郊区曾经消失,这种消失同时又依靠不断地遵从其场所(通过一种概念复兴的过程)来使理想化的郊区概念成为永恒。郊区的进化仅仅是一个不存在的实体的虚构的假象这一事实与其说本质上为小说不如说它只有通过一种过程才能存续。
沈映涵发表于2004/12/21 23:51:09 
 
正来学堂版权所有 © 2009 沪ICP备042465号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28楼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00433
 E-mail:dengzhenglai@126.com